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坂坡杀人事件I

我躺在一张五星级宾馆的床上,床铺很柔软,我懒得起身,甚至懒得睁眼。房间内持续播放着轻柔的音乐,音量很低,每次在入睡前我总是喜欢放点古典音乐助眠。


估计现在已经是临近午夜时分了,我竟然睡了一整天,这几天打游戏实在是太累了。


​我是个玩家,靠打游戏挣钱。确切的说,游戏公司雇佣我在游玩的时候找出游戏bug,然后记录汇报给上级。这家公司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所在部门加上部长一共16人,在进入公司的一个月里,除这些人员外,我还从来没见到过其他员工,搞得神秘兮兮的。每次工作任务都是由部长在微信里直接通知我们,然后,我们会在一间租赁的屋子里为一个游戏工作到通宵达旦。


​就在一周前,我们部门接了一个任务,一款三国游戏的后期测试。每人选择一个关卡用不同难度游玩七天记录测试结果。说起来挺简单,比如我,在游戏里控制赵云打通长坂坡一战。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公司规定,必须测试打满500场,有后台检测,我只能照例行事。


​我还能在脑海里忆起部长当时慷慨激昂的说辞,他说:“各位,这必定是市场上最好的三国游戏,你们是保证游戏质量的最后一个环节,记住,这项任务是你们游戏生涯中最伟大的挑战,能否找出bug,能否完成500次测试,和你们工资多少有直接关系。


我望着部长脑门上蹭蹭亮的场所若有所思,他带着一副墨镜,一脸严肃,我记得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把墨镜摘下过。


​平时,我们打游戏的环境并不好,十几个人拥在一间屋子里,搞得吵吵嚷嚷的。吃饭时间,我们会点份美团外卖,聚在一起研究游戏攻略什么的。当然,严格来说打穿游戏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找出bug才是重点。就是这样的玩游戏的日子,让很多人觉得我们身处天堂。不是这样,不单单是天堂啊。某次上班休息时,我听闻到一起惊悚的事件。与我一同进入公司的Qla,他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消息,用神经质的语调向我轻声说道:


“一个月前,我们公司有员工因为不堪重负自杀了。”


“自杀?”


“嗯,听说还是这款游戏的开发程序员之一。”Qla探听到的的情报也只是这些,他长得虎背熊腰,和我交情不错,喜欢说些八卦。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他的英文名怎么会叫Qla,和他的外观形象完全不符嘛。


关于他说的程序员自杀事件,我也只是当作传闻听听,我很难理解这样的行为,怎么着,游戏和自杀都不是同一个话题,再累再苦也不至于啊。虽然想着有些恐怖,但是自己的日子照样得过,得工作赚钱。


这次的游戏测试,有人提出每人单独包间,必须要有良好的工作环境来对待伟大的游戏。没想到部长竟然欣然同意了,看着他因为微笑而扭动的面部肌肉,感觉像是早就给我们安排好了似的。


​五星级宾馆,宾馆主人和我们部长似乎挺熟识的,他热情欢迎我们的到来,我们部门员工每人一间房,公司的游玩装备以及感应框体也安置在了房间里,我所在的房间非常舒适,7天试炼就从那天开始了。


​这款游戏的设计说真的挺不错,模拟头盔带上后如临其境。总共十五关,我们部门员工正巧每人一关,我当时毫不犹豫地选择长坂坡之战,因为我从小就仰慕三国的赵云。


​​常山赵子龙,白马银枪,师从当时的全国武术达人童渊,学得一身本领,尤其是枪术冠决天下,兼长得英俊威武,赢得后世无数青年男女的迷恋。​


脑子正胡乱想着,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把我的思绪又拉回到现实,我睁开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


“大概是音箱一整天播放所以没电了吧?”我心想。


最后一天游戏测试了,第500场也是最后一场,搞完后拿到工资去嗨皮了。前六天我终于熬过了499场,竟然没发现bug,easy没有,normal没有,hard没有,hell也没有,每个难度公司要求进行测试的周目完全不同,但都对我没难度。我是谁,我是赵......不是,我是动作游戏的达......算了,不吹了,我要进行最后的长坂坡一战了。


起床后,我用冷水洗了把脸,​胡乱吃了些前一天在全家便利店购买的面包算是夜宵,然后,戴上SSSVR头盔,走上360度感应框体,像往常一样进入游戏。


​虚拟世界再一次从我眼前浮现,很真实。这次怎么那么真实?与先前开机感觉完全不同,我有点纳闷,但是,界面却大同小异,没有了难度选择,我的手慢慢地抬起,疑惑地滑向start指令,随着一阵头晕目眩,我仿佛看到了太阳,秋末冬初的太阳,天空做的比真还真啊,这是......


