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云彩,飘在天之南(一)

一直想写写17年一个人跑去云南“浪”的经历,那段消失的时光很多人不知道我去哪了,去做了什么,甚至直到现在我的家人都不知道我曾经自己走过那么远的路,去过这些地方,早就想写下这段经历,一直感觉有好多东西要写,却又觉得不知从何处下手,18年的中秋节,大理的阿婆又给我邮寄了一大箱自己亲手制作的鲜花饼,全家人都很喜欢吃,我都没捞着几个,想想就写写一路上遇见的这些人吧……

我行我素的个性也不知是遗传了家里的谁,一世稳当的家风到我这里算是荡然无存。当时只是一个简单的念头从脑子里冒出来,想出去走走,走的远一些,越远越好,可咨询了旅行社之后发现出国时间上已然来不及了,于是身边好多人推荐说你去海南吧,当时虽快要入春,可北京的二月还是冻手冻脚,况且对于海南这样早已在朋友圈被“晒”了无数遍的地方来说,内心实在没有多大的期待,"我要去云南”如今想来真的是一拍脑门就决定了。

不凑巧,当时发生了东北女游客在云南遭暴打毁容的事件,沸沸扬扬各种新闻不断,新闻图片被披露出来也看的人毛骨悚然,相关评论对于云南的更是负面居多。这种风口浪尖之上,我都觉得自己张不开嘴跟大家伙说我要去云南,只是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身边的朋友,结果真的不出所料,身边的朋友也大多不赞成我独自一人去云南,个别的没有过多阻挠也给建议说你要不要考虑和家人一起去呢,身边有个人多少还是好些的……

我试探性的给家里打了一通电话跟妈妈聊,还没等我张嘴说出我的想法,我妈就很机警的问了一句:怎么,你想去?然后说了一堆当年我小姨去云南的时候不好的遭遇,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不要去……

可最终,尽管反对声不断,我又拧又倔的劲儿上来了竟然产生了一丝叛逆心理,全然没有把这些规劝放在心里,毅然从网上买了一张从北京直达昆明的飞机票,然后提着一个行李箱在清冷的凌晨两点钟到达了昆明机场……

一路云彩,飘在天之南(一)_第1张图片

说完全没有做准备也是不可能,提前在网上搜寻了一些攻略,并定好了下飞机之后的第一家入住酒店,下飞机取过行李之后酒店就派车过来接了,在酒店小憩不多会儿我就简单收拾开始了自己的云南之旅。


一路云彩,飘在天之南(一)_第2张图片

17年的北京雾霾还是挺严重的,特别是二三月份,可是乘坐出租车走在往昆明市区的路上, 拍视频跟北京的朋友分享一路的蓝天白云,内心也忍不住的激动,看来我这次的选择没有错,好久没见过这么好的天了,连带着心里一直以来积聚的雾霾竟然在那一刻一扫而空。

落地之后的第一顿饭是我溜达着走着走着发现的一家门脸不大但却很有特色的一家小馆子,简单点了一些特色小吃,具体吃的什么竟然忘记了……只记得当时内心的欣喜之感,让我感觉眼前的这个曾经只出现在新闻和文字当中的陌生的城市,一下子出现在眼前的那种惊喜让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那么有魅力……

一路云彩,飘在天之南(一)_第3张图片

我不喜欢跟团旅行,因为会少了很多的束缚,自己就随着自己喜欢走到哪算哪,看到喜欢的就多停留一下,遇见舍不得的就买下珍藏,没有勉强,没有无奈,更多的是自己随心所欲……

一路云彩,飘在天之南(一)_第4张图片

唯一提前攻略好一定要去的地方就是西南联大的旧校址,当时学生并没有开学,只零星可以看见几个在校园中摇头晃脑背书的学生,绿荫小道的石桌石凳上坐着两位老者,一位似乎是困了在打盹,一位在认真的捧着手中的一本纸页略显发黄的书籍认真在阅读,一副架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简单却不失精致,日光清浅,透过头顶不算密实的树叶缝隙洒落在老人已满头苍苍的白发之上……那一刻,你似乎能感觉到所谓的岁月静好,大概就是眼前的模样吧……

