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下)

皎洁的月光照耀着苍白的大地,山间凄厉的北风尖叫着,我眼前是一片堆积如山的白花花的死人骨头。

那些骨头有的半露出土面,有的互相堆叠,还有的剩下一些腐烂的皮肉在这深坑里散发出阵阵恶臭。

我仿佛听见呼啸的山风中夹带着无数凄厉的哭喊,那些亡魂从土中爬起,挣扎着,惨叫着,在我身旁把我包围住,在我毫无温度的身体上亲昵地,贪婪地游离,让我窒息,几乎昏厥。

我闭上眼,念起超度咒,那些鬼魂在我身旁撕心裂肺地惨叫着,我的五脏六腑几乎要爆开,耳里阵阵轰鸣,随之口吐鲜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眼前是一片红帐,透过红帐勉强看到一名女子在外端坐。

我费力地爬起,浑身一阵剧痛:“姑娘,这是哪里,我怎会在此地?”那女子回首,掀开红帐,我一时看得呆了,正可谓是淡眉如秋水,双目含有情,玉肌伴清风,娇颜似露萍。

“你醒了便快些离开吧,这是不祥之地,不要再来这地方。”说话声音也如空谷幽兰,语意中隐隐透出一丝悲伤。

“你是狐妖!?”我突然反应了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并没有受什么伤,不禁十分疑惑,即是狐妖,又为何要救我?

“我是狐妖,但我不喜杀生,姥姥和姐姐们为了快速增长道行,便去吸取男人的精魄,杀人无数,我觉得如此必回遭报应,且和它们志不同道不合,今天如是你落在了我的手上,我见你是个道士,心术不坏,便放你一条生路。”那狐妖轻叹一声,转过头去。

“你虽是个狐妖,倒也是个善良的妖精,我今日来便是要为民除害,杀了那吸人精髓的祸害!”我一跃而起,身上金光闪闪,手中已多了一把法器。

小狐狸突然脸色一沉,刚要张口,声音已从门外传来

“妹妹,你房里怎么有男人的声音啊”

“该不会背着我们吃独食吧,嘻嘻”。话音刚落,两个衣着光鲜,妖艳邪气的女人从门口走进来,身后还拖着两条长长的尾巴。

“妖怪,小爷我今日就要除了你们!”我念起咒语,手中长剑发出阵阵金光,起身便向两名狐妖冲去。

“可恶的小道士,妹妹杀了他!”两个狐妖妖气大盛,身后毛尾暴涨而出,向我扫来。我谨记师傅的教诲,杀狐必先斩其尾,我一剑扫出,已将一条长尾斩下。

那狐妖惨叫一声,半条尾巴还在地上抽搐着,我趁势一跃,金色的长剑一挺,刺进它心脏,这剑是上祖传下的除妖圣器,只见被刺中的地方冒出滋滋的白烟,狐妖转眼间化为灰烬。

另一只妖早吓的六神无主,转身往外逃去。我大喝:妖精哪里逃!吃我一剑!

那妖更是吓得屁滚尿流,一溜烟已不见踪影,其实我根本已无力再发出下一剑,我被游魂侵入了三魂七魄,本就是重伤在身,强撑着才将那一剑刺出,我一口血吐出,倒在地上。

“你,你没事吧”那只小狐将我扶起,惊慌失措,“你杀了姐姐,姥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一抬头,猛然看见她胸前的一抹春光,两道鼻血差点喷出,我闭上眼睛微微一笑,故作玄虚:“没事,我师傅就要来了”

“你师傅,你说的是昨天被姥姥抓来的那个老头吗?”

“卧槽,你说啥!!”

“哼哼,小道士,你师傅早就醉死在温柔乡里啦。”一阵尖锐诡异的声音从传来,房间里突然窜出几条粗大可怕的尾巴,直接将我和小狐狸拍倒在地上,我仿佛听到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

“小桃,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居然帮道士来害我们狐狸!我留你何用!”

“姥姥,我只是不想看你们再吸人精魄了,我们像以前一样修炼不好吗?”

小狐狸凄惨地声音在我耳边忽远忽近,我的眼前渐渐模糊,狐尾渐渐将我们围起,我想师傅这老头真他娘的不靠谱,下辈子我可不当他徒弟了,可惜了这小狐狸怪漂亮的。。。

忽然间整个房间发出了剧烈的震动,我模糊中看见师傅漫着金色的身影。

                      续

“师傅,你给我讲讲那天你怎么打败老妖精的啊?”我坐在马车上,颠婆的小路把我还没好的肋骨震的有些痛

“哼,你师傅我收那小妖还不是三下五除二” 老头子一边说着一边歪着头喝酒,小狐狸眼里满是畏惧之色,正在一旁给他举着酒葫芦。

师傅的双手缠着石膏。

“话说那老妖精说你醉在她的温柔乡里是怎么回事啊?”

“额,这个。。。是当时为师用的计谋。。。”这老家伙老脸一红,再也不肯多说一个字。

我掀开车帘,探头一望,正是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回首看见小狐狸娇羞的风情万种,春不醉人人自醉啊。

后面的事情你们大概也猜到了,我和小狐狸一段孽缘展开,最终小爷收了这个小妖精。

而且我也成为了一名除妖人,我谨记着师傅离去前告诉我的最后一句话:

正道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