生活往往比创作更荒唐

这句话是刷抖音时看到的。初时不解其中意,再闻已是其中人。生活何止比创作荒唐,它本身就是荒唐的存在。

我于三月底到达苏州,在一家名叫博豪名车的车行工作,负责给人拍摄抖音和快手上的作品,从而达到引流的效果。我本想借着这份工作好好的运用一下大学所学的专业,但是我却不断的失败,作品并没人观看我询问我的同学,他们告诉我:“拍段子吧!原创很难的!”

是啊,原创很难!但难的不是创作,而是作品出来以后无人观看的后果。

朋友从事拍摄抖音一年了,一月份的时候他对我说:“你知道抖音拍什么会火吗?”

我说:“什么?”

他说:“就是那种一个人走来走去的,加点慢动作的!”

我最开始不解,便去他工作的抖音号上寻找答案。只见一个人,从东走到西,再配上哀伤的音乐,辅之以慢动作,这便是那段时间最火的视频。

三月初,我决定来苏州,因为疫情,推迟到了三月中旬。这时朋友告诉我说:“我感觉我自己在被喂屎!”

我不懂他什么意思,只是象征性的回复了一句:“活着就好!”

四月份,我因为工作上的一些问题去他所在的公司请教他,跟着他拍摄了一下午。那时我知道他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只见几个拥有几十万粉丝的网红,每个人都顶着黑眼圈,他们聚在一起,拍摄着快手上的情感大剧!

他们一手拿着手机,看着原版视频,现场背着台词,模仿角度进行拍摄!两句话的台词,却总是背不下来!就是这样,一下午结束了!

朋友说:“这些东西都是快手最火的,什么五年后再遇前期!什么老板落魄回村!还有老板装作保安的。我们就拍这些。”

我天真的问他:“难道你们不做下自己地更改吗?”

“改个屁!一句话,一个词都不用改!”朋友激动地说道。

是啊,我看到了,他们一个词都没有改变,只是有些道具上的区别,动作上的不一致而已。

我看着那些网红直播,拍摄!一个快手拥有100万粉丝的网红像是老大一样指挥着所有人,他带着女网红一起直播,一起互动,直播自己的生活。

晚上三点,朋友回家了,我问他:“公司是不是又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他回我说:“不是,今天那个直播的网红还在播吗,直播间里还有几百人,她不想下播!”

我一阵惊讶,粗口直接爆出:“卧槽!”

猛然想起赵雷在理想中唱道:一个人住在城市,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经筋疲力尽,还谈什么理想?那时我们的美梦!

当梦想遇到了现实,梦想还值得我们提起吗?

我想着朋友那句话:“我感觉我现在在被喂屎?”

从那句话我能感受到他以前的梦想绝不是如此。大学毕业,自己创业,梦想着拍出一部属于自己的武侠电影,可是却败在了钱上;创业拉投资,再次败北;就是这样他一步步的走到现在,与我相比,他或许才是最适合说出“活着就好”这四个字的吧!

我从来不否认快手与抖音的作用,它们提供了这个大数据时代最多的娱乐内容,也让更多人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卡车司机、农民造飞机、卖水果等等,这些都是理想的实现,可是为什么前期是如此的内容呢?

想到此,脑海里再一次闪过那句话:“先活下去吧!”

是的,先活下去吧!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些怎又不是苟且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