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诗(7)

《凤栖梧》
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首词是中学学的,《凤栖梧》,很好听的名字,柳永的怀人之作。当然,要说起情诗,我最佩服的当推柳永。柳永仕途坎坷,屡试不中,只能恣意欢乐。这首词最为经典的最后两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也在情人最终反复吟唱,而我也把默默的把这两句挂在嘴边。

不过最近几年经历了一些人事之后,对于词中的平铺直续,平淡无华的白描,感觉到更多韵味。我自己又何尝没有过“拟把疏狂图一醉”,不过到头来,酒倒是真喝了一些,进了嘴中全都是苦味。散落在地上的酒瓶,还有满桌的残羹,无论是和兄弟的豪饮,还是对影三人的独饮,终究是落寞的散席,独自回到空无一人的寝室,蒙头大睡。这简单的三句,道尽了无味。

不见伊人,不闻伊声。词人独倚高楼,斜阳将他的身影拉得漫长。有谁能懂,他悲的究竟有几分是春愁,有几分是思乡,更有几分是怀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