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第一枝

        当黄昏落入溪流时,我分明看见梅蕊与春风绯红色的亲吻。风牵扯着梅,梅回应着风,梅与风重叠着同一种爱情。临水而居的梅将日见丰腴,细细碎碎,密密匝匝,一棵靠着一棵,一排挨着一排,用最温柔的眼神回望最清澈的二月风。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