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外

春天过去了

依然是春天

没有夏夜也没有冬雪

没有飘落的黄叶

也没有鲜艳的花朵

所有的都很凌冽

用一声不吭的姿态傲视人间


我把屋子里种满了草和花

可是沒有陽光

所以它們都死掉了

我沒時間去打理它們的尸體

任凭它们腐烂成灰烬

泥土和厚重的花盆依然如初

它们无情的看这花花绿绿凋败

从容淡定冷漠的像个雕像

不带一点感情色彩

所以我砸碎了它们

搬起一个丢到一堆中间

它们就互相残杀全碎了

剩下一堆残尸

我翻遍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找到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

封锁了那个尸横遍野的地方


过了很久远的岁月

突然有一天锁自己开了

像一张老人嘴里摇摇欲坠的牙

我一碰

它就掉到了地上

我推开那扇门

吓走了窗台上休憩的鸟

五颜六色的花朵扭过头来朝着我笑

阳光从破碎的窗户照进我的世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