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名字叫《渡》

你是姑娘少时的盼,

如每个女孩子一般做着如意郎君的美梦,

姑娘梦里的少年有着一副好皮囊 ,锦颜如玉,遗世无双。

姑娘梦里的公子总是优雅地噙着笑,嘴角的弧度溺死了整个时光。

花儿一样的年纪啊!姑娘也会幻想,

可能某个时间某个地方,一转身撞进一个童话故事,

少年临着风背着光伸出手, 问姑娘愿不愿意将最美的年华托付,

姑娘想着想着也会红了脸调皮的吐吐舌头。


大概是想象太耗时,日子一点点匀成旧模样,

风云缓缓,花叶纷繁已经历了不知多少个轮回。

姑娘的旅途也路过了那么几个错的人,

也伤心也失望也难过也心伤,姑娘想可能梦终究是梦吧!

不愿强求,姑娘开始慢慢收敛少时的心思。


后来,姑娘遇上了一个奇怪的你,

诚然俊朗却并没有温润如玉,笑颜璨璨但招摇张扬。

是什么时候呢?姑娘也记不清楚,

你傻傻的样子就悄悄敲开了姑娘的心房。

可能是那天不太凉,你的声音低低沉沉分外好听,

也可能是那天的天空格外的蓝,恰好你穿了一件姑娘喜欢的衣裳。

从此,路途仍远,却因为有你姑娘学会了欣赏。

打打闹闹、嘻嘻笑笑,你们一起路过了好多好多风景,

却在下一个路口,姑娘不小心丢了你。


你是姑娘那时的梦魇,

你总是喜欢牵着姑娘的手悄悄的挠着姑娘的手心,

姑娘笑着闹着流着眼泪手边流失了你的温度;

你喜欢在那个巷口看着姑娘慢慢走来,

姑娘每日经过巷口再也看不见惦念的人;

曾经熟悉的角落布满了姑娘不敢碰触的记忆,

简单曲折的小路变成了姑娘半夜梦醒的过往。


你是姑娘如今的殇

可能吧!你又不是姑娘对的人,

怨恨哀伤也不过是给别人的修行添了些笑话。

也许时光够长人心够凉了以后,

再多的也不过是一句“祝君好”而已。


忘川河畔三千渡,

渡神渡鬼渡众生,

不渡有情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