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冷石

我认识杂草,不认识蝴蝶

嫉妒山,嫉妒水,所以如同飞天的

鸟,总是躲不过风雨


存在的事物多么遥远,堕落的空虚如此亲近

一颗玻璃心,比玻璃还要易碎


假如自己不是自己多好

比如做一株蒲公英,便向苍茫间

去追回天空的嘴唇


若果真如此,纵使抱回一个糊涂的月亮,一片冷石

也是小小的永恒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