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刺猬的优雅》有感

国会议员一家四口住在巴黎左岸的高级公寓里。议员的小女儿芭洛玛古灵精怪,喜欢透过摄影机洞察世界,是名不满12岁的天才小哲学家。不愿成为鱼缸中命运已被注定的金鱼,为此她策划着这学期结束,也就是生日那天自杀。

公寓女门房荷妮是个肥胖丑陋的54岁寡妇。她小心翼翼的维持着门房粗俗的形象,但她却为自己在密室内筑起一个丰富的精神世界。芭洛玛透过摄像机隐约发现了这个秘密,新搬来的日本绅士小津格郎,他也觉察到了荷妮不为人知的一面。在小津彬彬有礼的引领下,荷妮不仅逐渐卸下卑微的伪装,芭洛玛也开始重新审视生活与死亡。

电影里的荷妮让我想起刺猬,浑身竖满尖刺,像一座真正的堡垒,但我认为,她和这些表面慵懒的小家伙一样,内心深处其实很细腻,性喜孤独,而且异乎寻常的优雅。”

荷妮那个隐秘的书房,正如我们身心中那隐秘的组成部分,我们从来不曾想过这部分还会得到慰藉,还会有人共鸣。并且相信它会一直不为人所知下去。直到出现了一个人,他摁对了你的密码,内心那深邃的城堡分崩离析,于是在死之前,你终于知道,除却孤独,你还有准备去爱。

影片最后,结束语点题,人一生的结束,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的那一刻你在做什么?而荷妮她刚准备好去爱。。。

影片对白提到安娜卡列宁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瞥见书架尘封的安娜,感到汗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