安静的校园,几处纪念雕塑和原先的旧址,平时应该会接待不少到此游玩的游客,可那时只有我一个……

一路云彩,飘在天之南(一)_第5张图片

走在昆明的街道上,没有目标也没有好恶,来到图书大厦,我会走进去随意翻阅一下然后买本书揣在包里,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我就像个普通的本地人一样,逛逛街,四处看看,看人也用心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走到电影院,看离开的时间尚早,我就买了张电影票看了当时特别火的《爱乐之城》,电影院里同时观影的人并不是特别多,看完已是晚上了,走出电影院,应该是电影情节的触动,我还没下电梯就在二楼的玻璃墙前面哭的像丢了东西一样,当时还有一个男孩子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我擦擦眼泪说没事,之后就下来了,现在回想,男孩的样子我竟然也忘记了,不过应该是很帅的,因为声音很好听……

随着人群,我坐上昆明的公交车,看着窗外的一切迅速的从眼前进来又走远,行色匆匆,人来人往,灯红酒绿,每个城市有各自的节奏,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归途,他们沿循着自己的轨迹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没有迟疑也没有后退,或许只是因为相信明天会更好,所以特别坚定的往前走。

一路云彩,飘在天之南(一)_第6张图片

当天晚上,我乘车来到了大理,当时下了好大的雨,是那种打伞都起不到作用的大雨,拖着行李走出火车站,外边有很多接人的汽车在等,原本以为都是私家车,好多人陆陆续续上来询问才得知是往大理古镇送人的。管不了那么多,我跟着一个男人上了一辆私家车,然后等人坐满之后我就随着到了大理古城,正好司机家开的也有客栈,没有犹豫太久,我就住下了……

一路云彩,飘在天之南(一)_第7张图片

仔细了解之后才发现原来客栈老板竟然是老乡,也是河南人,来大理好多年,跟我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老板娘人很好,每天早上七点多就开始敲门,嘴里还会嘟囔着:姑娘,你该起床了,想去哪里玩的话现在就得起床了,晚了就没车子了,你起吧,起床吧……

接下来之后就是咚咚咚的敲门声,敲门声很大,不厌其烦,有时候我会大嗓门回一句:姐姐,我睡醒了自己出去玩啊,让我再睡会儿……几乎每天如此,而我内心深处其实并没有产生特别的厌烦感,倒是觉得这家客栈的老板很可爱,估计他们心里也古怪,这个丫头,怎么自己一个人跑出来玩了,而且每天还不着急起床,非要睡到“中午”才出去,哪里还有时间玩嘛,哈哈哈,我跟别的游客还真的不一样。

因为每天早上都错过了早餐的时间,我起床梳洗之后就自己出去找吃的了,第一天,一个白族的大婶在街上给人扎鞭子,我看见了觉得很欣喜,于是就挑了好多颜色欢喜的彩绳让大婶给我扎了一头鞭子,一边扎鞭子一边跟大婶聊天,我说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大婶就跟我讲了好多女孩子一个人在外边要注意安全,好多好多的注意事项一直说到头发扎完,临走还不忘叮嘱一句,并且告诉我哪里好玩……

所以,坏人什么的我也就是听听而已,我的这一路真的没有遇见什么坏人……

雨后的古城天气没有那么晴朗,但是却透露出另一种风韵,远远的就可以看到苍山在一片雾气的笼罩下展示着雄浑壮阔的身姿。

低调又优雅的景致,精致的住宅,典雅的飞檐,精细的彩绘和石雕,所谓的岁月静好、美宅舒坦,都在这里可遇。

一路云彩,飘在天之南(一)_第8张图片

慢行在青瓦白墙的小巷子,历史的沧桑随地可以感受、触碰,经时光和岁月的打磨,如繁星般散落的古镇虽历尽沧桑却不失大气风范,这是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无法感受到的一种底蕴。

大理主要原住民是白族,走在古镇,随处可见穿着民族服饰的白族女人,不论老少,即便到了老年的白族婆婆也打扮精致,全身上下随便一个小物件都尽显用心,精美的刺绣,精致的银饰,别具风格,展示着别样的少数民族风情,那种油然而生的美丽,是靠化妆和奢华的服饰无法衬托的。当然,漫步古城也少不了新新人类,四处可见的游客,皮匠铺子里的手艺人用最原始的方式打磨着一件件皮具,随处可见的银器店,一件件精美的银质器物、首饰在初春将暖非暖的日头下释放着最吸引人的光芒,街角巷边,那些支着锅子卖特色美食的老人,日复一日迎来送往,用他们娴熟的制作技巧将一道道小品美食送到来这里游玩的游客手中,从那双已满是褶皱的手当中接过的似乎已经不仅仅是食物而是一件艺术品。

