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下】014.回返上

秋雨潇潇,落叶于雨中踢踏,泥泞于泥,腐拙的枯味与清新之气夹杂充斥于空。

下的一场好雨!

天目山因没有了两仪升仙阵的守护,湿漉漉地浸润在雨水之中,看去一片黏稠景象,密密麻麻的雨滴拍打在大殿房檐以及殿前广场的石板上,窸窸窣窣的洗涤着发生过的一切,只偶有一两个仙道弟子形色匆忙,来回奔走于殿落檐角。

当玲珑回到天目山仙道,魔族早没了一丝踪影,仿佛所有的痕迹都已随着雨水冲刷而去,只是念及那被魔族劫走的心中人,不免想一时痛一时,时时想时时痛。忽然身旁有一个声音说道:“师姐,你回来啦?”她循声望去,转头瞧见正是那平日里时而顽皮时而乖巧的师弟莫忘仙,此时的他站立在雨中已全身湿透,满是愁容的脸上透出一分欣喜,接着又道:“师兄呢?”

玲珑身形一动,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怔怔地望着他,而莫忘仙似想到了什么,忽尔面露愤恨,拳头紧握,全身跟着颤抖了起来。她知道他想错了,也知道事情瞒他也无用,只得道:“他被魔族掳劫了去,暂时不会有事。”当下两人转至檐下,玲珑便把天仙楼的事,以及和莫忘仙分开后回转天府城一直到这一刻所发生的事,只隐瞒了自己神族身份,省了山洞与司南抱拥在地那一段未说外,其余的都告诉了他,见他缓缓放松下身心,又再三叮嘱了司南请求他代为照顾司空伯父的事。

莫忘仙初始听得司南师兄被魔族劫走,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待得听到后来,才知道司南师兄暂时不会有事,而后又听得那白日里所遇的无名乃是魔族中人,未曾想那般豪气干云的人竟是个凶残毒辣之徒,不免心中错愕。想起先前与魔族那一战,自己本与十方师兄跪于圣像之前,可突然间漫天红芒洒下,只一刻间就将两仪升仙阵破去。

那魔后率领着魔族人马从天而降,落在殿前广场上,不由分说,只一个“杀”字出口,顿时魔气冲天,搅风动云,笼天遮月,魔族便与闻迅赶来的师门长辈及师兄师姐们战到了一起,一时间,但见红芒扫来,剑光过处,惨叫哀嚎之声不绝于耳,有魔族的人,也有仙道的师兄师姐,甚至还有几个平常十分关照他的师门长辈,一个个血洒不止,在他眼前相继倒地,没有了声息。

若不是掌教真人与两大长老在最后终于合力催动请出了“仙鉴”,将魔族抵档住,只怕此刻天目山仙道已不复存在了。虽然魔族最后退走,但魔后滔天威势气焰,此时此刻想起,仍是叫人心有余悸,震颤不已。

莫忘仙没有想到这一天第一次偷溜下山,竟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慑于魔族之威,虽然担忧司南师兄的安危,但心中也知道魔族向来行踪不定,叫人难以捉摸,眼下遭此大变,只能先自图强,再作后算。随后将回到天目山后,山上所发生之事也与玲珑简单述说了一遍。

良久,两人默对无言。

又过了一会儿,莫忘仙才首先开口道:“师姐也要去面见掌教吧?一起去吧。”

玲珑应了一声“嗯”,说道:“正要去。”

当下两人一齐朝仙道殿走去,路上又提及魔族退走后,天目山上的一些余事,玲珑这才知道,原来不止魔族有所损伤,仙道亦是元气大伤,数千仙道弟子死伤过半,而莫忘仙与十方两人受掌教之令负责带领余下师兄弟将遍地的尸身收拢区分,魔族当场就地火化了,仙道弟子则运至山腰墓地掘坟掩埋,以归天地。只是中途突然下起了雨,才耽搁到此时,十方还在做收尾工作,莫忘仙则先行回来禀报,不想却遇到赶回山来的玲珑。

两人沿着屋落房檐行至仙道殿大殿门前,见殿内除掌教真人与两位长老正在商议外,还另有一男一女两名仙道弟子。两人整了整衣袖,莫忘仙当先走进殿内禀道:“回禀掌教,两位长老,所有殉道弟子都已妥善安葬完毕。”掌教道岩真人只微微应了一声。

玲珑跟着上前见礼,说道:“玲珑见过掌教真人,两位长老。”

道岩真人平静地看着玲珑,说道:“回来就好,司南呢?”

