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少年同人]《临》(4)怪盗G 二

[驱魔少年同人]《临》(4)怪盗G 二_第1张图片
霍华德·林克(左)、提摩西·哈斯特(中)、亚连·沃克(右)

文:和颐书海

天肆观察了一下怪盗G的行动,站在一旁并未出手。

“马利,听到吗?”

“听到。”

“我去把这小屁孩打哭就可以了,你们帮我拖住卡尔玛警官。”

“诶?”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亚连一脚把屋顶的那个怪盗G踹飞的同时,天肆闪身到怪盗G后方一脚在他的膝盖上一踹,硬生生把人给踹骨折了!

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天肆顺手夺过皇冠放到林克的手里叮嘱一句:“不要放松警惕。”

下方卡尔玛警官一众人嚷嚷着要追上来捉拿怪盗G,亚连问了一下林克如果弄坏了皇冠的补偿金额是多少,得到的回答是克劳斯元帅的所有贷款还只不过是赔偿金的冰山一角。

极其难听的鬼哭嚎叫猛然从怪盗G的面具底下传来,震慑力相当足!等待了好几秒,天肆不客气地又给他来一腿正面踹在他的头罩上才终于把噪音源打断。

“你们......是什么人?”

天肆一扬手,阻止了身后两人的回答。

“帮助你守护你的家人的人,跟捉拿你的这帮人不是一伙的。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明日一早我们会再见面的。”

怪盗G显然没有意料到这个回答,但是膝盖骨折的痛楚并不是一个孩子能够忍受的,又是一阵大哭后这个被附身的人昏了过去。

天肆看向底下的马利,对方朝她点了点头表示已经认住了这个鬼哭嚎叫的声线,并且正在追踪这个声音最后出现的地点。

当晚,天肆和神田他们商量对策。亚连和林克则被赶去跟卡尔玛警官交涉。

如果按照她记得有关“千年伯爵的剧本”来看,接下来会是一场苦战。

次日清晨。

“那么,那个哭声是在这边消失的对吧。”天肆嘴上虽是这么问马利,但是用的是肯定句。随即她扬起四张符文,一挥手设下了非常强的结界。在场的除了亚连之外都看得出来,只有驱魔师能进出,直到系铃人解铃为止。

马利心里对这个元帅总是有些疙瘩的感觉,很多事情好像冥冥之中都在她的掌控之下,所以也没出声反对。

“你都已经知道了,还问马利干什么?直接杀进去不就得了?”神田手中捏紧了六幻,准备待会抓到那个小鬼就用刀逼供。

“因为我只是知道那个小孩逃回了孤儿院,不知道路。”元帅说出了很类似亚连迷路的时候会说的话,惹来神田的白眼。

“嘛……既然确定是这里了那就先敲敲门吧?”亚连心想让元帅跟神田互掐虽然很解气,不过这样的情况之下还是团结一点比较好。怎知还没迈步,门就开了,而且伴随着一个女人把小孩狠狠地踹出来,站在门前的神田自然而然地中头奖了!

马利似乎听到被压抑到极小的笑声。

天肆有预感待会开门应该不这么和平,没想到小鬼是被踹出来的,而且还命中了门前的人的额头,导致灵魂互换了!

“好痛……?”

神田爬起身,恍惚之间摸了一下有点刺痛的额头,温温湿湿的占了整手。一旁的林克就看见本应是冷面恶鬼的驱魔师像个五岁小孩一样不要脸地哭了出来,而且是形象全毁的那种恶心哭法……

“嗶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在马利认出了那个标志性哭声的时候,就看见元帅一脸得逞的邪恶笑容拎起那个软趴趴的小孩身体蹲到神田面前。

“小鬼,还要你的身体吗?”

“啊!在这啊,谢谢你……额!”

“还要的话就给姐从实招来。”刀剑出马抵住了小鬼身体那细嫩的脖子。

亚连、林克和马利看见了来自中央厅的邪恶女巫……

在院长办公室内,坐着驱魔师一行人和孤儿院的几个人,包括刚刚使出父亲亲传护身术的艾米莉亚和一脸嫌恶的提摩西。

“你是说,提摩西一直在暗中捐钱给孤儿院,而那些钱是提摩西利用别人的身体当上那个G怪盗做小偷得来的?”艾米莉亚怎么也不相信这种不科学的理由,听起来就像是这些人瞎掰出来的借口,想要把提摩西带走去解剖掉。

艾米莉亚不清楚面前这些人是什么身份,看他们穿着的制服也很可疑。尤其是刚刚那个拿着刀剑架在迪莫斯脖子上的女孩子虽然不在现场,一整个气势逼人不说,肯定也不是个善茬。

于是她默默地在心底提起了戒心。要是想要用什么奇怪的理由拐走了提摩西,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的,虽然不能立即证明。”那个叫马利的彪汉语气还算客气。

“他本人已经招了。”可是这个美型男就让艾米莉亚一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招了?不是那个女孩拿刀逼他说的吗?我不管你是黑教团也好、驱魔师也好,对一个小孩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连道歉都没有就拉着我们的副院长走掉了!”艾米莉亚这下可是怒极了,可是对面的神田也一副超拽的样子跟她呛声,搞得亚连和马利一整个压力山大……

跟办公室内互掐的气氛格格不入的是不远处的走廊底端,天肆笑眯眯的看着副院长,把她活生生看出了鸡皮疙瘩。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副院长知道驱魔师的到来之后一直留意着他们,悄悄记下了这些人的模样想要尽快汇报千年伯爵。可是面前这个女孩一直缠着她,简直像个牛皮糖一样甩不掉。而且她发现全部能够通向外面的行径都没办法通过,就像是……某种强大的力量不让她离开一样。

“我想问你,关于一个叫千年伯爵的男人的事情。”面前的女孩危险的眯起了眼,浓浓的笑意反而激起副院长一身冷汗。

“千、千年伯爵?”

“嗯……打算说谎的意愿很重呢。是不是伯爵答应了什么奖励之类的?”天肆语调轻柔,跟副院长挨的极近。

“我、我……!”副院长脑经转的极快,可当她的视线停留在女孩已经出鞘的刀子上就怂了。

普通人一旦恐惧死亡,那胆子再大也经不住恐吓。

“对不起、对不起!我……唔噗!”刀子没入副院长的身体,拔出的时候没有带出一滴鲜血。

没有辩解的机会,一条生命逝去。

林克在走廊这一边看着天肆冰冷的眼神,走了过去。

副院长的身体倒下的同时,纯白的火焰燃起,一片灰烬都无。

“元帅。”

“霍华德·林克,跟我把外面垃圾都给解决了。”

“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