透过它你看得见千百年来手艺的传承,看得见魁力如宝的中华少数民族饮食文化的变迁,看得见变迁中保有的那份纯粹以及虽经岁月打磨却历久弥新的生生不息的中华文明。

在年轻人最青睐的时光客栈里,满墙满屋的特色纪念贴、明信片随处可见,随意翻看一两张就可以从中体会到历史的厚重和时代的变迁,文化在融合中发展,在一次次的完善中精益求精。

那些“逃离”的歌手,在装修雅致的小酒吧里唱着失意的曲子,随意点上一杯茶水饮料,静静的在窗前坐上一下午,不用说话似乎就能分享一室之内各人不同的思绪和过往。可能路边随意摆摊的看起来普通人打扮的人就是某个大学的高材生,来这里体验生活。一个美术系的女学生,在一个没有开门的铺面前摆了一个简易的摊子给人画纹身,我走过觉得有趣,便挑了一个图案让女生画在了我手上。

古镇似乎就是一个孕育故事的地方,或许好多人是带着故事来的,可能一转身你看见的一个角落里名不见经传的小店,可能曾经就出现在谁的歌或者小说当中,去之前看过大冰的书,所以对于大冰的小屋感到一种莫名的熟悉,有些好奇的游客在“大冰的小屋”门口合影留念,我心里会想,他们是不是也是因为读了大冰的书而和我心有戚戚焉呢!

一只憨厚的大狗卧在古镇街道上失落的看着远处,脸上的神色看不出悲喜,或许是由于看到的来往的人群过多,而对来来往往的人群失去了兴趣。它身后的铺子里,一位美丽的厨娘正在灶台边忙碌,打造动人的美食。彼时,这只狗又让我想起了曾经在大冰书当中看到的那只被人抛弃的松狮,同样也是一只有故事的狗狗。

还有很多世界各地来这里旅居的人们,那些来自全国各地的文艺小资大咖,他们在这个被时光厚待的地方和睦友好的生活在一起,这在其它地方也是有的,只是在这里人们各种快乐善良文艺友好的样子让人陶醉,好像这里是他们心里的世外桃源,他们互相爱护着,彼此互相扶持。

苍山脚下怎么会不去看看洱海,洱海是白族人民的“母亲湖”,白族先民称之为“金月亮”。那个时候还没有抖音,还没有所谓的网红打卡地,现如今看来双廊古镇确得说得上是一个网红打卡地。旅拍的小广告不时出现,但由于设计精良产生的质感并没有让过往来人产生厌恶之感。

洱海在前,近处水天一色、远处群山叠翠与湖光水色交相辉映,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斜射在洱海之上,呈现出一片静谧、祥和与神圣。

溜达着在洱海边傻乎乎的自己拿着手机拍了几张游客自拍照…在双廊古镇派出所门口看到远处一群大妈拿着颜色鲜艳的丝巾在微风中翩翩起舞,让随行的大叔给她们拍照;不远处的一个大树下,一个老人带着不想走路的孩子在树下小憩。繁华翠绿随处可见,让我恍惚觉得这已是四五月份的光景。

在双廊古镇,我远距离观赏了一下杨丽萍的月亮宫,虽然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但还是心生感慨,美丽的风景看来还是适合留在人们的想象当中,或许是之前功课做的太足,到了之后也没有机会近距离进行参观,所以局促当中产生的感觉莫不是:不过如此。倒是随处走走,在古镇的街道中看到的那些建筑,以及小楼上种满花的花墙温暖了那个由于阳光不足而略显湿冷的午后。

大理这一路走来天气都未大晴,来到双廊,由于有的路段尚未做好硬化,所以黄泥浑水竟然生发出些许狼藉,但也因此让“到此一游”的我们看到了这个小镇更加生活化的一面。

一路走来怎么少得了美食,到昆明开始我就开始搜罗各种美食,一度因为自己只有一个胃而感到可惜。到了那里才发现,原来土豆可以像烤红薯一样烤着吃,原来米线除了煮着吃还有N多种吃法,炒着吃,炸着吃,想怎么吃怎么吃……饵块、饵扇、饵丝……名字多到你就算是吃了,除了形状你也说不清楚到底有啥区别,可能我是个比较业余的吃货吧!

一个人旅游在吃饭的时候就会暴露出众多的缺点,人多了就可以多点些吃的,每样都品尝一下,而只有我自己的时候我到饭店只能告诉老板:你们这里最有特色的当地美食给我推荐三四样,就这,每次当我自己一个人坐在桌前面对一桌子的食物,旁边满满一桌子的人都会投来讶异的目光。潜台词估计是:这姑娘真能吃!

