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子

(20141208周一)

路子之所以叫路子,是因为我和他的一次对话。

“父母的影响对孩子来说应该很大的。开明的父母,孩子一般比较敢做、爱折腾;谨小慎微的父母,孩子一般也会比较谨慎;知书达理的父母,孩子应该是文文静静爱看书;那我的父母……”

“你的父母是不是傻傻乎乎,喜欢钻牛角尖,一条道儿走到黑?”还没有“路子”这个外号的路加藤抢在我前面说到。

“没有啊。”我是傻,真的,我竟没有反应过来路子在黑我。

“你刚说的,父母是什么路子的人,孩子一般也是什么路子。”他放下一直在手里摆弄的本子,挑衅般地看着我的眼睛,可惜我太笨,还要劳烦他说出下一句,“就是说,你那么没脑子,你父母……啊!”我抓起他刚放下的本子,砸在他胸前。他适可而止的(或是被砸的)闭上了嘴,于是我们陷入了几秒钟的沉默。

“那你父母是什么路子啊?”我先开口。

“我什么路子,他们就什么路子呗。亲生的!”他低着头,继续摆弄那个本子,像是在检查有没有被我砸坏。

“你没有路子。”我仔细地想了想后说道。路加藤真的没有路子。我以前只是觉得,他这个人做什么都没有长性,现在想想,他连性格都没有长性:有时候积极主动,合群得不得了,三天没有班聚,他就要撮合大家一起去吃一顿,有时却冷冰冰,一天从早到晚,没必要开口就闭着嘴呆坐着;有时候对朋友无微不至得让我们叫他路卵蓝(就是路暖男没说清楚啦),有时候却微信短信电话统统不回,消失得无影无踪;有时早睡早起,饮食均衡,按时锻炼,有时却能在游戏或被窝里一口气待个三天三夜……总之,很难说他是哪路子的人。

“你有吗?”我反问他。

“没有路子,也是一种路子。”他现在走着满不在乎的路子,歪着头说道。

“那你就叫路子好了。”我从我们坐着的台子上跳下来,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就要进入冷漠的路子了。看来他还真是有点儿路子的。我想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再见到路子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他大概是去走了几天他的冷漠路子。

“路子!”我远远就叫到。

“嗯。”他答道,笑容灿烂,似乎对这个新外号很适应。

“好了?”我问路子。

“嗯?”他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我摇摇头,和他一起去吃了两碗面。面很辣,我一边吃一边流鼻涕,路子却吃得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并且干掉了三大碗。“老板,加两个卤蛋!”吃完第三碗,他猛吸了一下喊道。“还吃!”我惊到,看着路子那比我还细的胳膊,心想他怎么塞得下,“你冬眠去啦?”老板端着两颗卤蛋,小心地放在桌上,又小心地看了看路子,再看看我,怀着敬意般地走开,走到三米之外的柜台后,继续充满敬意的看着我们。路子用一根筷子扎起一个,两口就都进了肚,还没嚼完,就扎起另一个,大概是第一口太大了,一半进嘴,另一半就掉了下去,在地上以一端为中心,画了个半圆,停住。

路子的嘴塞得很慢,他一边鼓着嘴用力地嚼着,一边盯着地上的那半个。我把钱拍在桌子上,扯起路子比我细的的胳膊就跑了出去。“干嘛?”嚼着蛋的路子喊了一声,声音很大很模糊,像是劣质音响突然发出的杂音。我们蹲坐在路边,等着路子嚼完,咽下去,恢复暖男的模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