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酒后作

临江仙·酒后作

文/铨斋主人

红尘笑我空霜鬓,回他两字呵呵。平生由我去蹉跎。不过都是客,非得剩些么?

他人白眼何须恨,杯深爷自消磨。梦中好事醉姮娥。多情容易醒,醒复饮成酡。

按《钦定词谱》临江仙·巧剪合欢罗胜子(贺铸)。

-2020.12.22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