在双廊点了一道鱼,平时不是特别喜欢吃鱼,尤其是刺多的鱼,而那次的那只鱼第一印象是刺多,第二点回忆起来就是辣。我一直觉得南方人除了湖南人是不怎么吃辣的,可回忆起来,在好多古镇的铺子里竟然也有类似西安回民街的小摊旁才出现的半成品类似“辣子”的辣椒粉。但说实话,大理的辣是真的辣,没有西安的“辣子”香。还有最多的就是“鲜花饼”之类的糕点店,你可以看到鲜花饼制作的整个过程,看到挑拣好的玫瑰花在如大蒜臼一样的容器当中被打的半碎,然后经揉制包到一个个鲜花饼中烘烤而成。我吃过刚出炉的鲜花饼,里边的玫瑰花瓣馅料并没有打成花泥,所以,咬开之后你可以看到里边没有被完全打碎的花瓣,真正的唇齿留香。配合着外皮多种的味道酥软脆爽,趁着刚出烤箱的一丝温蕴,那几乎是我在云南发现的最美的食物了。打鲜花饼的婆婆说这些玫瑰花都是大理自然生长的,所以味道要比一般的好很多,那之后我就一直留心想看看是不是会看到成片的玫瑰花海,但一直也没发现,却不曾怀疑那时吃到嘴里的最新鲜的玫瑰花饼是我吃过的最用心的糕点。

一直到离开大理,都没有见过特别晴朗的天气,太阳似乎休假了,我每天玩累了就回到客栈洗洗睡觉,晚上有时遇到好看的电视剧还会看到很晚,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再出门,客栈大姐依旧会像闹钟一样每天在门外卖力叫门要我不要浪费时间,可以和客栈里的其他年轻人一起出去走走。我就像平时在家一样,找到自己最舒服的状态,舒舒服服的在大理玩了些天。

有一天起床后在我在客栈二楼问正在楼下忙碌的大姐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大姐说了之后我发现差不多该走的都走过了,所以我收拾行李坐上了去丽江的大巴车。大理古镇城门口第一家客栈,一对河南信阳兄妹在那里开的客栈,一对朴实的可爱的老乡。

乘车来到丽江,一路上走过很多山路,黄土的山坡居多,大山上多半都是郁郁葱葱的,不知是一年四季如此还是为迎接又一个春天的到来提早做了准备。

到了丽江汽车站,下车之后在车站大堂发现了作为一个旅游城市对外外来游客的温馨提示,在车站出口各种颜色的小纸条方便游客撕下带走,而小纸条上都是市区内的各条公交线路,方便你在市内乘坐公交。

出门坐上公交直奔丽江古城,没几站就到了,日头大好,完全不同于大理多日来的阴霾。天气好胃口也好的出奇,又是一份当地特色餐点,吃完我就提着行李准备进“城”。这时我遇到了一个当地类似于向导的女孩子,她说给我介绍合适的客栈,其实说白了就是在“拉客”,并不像在火车站遇到的推销充电宝小贩那样的反感,我想着,无非多了一个带路的,反正自己也不熟悉,给我带带路也不错,于是买了门票就跟着进了丽江古城。

想详细讲一下我在丽江遇到的这个客栈老板,这是一对四川人,夫妻二人在丽江开了一家小客栈,也是自己家,五十来岁的样子,可这对夫妻尤其是家里的女主人说话完全就是温柔的江南小女人的样子,说话细声细气,人也很和气,见我第一面的时候问我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出于自我保护的警觉我说先生工作忙所以自己一个人先出来逛逛。

那是几乎位于古镇中心的一间客栈,晚上可以听到酒吧传出的直到后半夜还喧嚣的歌舞声。那是一个古朴的二层楼带院子的宅子,是那种古色古香的纳西庭院,房屋的木质已略显陈旧,我的房间就在一楼主人房间的隔壁,房间内木床木凳,木质梳妆台,配合着木质的门窗恍惚间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古代的某一个场景,好不真实。晚上从外边溜达回来,老板夫妻二人还会和街坊邻居在一楼的中厅打麻将,但是挺神奇的,并不像印象当中那些打麻将的那么吵闹。在院子里可以晒太阳,听收音机,看着远方的幸福。

每天早上,太阳正暖的时候,男主人会背着一个竹篓到古镇外边去采购食材,女主人就坐在院子里,见到我依旧细声细气,温柔的说:我先生一大早去买菜了……然后在这个二层的木质客栈的小院里活动活动,门外全铺满了青石板路,我住的客栈地势比较高,出门就感觉一直在往下走,而且户与户之间的过道在有的地方其实比较狭窄。走起来并没有那么方便…

(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