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近来,武汉特别冷,湿冷空气,微微细雨,伴随着湿气的风,虽然在零度边缘,但这种湿冷直刺骨髓。习惯了北方的干冷,再回到南方,还是会有些许不适。

研究生生活的第一个学期也只剩下一个月左右。在这里,有华科小分队,都是初高中校友,可以一起讲塑普,格外亲切。朝朝,小彬彬,若丝和我,每次若丝和小彬彬的互怼,是我们吃饭的乐趣。今年才发现朝朝竟是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大兄弟,神秘优秀的天蝎男,也恭喜朝朝脱单。上一次聚餐,被封“星座大师”,也是不亦悦乎,大谈特谈自己鄙陋的见解,小伙伴们耐心听着,真是难为你们了,听我胡说八道。一直相信眼缘,人和人相互吸引,也许就是那么奇妙,所以爱拿星座琢磨一下,总会有些共性。小彬彬这个内敛的摩羯男,还是要加油,早日加入我们高级狗粮阵营。今天去南三楼交资料,还在路上碰到若丝,来了个大大的熊抱,俩个冻僵的小朋友,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这种时常巧遇也是特别亲切,舒服。四人里,我最调皮,他们三巨好。记得有次到体育馆打羽毛球,后来真累了,赖皮不动,打到我面前的球才算赢,用小彬彬的话说,说好来运动的,最后我站那不动,害得他们到处接球,真是不好意思,摊上我了。一起打扑克,在三个思维缜密的理工胖友们面前,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小白鼠,任人宰割。那次,小彬彬坐我对面,我要打牌了,在那琢磨,大的到底打不打,会不会输呢?小彬彬直接拿我的牌说:“你的大鬼就出了吧,急死我了。哪有人像你这么明显,一看就有大牌。”然后大家都笑了。和这些一直认识的朋友在一起,可以毫无保留,放肆的笑,舒坦,放松。

开学至今,也认识了一些有趣的人儿。有工作好几年的老师,郑玉姐姐,和我们一起上课的日子虽不多,但每次一来就坐我旁边,前一阵看她领结婚证,可激动了。由于工作经历和年长的原因,每每和她交流,都很奇妙,带你用另一种你从未想过的方式思考一些问题。还约好,以后毕业了,不管我们去哪,以后也约约见见面,聊聊天,那又会是怎样的场景了。交传张老师是接触频率最高的老师,每次最新鲜消息都是从他嘴里冒出,幸好有他,交传上课虽紧张,还一直鼓励我们,拿各种材料整我们,只想听力再好一些,脑记更强一些。很是期待下个学期的女神丁询老师。口译练习真是个日积月累的活,有时候几天忘记练习,再听记笔记时,就会格外生疏。和姜老师外出实习观摩时,更是感受到各行各业的不易,很多都是以为的,唯有沉下去,沉淀才会更有底气。目前,发现自己遇事容易急躁,特别是不顺心时,整个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这一点,还是要改改。

武汉还有姐姐,哥哥,小侄子,姑姑,姑爷他们,也是热闹极了。姐姐,也是个开朗活泼的可爱人儿,有时姑姑来了,我们三可以坐在餐桌前大聊特聊好几个小时。精力充沛,活力不限,哪怕都是30多岁的人啦,有颗年轻的心。和姐姐也是无话不说,记得万圣节那天,俩人也是一拍即合,出发去欢乐谷,怕得要死的我们,也是完成了最终七大鬼屋。姑姑爱臭美,论p图,比我细心多了,长期跳舞后的她,身材也是越来越好,我暗想,等我老了退休了,也要参加个舞蹈队,要不身材变形多不可爱。小侄子巨可爱,小暖男一枚,记得有时我出门,会拿小面包,小饼干给我,还说要照顾好自己哈,瞬间心就软了。很喜欢和小侄子呆在一起,特别喜欢小孩子的原因吧,多么童真,多么有趣。哥哥人也很好,十足一个奶爸,遛得一手好娃。武汉因为有家人在,很多事情可以说说,好温暖。

男票,巨巨巨巨巨巨巨巨巨好。如惊雀闯入深林,甚恐;如溪水挠着脚心,甚欢。现在天冷,每天早上打电话叫我起床,有时周六早上要监考的原因,怕我起不来,会确保我起了,自己再继续睡。上周考完交传和视译,会买大堆零食投喂我。知道我不爱喝水,会买好玫瑰蜂蜜,就可以让我喝甜甜的水啦。每次接我,定会带上我最爱喝的旺仔牛奶和爱吃的奥利奥。吃饭的时候,会充满爱意,一脸慈祥的一直看着我。为我准备生日礼物,硬是一周中午不睡,晚上熬夜。这样的小细节,点滴,可以写好长好长…做的一切,就好像在身边一直再帮我解决困难,为我出主意。花粥大爷歌中道“我从前相信这世上有一个温暖的人,只为我悲喜,为我阻挡人间的锋利”。会感慨走了狗屎运遇到这么个大宝贝,激励我,带着我成长,教我要坚持,不要逃避困难。我们在一起相处得很舒服,目光所致也满是爱意。有时你超可爱,会吃小侄子的醋,会特别逗,每天一起有说不完的话,真是太爱你了,一想起你就想笑。只希望你在科大好好的,舒心一些,适当减减压。爱是暖,是希望,是小确幸,是勃勃生机,两个原本独立的灵魂彼此靠近,一起变得更加美好,感谢遇见。

稀稀落落,碎碎念了这么久。生活,平淡而美好,只希望能更加坦然一些,能往下沉,更加踏实。感谢遇见的每一个小天使。

感恩 祝你们一切顺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