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找工作,却被关进了小黑屋!

在麦当劳我吃了三个鸡腿两个汉堡加一杯牛奶,总算有了点回到人间的感觉,开始看人的胳膊是胳膊腿是腿了。

吃完饭,他叫我跟他一起去公司。我们最初还是走在一条四周都是人的阳光小道,后来绕了两个胡同道路就越来越窄,人流也越来越稀疏。我心里有点害怕,“这家伙不是拉我进传销吧?”一害怕,就有点尿急,想了半天,我鼓足勇气对他说,哎等下,我想方便一个,附近有厕所吗?他迅速的看了我一眼,指着左前方不远处的一栋建筑楼说,公司就在前面,楼里有卫生间。我寻思这TM还是要骗我进传销啊,心里更慌了,哆哆嗦嗦的,我说,刚喝奶太多我快憋不住了。他又看了我一眼,一副“你这髓巴也太小了”的藐视样,你后面就有一个茅厕,赶紧去,我在外面等你。啊?完了,这下彻底掉陷阱了。

我在如厕的两分钟里,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给我当时唯一认识的一个通过玩游戏认识的网友发了条“救命”,我才来北京几天,人生地不熟,能救我的也只有他,如果他愿意的话。

我报了地点,附近的地铁站,拍了一张厕所的标识虽然没啥卵用,总觉得还缺点什么,又把麦当劳旁边商场的名字讲了一遍,突然,我听到外面他在催促的声音,问我好没好,老板刚打电话来说有任务分配。这下我更肯定那必是狼窝无疑,我双手合十,乞求上天看在我年少无知的份上派一个拉肚子的女人来,但直到我提起裤子,厕所都没多出一个人。

游戏的朋友也没回我。

我十分绝望的删除聊天记录,关掉手机,像只小鸡崽一样瑟缩着,迈着谨小慎微的步子跟在他后面。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跑,这是一条仅容一个半人通过的窄道,我如果突然掉头跑需要十足的发力,或许我是真有机会的,但就在我一次次权衡利弊以及“跑”还是“跟他拼了”的犹豫不决中,一个长相非常普通也没有化任何淡妆的小个子女人从天而降。

“你就是打电话要来应聘的人?”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那女人发话了。“哦哦,我是。”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同类且是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同类,我心里一下感到放松。“跟我来吧,公司在三楼。”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女人还算客气的口吻蒙蔽掉了,当时我竟冒出一个现在看来无比沙雕的想法,“三楼也不高,要跑的话还是有机会。”就是这个沙雕想法,让我一下坠入地狱。

我跟着女人上楼,她走在前,一边走一边跟我介绍公司的规模以及为什么会选在这个地方办公。后来我才想到这话本身就有问题,有谁去面试对方会跟你主动介绍他们公司为什么选在CBD吗?我一边想着她还会讲些什么和我一会儿将面临什么,后知后觉竟没发现带我来的那个黑又瘦的小个子男人竟不见了。我刚想问那人干嘛的以及去了哪里。女人就用钥匙打开了三楼右边的一间房门。

这是一个老居民楼,没有电梯,楼梯间暴土扬尘,大白天连个光亮都没十分黯淡,如果是拍电影,那绝对是拍恐怖片的不二选择。

女人推开房门,一眼看去屋子挺大,两室一厅大概有个120平。“进来吧,”她说,“这里没别人,就我跟你。”我明知道怪怪的,但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像个提线木偶似的,跟着那女人的指示两脚踏进了房门。

她一下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三两下甩掉脚上的高跟,“年纪大真是不中用,才站那么一会两个脚后跟都烂了。”然后看了我一眼,“你知道我们是要找什么人吗?”我此时正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两个小眼睛暗自打量这房子的结构,听到她发问只支支吾吾的回说,“不是文……员吗?”“我们这个文员可不是普通文员。可能刚才小潘没跟你讲清楚,我现在告诉你。”

哦,原来那个又丑又瘦还很小的男人叫做小潘。

屋子太黑,白天不开灯就像在过凌晨两点。当我听到“不是普通文员”这几个字,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我能问下……是怎么个不普通吗?”与此同时,我脑袋里闪过那些我从电影电视剧里看来的什么三陪小姐之类的涉黄事件,一时间没了腿力,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一头栽在门背上。

那女的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哐当”吓了一跳,她上半身瞬间从沙发里弹了出来,用比刚才高出两分贝的声音问我,“你没事吧?来来来,你坐我跟前。”

我浑身抖成一个筛子,同手同脚的坐过去。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听话,现在想起来胳膊上都还竖起一层汗毛。

“不是让你干那犯法的事,”奇怪,她怎么知道我在担心什么?难道这屋里安装了雷达,还能跟踪人的想法不成?她一把拉住我的手放在她的右手手心里,“但是也确实不太光彩,所以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你的家人,朋友,同学,都不行。”说这句话时,我明显感觉到她的眼睛里有股杀气,我吓得条件反射似的把手迅速从她手里抽离出来,“我不说,我一定不说。”恐惧让我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黑暗中我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砰”......几乎是害怕对方不相信我,我又擅作主张加了两句,“我要敢说出去,天打雷劈。”我发誓,这真是我当时能够想到的最恶毒的誓言。

然而谁都没想到,接下来我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我竟然告诉她我是第四天来北京打工,方圆十里不认识一个人,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这个文员的工作。

因为我这些话刚说完,我就彻底失去了人身自由。

她将我带到隔壁的次卧,冷冰冰的对我说,“既然你无亲无故又愿意干这个,你就在这里住下吧,工资一个月1500,这里有厨房,我晚上买点菜你可以自己做饭吃,如果不愿意,我先支你两百你出去吃。小潘跟你一起。”

卧槽,这是派人监视我吃饭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保镖!

怎么办怎么办!刚出社会我虽然还没正式上过一天班,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工作,她们这是变相剥夺我的人生自由,就在我担心加恐惧时,一个令我更加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她把右手朝我递过来,说道,“你的手机就别用了,我给你换部新的!下午你就开始工作!”

天啊,我这是彻底跟外界失去联系了吗!?

大家好,这是《我在北京拉皮条》的第二篇。整个系列是我刚到北京找工作面试时踏过的陷阱。希望能给刚出社会跑面试的学生一点警醒,也希望老社会人看了会喜欢。

有想追更的欢迎关注我的公号:小郭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