耳畔里忽然传来无数的尖叫声,杂乱,恐慌,搞得我的心也揪了起来。​几十个穿着朴素的百姓从四面八方向我涌过来,男男女女,他们都显出‘我不想死啊’的表情。

他们是真的在逃命,我心想。这游戏的气氛设计的实在是太强了。

​“曹......曹军来了,快走吧!”一个老农在经过我身旁时,颤颤巍巍地向我喊道。


​我没搭理他,因为我知道他只是游戏里的普通npc角色。但转念一想,这些无关人物还能与我对话互动?我犹疑地环顾四周,不断来回走动,发觉这次游戏感觉不对。我伸手不断地摸头部,意识到自己没有戴着头盔,也没踩在框体上,是真实的身处其地。这下我心慌了。不对,不对,也许是游戏做的太好,让我错以为是真实呢?我的大脑有些紊乱,周围的糟糕环境逼迫着我要立即镇定住并给出个合理解释。难道这里是重新拍摄的三国剧组现场?可这样的想法有些幼稚了,我不是刚才还挥手start开始游戏嘛,而且,若说是拍摄现场,那周围的影帝也未免太多了。唯一让我在这样的环境下,稍稍得到一丝安慰的是,我控制的或说是我扮演的是赵云,举世无双的赵子龙啊!


​想到此处,我有意识的查看衣装。我去,这哪是赵子龙的银色铠甲,分明是一件普通士兵的破烂深卡其色皮甲。


一个人在遇到匪夷所思事件时,他的头一个想法一定是否定当时的状况,因为太脱离现实了,仿佛自己被抛在了半空,无处着落。


但是,一小会儿,大脑给出了解释,现在是真实的存在。


这次不是扮演赵云,我只是刘备军的一个无名兵卒了。现在,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可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的呢?


我是穿越了?这年头玩个游戏也能穿越?我不信。望到远处的一座坍塌的土黄色民房,房屋前还有五颗绿杨树,越看越眼熟,我一下子苦笑了起来。在先前的499场游戏中,我看到过,那是游戏设计的一处场景,太显眼了。


没错了,我还在游戏里,我一定还在游戏里。


我得出去,回到现实,可往哪里走呢?望着远处湛蓝的天空,我觉得自己根本没路可走。我迫切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来到此处的答案。可是,想来想去都是无解。


原先,这一关我扮演的赵云需要先打败曹将淳于导救下刘备老婆甘夫人,获得信息后路遇夏侯恩击杀对方取得青缸剑,再然后,让我想想,寻得糜夫人,她把刘备儿子阿斗托付给赵云,自己毅然悲情跳井,之后就是老赵被曹军围住后喊一嗓子“吾乃常山赵子龙。”一连串刷刷刷出重围到达刘备处,游戏关卡就算打通了。这段剧情我在脑子里又快速地过了一遍,无论如何,至少有个做事的目标。

也许,到达刘备处就能知道答案。


我开始行动,向南走,路径和原来的游戏几乎一样。


远处,又传来一波波人群的叫喊声。叫吧,叫吧,我加快脚步朝前跑,我得先找到那个曹将淳于导,想办法把他干掉,触发下一波剧情。


虽然我是小兵的穿着,可我是在游戏里啊,这样说起来,我能打败他们。我哪来的这股莫名其妙地自信啊。


“啊......杀!”前面传来似乎是士兵的喊杀声,伴随着痛苦地呻吟。


一位曹军将领挥起军刀向身前的刘备士兵砍去。霎时,鲜血喷溅,无名士兵无力地倒在地上。我看着差点把不久前吃的夜宵呕出来。


这是游戏,假的啊,我在心里说道。


杀戮就在眼前不断地发生,还没来得及让我细想,曹军的一名士兵与我对视了一眼,这一对眼不得了,他举着长枪凶狠地朝我猛冲过来。卧槽!


我在城市里长大,从来没有拿起过真刀真枪与人对砍过,那永远是电影里,游戏里的场景,我只是个手柄党和键盘侠啊。


逃,不逃的话我真的有可能被杀掉,脑子里只剩这样的想法。虽然我还是相信自己在游戏里,赢了或是输了,都有可能直接退出游戏,重打一遍就是了。可现在,眼前敌人的凶狠,周围百姓的四散奔逃,血淋淋地斩杀场景太他么真实了,我毕竟不敢用自己唯一的生命和游戏对赌。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死命地往后跑,心里紧张地都快受不了了。“站住!”后面的吼叫声传来,那个曹兵紧紧追着我。


我连一个小兵都打不过,想到此,一阵心灰意冷。可我注意到对方虽说只是曹军士兵,可身高还高过我一头,凶神恶煞的样子。


逃命,真的是一门学问,学校里从来不会教授。这不但考验一个人的奔跑速度和体力,最关键的,还考验一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应变能力。不能是落荒而逃,得伺机反击啊。


就在我心里盘算的时候,脚下绊蒜,竟然踩到了什么跌倒在地上,我手掌一撑,阵阵刺痛袭来。侧头向身旁望去,我发现地上躺着一具男性尸体,脸上还留有惊恐的表情。这一吓,使我踉跄地倒退数步。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鼠辈也敢与曹丞相相抗?”


我没有吱声,瞥到身旁有把亮闪闪的小刀,我快速拿起,心里稍稍踏实了点。已经没力气跑了,拼一把吧。


我很诧异自己已经到这份上了还有勇气去拼,可不拼咋办呢,我根本跑不过对方啊。一瞬间,我想到了Qla,这小子倒是体校毕业,身体素质特棒。


我得专心致志,也许对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对付呢!


长枪兵话音刚落,露出一副轻蔑的表情向我猛冲过来,枪尖离我越来越近。。。。。。

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