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与命运握了个手、言了个和

        想通了!

        昨天看到一组香港普通市民的照片,老人挤在破旧的小屋里看着报纸,头顶脚下全被垃圾堆满,忽然明白其实这世上的每个角落里的每个人,其实他的生存空间都是固定的,就只有那么大。可能一生要见的人就总是那么几个,要去的地方也总是那么几处…生活内容也如你我一样,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项,即便是香港。

        都说天大地大,海阔凭鱼天高任鸟,可是真正属于一个人的空间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宽广。我们都像是在一个巨大的盘子之上,每个人划定固定的弹丸之所,转头转身不过就是方寸之间而已。这说的不光是空间上的意义,也包括时间。你就生在这时这代这分这秒,没有早亦没有晚,既蹦不到未来也跳不回远古,时间和空间把你锁在了这里。就说甄嬛吧,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得盛名赫赫,其实每天能去的就那几个宫,能见的能爱的也不外就那几个人,再心高气傲也必须参加选秀,再聪敏灵慧也跨不出紫禁城。又哪有那么多的海阔天高可以选?

        许是老了吧,越来越能明白芸芸众生的苦,越来越知道每个人都不容易。在这世上呼吸,生存,活着,今天羡慕这个,明天又觉得那个过得真好,唯独自己可怜见的一无是处。其实不然,那个丰衣足食的阔太太或许老公总不回家,那个儿子成绩超好的邻家大姐也许家用拮据,那个西装革履春风得意的老板,每天都会坐在车里叹息…你并不可能知晓每个人的苦楚,你便不懂得他们所受的艰辛。人与人之间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近日饱受颈椎病折磨,一边忍着疼一边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好好保护颈椎,年少无知造成今天的祸患,愤恨不已,懊恼非常。有一天在窗前,抬眼看见楼下拄着拐吃力走着的老伯,应该是脑梗后遗症,一步一步走得非常艰难。可是他满脸堆着笑,满是干劲,充满希望地走着…他说走才能好,不走就完了!

        我想象不出他的痛苦,一个人失去常有功能瘫在床上都会有怎样的心潮起伏,经历过怎样一番大彻大悟。可能就是因为没摊到自己身上就总是比别人多生出一份优越感,他可以瘫痪,我连感冒都不行!

        每当看见满班车的人都在低着头看手机,就觉得其实人人都“年少无知”,在没经历病痛和挣扎以前,没谁会事先成熟,都觉得那些病离自己远着呢,身体成本可以随便挥霍。

        生老病死,是明星、政协委和普通人都会经历的共性事件。我干嘛要那么责备自己?那么不堪一击?那么一蹶不起?还只是有点突出和增生,还没有晕倒瘫痪或者大小便失禁,现在成熟也不晚啊!现在锻炼也可以啊!现在敬畏生命也来得及啊!于是与我的颈椎病讲和了,谁叫你之前那么不关照它?就接受它耍脾气吧!单位的姐姐年轻时不好好吃饭,现在只能喝粥养胃;省城的同学爱美贪凉,于是腿疼腰疼每周去理疗按摩;好朋友的妈妈总爱生气,结果切除了乳房……喏,我怠慢了我的颈椎,于是我低三下四赔着笑脸的听从它对我发号施令,不许低头!不许看手机!不许久坐!赶紧锻炼去!干嘛怕死?死了也是自找的!!

        呵呵对啊!阿甘的妈妈说,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人生如此,哪有那么多的阳光明媚鲜花治愈?尚有疾病郁闷不安打击同行,那又怎样?人生,莫不如此。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