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

  1200只流浪狗,更确切地说,是1100只流浪狗和100只流浪猫。


  它们和一个叫郝克玉的女人,住在静海区杨成庄乡砖垛一处偏僻的院落里。


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_第1张图片


  按照她发来的定位,我推开了院落蓝色的大门,耳朵里立刻充斥着狗们兴奋的吠叫,工人们则有些“无动于衷”,蒸窝头的继续蒸窝头,做卫生的继续做卫生,郝克玉一边领我进屋一边同我说,三天两头有媒体来采访,大家都习惯了。


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_第2张图片


  郝克玉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并不太好,胖且虚弱。“昨晚两点多才睡着。药吃得太多啦。”


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_第3张图片

(郝克玉女士)


  跟着她参观了流浪狗收容所的角角落落,我们没想到这里居然这样整洁和完善。4个洗澡区、大小狗区分在不同的区域、户外活动区、特殊情况隔离笼、工人们有的在用水冲刷地面、有的在为它们添置食物。


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_第4张图片
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_第5张图片


  我和摄影师小陈在大大小小的狗儿们的“热情拥护”下,艰难行走。全身上下均沾染上它们的气味。有求拥抱的,有亦步亦趋嗅个不停的,有直着嗓子尖吼的,有躲得远远的,但没有一只狗扑咬我们,即便是生性凶猛的斗犬,也不咬人。“它们中有些遭遇过人为的伤害,有的经历过屠宰场的恐怖,所以怕人。”


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_第6张图片



  一番参观拍摄后,我们坐定聊天。


小编

这么大的院子,这么多狗,每月得有多少开销呢?


郝克玉

一个月的运营成本,包括房租、水电、工人、医疗、食物等等,在16万左右。

小编

16万?这些资金从哪儿来呢?


郝克玉

主要是靠我卖首饰、卖床上用品、给狗看病挣钱、还有就是助养费、护生群的捐助,一般情况下能勉强维持,要是遇到天灾人祸,就比较吃力了。

小编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狗的?


郝克玉

1991年吧,刚开始只是爱自己的狗,后来看到流浪狗在外面颠沛流离,心里很难受,就领回家,越领越多,丈夫不理解,婚也离了,邻居们有的有意见,就打110说我扰民,这么多年说什么的都有,‘一个女人,也不结婚,无儿无女的,成天带着一群狗,是不是有病啊’。从我养狗的那一天起,各种非议、刁难、阻扰、破坏、诋毁、中伤,就从没停止过。

小编

为了狗,您一定牺牲了很多东西吧?


郝克玉

嗯,我卖了3处房产,结束了两次婚姻。年轻的时候我做过主持人,做过歌手,但是现在我不外出,万不得已出门,也不会超过两天。每天晚上8点前一定要回家,怕回家晚了它们叫唤,会扰民。但是这叫牺牲吗?我不觉得,做这一切我是心甘情愿的。我的爱和责任感全部在这些狗的身上。我想我临死的时候,身边一定有它们在。

小编

我看您这里有很多名贵的狗,有人愿意来领养吗?


郝克玉

很少。我刚开始也认为会有人领养,但实际情况很糟糕,有人想领养一对金毛,为的是繁殖卖狗;狗肉馆的也想来浑水摸鱼;80%的人一听说要交押金,还要在狗身上安置芯片追踪后续情况,就立马翻脸走人,其实押金我们是半年后退还的。如果半年相处融洽,我们基本就放心了。但是,领养者让我们不放心,我绝对不把狗交给他们。

小编

身边的人,对您这种行为,大概是不理解的多,支持的少吧?


郝克玉

是啊,我这种行为在常人看来,确实“很疯狂”,很“不可理喻”。但是,也有支持的,譬如,我前夫的姥爷,他说我看出来了,你呀,不是给流浪狗喂一口饭吃这么简单,你是想把这件事当做事业来做,我支持你。一个70多岁的老人说这样的话,我特别感动,还有就是我的父亲,他患上阿尔茨海默病后,什么都记不清了,但他却记得问我,狗吃饭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去喂它们啊?


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_第7张图片


  在聊天过程中,郝克玉几次红了眼眶,回首往事,回想这些年的经历,她的内心难以平静。一个年近50的女人,遭遇了婚姻的失败,遭遇了敲诈勒索,遭遇了收容所被强拆、遭遇了经济上的捉襟见肘,遭遇了人性的自私和阴暗。


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_第8张图片


她痛哭过,也绝望过,“我现在就是不停地逼自己长本事,多挣钱,所以压力特别大,导致自己现在一身的病,每天大把大把地吃药,靠吃药维持着生命。但即便这样,我也不后悔,我记得在南开大学演讲时,我说,我们这代人或许看不见伴侣动物生存环境的改善,但通过我们现在的呼吁和努力,希望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和重视。对于伴侣动物,我们不能在需要它们的时候,抱在怀里,不需要它们的时候,就抛弃它,杀戮它,这太不人道了。”


一个女人和她的1200只流浪狗_第9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