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的父亲

记得上次写关于父亲,应该是初中或高中的时候的作文《我的父亲》。

朱自清在《背影》写过:我和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父亲近几年一直在国外奔波,上次相见是春节的时候,我第一天回家,父亲就喝的酩酊大醉,和大多数我这个年纪人的父亲一样,喝醉之后无非就是关于儿子婚姻大事的一些唠叨,或许有的人会不耐烦,但是我认真的听完了,直到他在母亲的呵斥下鼾声大起。

我和父亲不常通电话。

从我记事起,父亲的发型一直是平头,干练而严肃。父亲是个讲究的人,脸上从来没有过胡茬子,穿衣服亦是大大方方的。

所有的父亲都是高大而严厉的,尽管我的父亲个子不是很高,尽管时光把他慢慢苍老。

但毫无疑问,我是怕父亲的,从幼时单纯的怕,到现在尊重的怕。

怕终究只是怕,我承认我从高中起,就不是一个听话的好儿子,让父亲数次感到失望。当然以父亲严厉的作风,挨几多吵是必不可少的,父亲从没有动过手。

父亲已年近五十,古人所说的知天命!而我也正一步步迈入而立之年!

父亲已经不在年轻了,为了家努力了一辈子,担子该我挑了。

我想我们从来都没对父亲说一声谢谢吧!

谢谢他

一直容忍我的无理取闹

谢谢他

在我迷茫的时候为我指明方向

谢谢他

用微笑掩盖寂寞推着我走向梦想的彼岸

漫漫长路

充满荆棘

感谢一路有他的相伴

二零一八年写给我远在非洲的父亲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