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吓与感动

昨儿中午,我在教室收试卷费。一个小男孩突然问,老师,你眼睛这里怎么了?

这是个平时并不很“听话”的孩子,学习敷衍,脾气急躁,有时非常蛮狠。据说从幼儿园开始,就因为顽劣被老师们各种嫌弃。

进去初中,第一天报名,他就有意表现他的桀骜和特立独行。但我没接招,只表扬他有胆量,敢承担,意属他做劳动委员。我解释,在我看来,劳动委员是可以和班长的责任齐肩的。他眼睛放光,一口答应。

后来的学习生活中,他并不像传言中那般使人头疼,他让我操心的时候不多。相反,我感到他对我的信任和喜爱。

在他的提醒下,我向别的孩子借来镜子查看。不看则罢,一看吓出一身冷汗。我的左眼珠一侧血淋淋一块!鲜红鲜红一块!之前那么多孩子来缴费,没有一个孩子发现或说起,只有他!只有这个“顽劣”的孩子,细心发现并温柔关切地提醒。

一边担惊受怕着,一面又被这个孩子暖暖地感动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