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给我们带来的职业生涯启示

为什么在填写简历的时候,兴趣爱好和特长总是分开的?

因为做过一段时间的学生会干部,招人时留意到,在兴趣爱好的格子里,出现最多的基本上是看书、看电影、体育运动、唱歌…而到了特长,就变成了与人交际、组织领导…这些挺虚的东西。事实证明,这样的同学也确实很难带给我们什么惊喜。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兴趣爱好只是消磨时间的方式,而特长则是需要下点儿苦功夫才能获得的技能,这两者是分的很清楚的。

但与此同时,又有多少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实现兴趣和职业的完美结合,言外之意,就是能够“玩儿”着把钱挣了,哪怕“玩儿”的辛苦一点儿——哪儿有那么容易。

很多人喜欢看书,有多少会坚持每天写点儿东西?

很多人喜欢看电影,有多少人试着学点儿编剧?

很多人喜欢手游,有多少人会因此学习游戏编程?

很多人喜欢篮球,有多少人看见过凌晨四点的街道?

是的,一旦走出舒适区,很多人就撤退了。

观察古今牛人履历我们会发现,他们大部分都是跨界人才、斜杠青年,除了在主业上取得巨大成功,在兴趣爱好上也有着很深的造诣。可见,他们对待爱好,绝不只是玩玩而已,而是用一种习惯性的“严肃”态度,把爱好做到极致。


王阳明给我们带来的职业生涯启示_第1张图片

有人质疑,爱好就是爱好,有必要搞那么专业吗?

我们来看看王阳明在这方面做出的示范。

要论兴趣爱好广泛很多人都能做到,要是说每个爱好都变玩儿成专家,真是少之又少,王阳明绝对是这方面的鼻祖,郦波老师所著的《五百年来王阳明》把他的职业生涯进行了全面的回顾。

“完人”王阳明年轻时没有那么完美,和我们普通人一样,也在各种兴趣和职业当中进进出出,并不是一个潜心于做学问、考科举的俗人,他的终极目标,是要做圣人。

十一岁,王阳明就会作诗,“若人有眼大如天,还见讪笑月更阔。”这样辩证、开阔的诗句惊为天人;

十五岁,王阳明把兴趣转移到了兵法上,以明朝名臣于谦为偶像,整日骑马射箭,熟读兵书,甚至只身前往居庸关和鞑靼人展开PK;

十七岁,父亲给叛逆的王阳明安排了一桩婚事,意在让他收心,可是结婚当天他就逃离现场,去庙里和一个老道交流心法了,这时候他又迷上了道教和打坐;

结婚以后,在一次外出途中,他撇下老婆去见了理学大事娄谅,一直醉心程朱理学的王阳明在指点下学到了“格物致知”,落实下来就是有名的阳明格竹,他在竹林里坐了七天,终于以体力透支收场。

在参加工作(即中举)之前,王阳明在这些兴趣爱好之中不断游走,光是看他的履历都替他觉得累。如果故事就在这儿结束,王阳明给人的印象恐怕就是一个做事三分钟热度的普通青年。

但是与别人不同的是,一旦对某件事感兴趣,王阳明一定是用及其“严肃”的态度投入,甚至是着魔,好友湛若水总结他:“初溺于任侠之习,再溺于骑射之习,三溺于词章之习,四溺于神仙之习,五溺于佛氏之习。”这个“溺”字,十分形象地对应了我们当下的一个洋气的词,“沉浸式体验”。


王阳明给我们带来的职业生涯启示_第2张图片

这些丰富而“严肃”的爱好对于王阳明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帮助呢?

首先,对佛家、道家、儒家的研究,成为心学诞生的理论基础。

王阳明进入职场之后的第一次碰壁就是就差点儿要了命,被大太监刘瑾驱赶到龙场。在龙场这个瘴疠之地,王阳明忙碌半生,终于有机会对自己的经历和修习进行一下总结和升华。这时候他早年打坐的功夫就派上了用场,在何陋轩,他对自己佛家、道家、儒家的修习过程进行了回顾,结合自己的遭遇,终于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顿悟,“心即理,心外无物”,成为了心学的雏形。

王阳明在这个时段,在研究发扬心学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他毕生最大的爱好——讲学,在龙岗书院讲,在贵阳书院讲,在战场的营帐里讲,跟高官讲,跟百姓讲,甚至跟小偷讲。有一次他家溜进了一个小偷,王阳明利索地抓住了他,第一件事竟然不是报警,而是点起了灯,开始讲课,小偷被讲的洗心革面。

讲学这一爱好和心学体系的逐渐丰富是相辅相成的,王阳明龙场悟道悟出了“心外无物”,到贵阳书院讲课过程中,发展成了著名“知行合一”,随后又发展出心学的总纲,“致良知”。

