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馨班陪伴日记第67天

桃子  松江  知津学堂

天冷了,也更容易饿。因此这两天我都是带着点心去接娃。

我现在了解孩子为啥每天到学堂喊饿,基本中午的饭菜都不太合口味,常常听到他们在晚餐时讨论今日学校食堂。而我也在午餐时间见证过孩子剩饭剩菜严重浪费,看着真的可惜。我们在教导孩子“谁知盘中,粒粒皆辛苦餐”,却看到一大半饭菜倒掉。

所以点心还是不可少,特别是早回来的然,今天特意问问他还要不要多吃点。

昨天有反思多多的情绪,比如我会让他安静写功课,以前我是请他不要踢凳脚,意识到用正面语言,会要求他停下。可是他还是会继续,今天我换了个方式。当他连续踢凳脚时,我问其他同学,“当你听到多多踢凳脚的这种声音,有没有干扰到你。”

“还好吧!”佳说,“如果要我回答有或没有,那一定还是有干扰。”

与其我跟他讲道理,遵守规则,保持安静,命令要求,不如让他听到别人的感觉,感同身受,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别人产生负面影响了。这一点多多是会体会的,因此听到佳说的时候他慢慢放缓了速度。

还有一个规则,写完一项作业,再提问,不要不会做一题就问一题。

之前都做得不错,但最近有些抗拒情绪后,感觉又归零了。

“老师,这题怎么做?”刚开始写功课不到5分钟,多多指着试卷问我。

我看着他,“还记得我们的约定的规则吗?”

多多知道我会坚持,第二次改变了问法,“老师,我是不知道这题的答题模式。”

好吧,我了解最近刚学几何,这是有可能的。和他明确了答题格式。

没过多久,他又开始,“老师,这题怎么做?”

那时我正在帮助然指认英文单词,我抬头笑着跟他说,我怕自己的表情一旦严肃,这娃比较敏感。

“哦,你可以先做后面的题目,老师需要帮助一下然。”

没几秒,他继续叫唤着,“老师,这题怎么写?”

连续5次,我依旧保持温和的态度。

第六次,正好辅导老师经过,不晓得那一刻是她忘记了原则,还是被烦到了。当她转身跟他讲解时,我正想上前阻止辅导老师,可一想还是考虑到辅导老师威严,就忍住没有第一时间制止。而后等讲完,我上前蹲下,看着多多,告诉他,“你是学堂的一员,请你和大家一样接受统一的守则,好吗?请你帮忙配合,可以吗?”我连说三遍,最后他才应允,“哦,好的。”

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他一人要霸占两个座位,我请他算算够不够。其实其他人每人一个是够的,我想起很多次多多是不愿意妥协的,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因此我想今天也是个教育机会——

“哦,你需要两个做什么呢?”

他没有回答,用行为告诉我,他把书包靠在背后,正好屁股和书包占两个凳子。

“那如果每人都这样,请问凳子够吗?”

“够啊!一人一个够啦!”他扫视了一下。其实就是每人一个位子。

“那么请你说一说,为什么就你需要两个呢?”

“没有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这样,听起来很霸道咯!”

跟他这样对话时,我在想,是不是孩子在家基本上都会即时满足孩子需求,一旦不满足,就会脾气上来。也许父母出于补偿的心理。

因此今天特别和多多强调规则,我们共同要去约定的,比如今天开始写功课前,他突然提出跟昨天一样,要增加写功课时讲废话干扰取消课间游戏参与。

每一次的课间5分钟游戏也煞费苦心,动物蹲,到拷贝不走样,说乌龟的故事,猜字游戏,手掌递人,单脚对抗……可是就这5分钟,对他们来说弥足珍贵,有几次他们趁我不注意,故意暂停。

所以每次希望孩子们早点写完功课,可以有机会去二楼挑战赛,这也引来琼翘首以盼,她对二楼大空间充满了好奇!

今天佳和多多早早完成功课,就过了把瘾。而且今天我善用多多的软肋,也就是投其所好,他爱吃,我就奖励前三位完成可以自由选择一样零食。对于我的零食库,孩子们深谙此道,常常伸长鼻子来嗅一下。有时也让我哭笑不得,对于物质不匮乏的她们,为啥如此好奇我的零食呢?

说到这零食,今天也教了他们怎么叫做商量。正好剩下两包之前恩施朋友送的豆干。诺来问我,“怎么分?”

我有意想看看她们会不会学会商量,或者分享。

等我回到教室,看到诺和怡桌上各一包。直觉告诉我,诺理解的自己商量,就是自己决定给谁。

“请问商量,你们有问过还没有吃过的其他伙伴吗?”(这豆干部分孩子是吃过的)

“没啊!”诺有些尴尬了,看看怡。

“嗯,没关系,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商量的,什么才叫商量?”

诺这时候就问多多,多多是吃过两次的。再问阳,阳说不吃。

“对啊,也有可能别人不吃的。那无论如何,也要问了才知道咯!”

她继续问俊俊,正商量着三人怎么分,结果俊俊没有加入商量,最后这两包还是在她俩桌子上。

尽管这样,我先种下一颗种子:商量就是要去问别人的需求想法,大家互相讨论讨论。

陪着这些娃,我也在不断学习中……辛苦并成长着,感恩娃们!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