玲珑面现痛色,道:“禀掌教真人,司南他被魔族劫去了。”

“什么!?”

那两位长老一胖一瘦,胖的道号“元阳”,瘦的道号“守一”,须发尽白,俱是仙风道骨模样,是如今仙道数一数二的人物,据传两人乃是圣贤黄庭真人和疯道人的真传弟子,曾跟随圣贤参加过千年前的“道下之争”一战,连当今掌教道岩真人都得礼让三分。平日里,两人隐于天目山潜心修道,少有露面,一众仙道弟子都不曾见得,莫忘仙也是今晚才得见两人庐山真容,玲珑则是十多年前两人收风黄两家后人为徒时见过。风黄两家后人正是两位长老身后那一男一女,男的名叫黄天,女的名叫风支。

两位长老初见到莫忘仙和玲珑二人时便已有怒容,心中责怪他二人与司南实在过于胡闹,不知轻重,值此关头还那般轻率鲁莽,私自下山,待始终不见司南出现,又听玲珑说起司南被魔族劫获掳走,不由同时心中惊诧,异口同声道:“什么!?”正要责难时,一旁的掌教道岩真人看出气氛不对,连忙说道:“两位道兄,稍安勿躁。”两位长老本已怒火中烧,但见到掌教道岩依然神色平静,心中惭愧,便也按捺下了怒气,在一旁不再说话。

道岩真人随即转向玲珑说道:“玲珑,你且将事情经过的详细情形一一说来。”

玲珑道了一声“是”,便将这一天所发生的事又说了一遍,只同样隐瞒了自己的神族身份,以及省去了山洞内与司南拥抱在地的那一段。

众人听玲珑把话说完,都各自凝眉细思。

过了一会儿,道岩真人首先说道:“也就是说,司南眼下虽被魔族劫走,但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目光扫了一圈,见众人都和自己想法一样,又接着道:“如此说来,果真依那名叫‘八音’的魔族女孩所说的推测来看,魔后为报千年血仇,竟要依法炮制当年参与屠魔之人的后人,才能解她心头之恨。”他说完后,又抬眼看了一圈,见众人脸上神色各不相同,有痛惜不忍,有惊惶讶异,有愤怒仇恨,尤其是那风黄两家后人,瞧那神态,已恨不得化身为刀飞去斫在魔族身上。

道岩真人咳嗽一声,两位长老惊醒,也瞧见了各自弟子脸上神色,元阳长老当下喝道:“风支,黄天,你二人这些年的道都白修了吗?”那风支与黄天闻言顿时也醒了过来,惊出一声冷汗,呆在一旁默不作声。守一长老见状感叹道:“如此戾气不绝,真是罪过罪过。”停顿了一会儿,又接着道:“除魔卫道虽是我等修道人的本份,但若被仇恨蒙蔽心眼,恐尔等堕入心魔,轻则有损道行,重则只怕走火入魔而难以自救,以至身死殒命,你二人务必时时坚守道心,不可轻怠!”

那风支与黄天心中惊骇,对望了一眼,赶紧凝练心神,同声应道:“是!”两位长老面露欣然之色,点了点头,这才命他二人退下。见到二人退去,道岩真人见莫忘仙神色间也十分疲累,便也吩咐他先行退下。

莫忘仙知道掌教真人和两位长老与玲珑师姐还有话要谈,便依言退出仙道殿,见十方师兄以及一众仙道弟子早已等候在殿外,这时雨也停了,便把殿内之事向众人简略说了一下。众人也都是一副疲惫模样,师门长辈既有要事要谈,不便去打扰,当下各自散去休息。

至此,殿内便只剩下了掌教道岩真人,元阳、守一两位长老,以及玲珑四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