其次,对文学、书法和兵法的研究,成就了非凡的政治功绩。

王阳明虽然表面上书生气十足,是个典型的文官,但由于早年格竹的惨痛教训,让他更相信只有实践才能获得真知,即他主张的“事上练”。由于技能包装得很满,王阳明总是能够用巧劲儿打七寸,他习惯在打仗前先给对手写一封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将攻心之计使得淋漓尽致,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攻城拔寨。打起仗来,无论是广袤的鄱阳湖,还是险峻的断藤峡,他总能因地制宜,分类施策。南赣平匪患、平宁王之反叛、广西平匪患,未尝败绩。

顺利平叛宁王之后,朝廷里来了两个太监前来找事儿,看王阳明文弱的样子,就挑衅:“大人能平宁王之乱,想必武功高强,刷两下让我们看看吧!”只见王阳明拉满弓弦,先后射出三箭,都是正中把心,在场的士兵纷纷赞叹不已,两个太监脸上挂不住,遂班师撤退。

王阳明给我们带来的职业生涯启示_第3张图片

我们看到,王阳明年少时的每一个爱好,都在事业中派上了大用场。

纵观他的职业生涯,我们看到的不是一条通往心学创始人、军事家、教育家的直线,而是在曲曲折折中不断上升的曲线,而且拐点和拐点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成为一个系统,这一个个点的形成,就源自于王阳明对待眼前爱好的那种极致、严肃的态度。

从王阳明的履历看来,严肃的爱好,对于我们的人生主要有这么两方面益处:

一、增加人生的宽度

古典在《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中,把人的职业分为高度、深度、宽度和温度四个维度。高度指向权利地位,深度指向精神程度,宽度指向社会角色,温度指向内心价值。

在社会惯性拉动下,所有人的目标都是勇攀高峰,誓不回头。但是这种单一维度的努力,哪怕成功,都是危险的。

你一定听说过这样的人,工作上的拼命三郎,终于位高权重。可一旦离岗、辞职或者退休,业余生活一片狼藉,身体瞬间被掏空。

试想王阳明如果只是一个“官迷”,他注定是一个不得志的人,履历都不一定能被写在史书里。可是当我们用儒学大师、教育家、军事家的身份来评价他,这个人物瞬间变得立体并伟大了起来。

没有被成功学洗脑的人都知道,那些权利地位很高的人,或多或少都在关键的环节获得了好运的垂青,而运气是难以把握和持续的。但是人生的宽度有多宽,掌握权却在我们自己手中。

谁都不能保证自己最初的梦想种瓜得瓜、一帆风顺,只有在当下的每一个选择中进行“沉浸式体验”,要走的路才会越来越明确。

不错,我们都拥有选择的权力,但是牛人拥有更多靠谱的选项。

二、助推主业的发展

追求宽度与高度似乎是矛盾的?在每个尝试都浅尝辄止的情况下,的确可能把人生过得忙碌而肤浅。但是,一旦对爱好“严肃”起来,情况就不一样了。

乔布斯30岁那年,在第一次离开苹果,开始认真学习了禅修,在这个过程中,他开始思考死亡的意义,悟出了stayhungry,stayfoolish(求知若饥,虚心若愚),“少即是多”的价值观也深深地影响了苹果的产品和经营理念,全键盘手机也被一个home键的iPhone全面替代。执掌苹果后,他依然坚持每天冥想一小时,也许改变苹果和世界的创意就是在这个时候不断迸发的。

书法是乔布斯的另外一项爱好,那种行云流水的观感深深影响了他,在当时四四方方的工业风设计大行其道,但乔布斯却让苹果的产品凸显出了圆润的艺术审美,记得第一次解锁iPhone的时候,那种流畅的感觉简直不可思议,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儿书法的神韵在。

一般认为,在一件事儿上花费太多的精力,一旦需要转行,就必须从零开始。但为什么古有王阳明、今有乔布斯都不只是一方面的能人呢?

实际情况是,把不同事情做好的技术也许难以迁移,但把不同事情做到极致的才干却是可以无损拷贝的,而学好技术是最低的门槛,所谓融会贯通,大抵就是这个感觉吧。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牛人不管干什么事儿都挺牛*的。

“成功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准备从何而来?没有人是神算子,恰好能准备成功清单上所有的原材料。成功最重要的素质,就是在无意识中做好当下的事情,这也就是王阳明主张的“事上练”。每个人或许都应该修炼一两门“严肃”的爱好,即使与成功无关,至少我们还收获了深度体验的一生。

王阳明给我们带来的职业生涯启示_第4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