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沉船的左舷,还剩一首歌的时间

他站在沉船的左舷,还剩一首歌的时间_第1张图片

他不是个好的船长,在风暴里迷失了方向。

该结束了,他渴望拥抱无尽深渊。

01

早晨六点多,睡在没有空调的工地板房里的老仝,背心已经湿了一半。身边工友的手机闹铃还在不停的响。那首歌他听不懂,是工友的儿子给他爸爸找的英文歌。儿子说,你这凤凰传奇太土了。以后用这个,马老五,流行!老仝心里想,多孝顺的儿子啊。

这种工地板房,能住七八个人。工地上并不阻止工人们装空调,只是电费要自己掏。几个人一商量,觉得用电扇也挺凉快的。

老仝没办法,夏天外面太晒。只能一边闻着空气里发酵的臭脚丫子味,一边用盒饭填饱肚子。

02

老仝和他们本来不是一路人。他初中毕业以后上了技校,学了点技术后经家人介绍进了工厂上班,一干就是十多年。

老仝当年也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存下点钱就去旅游。当时的火车又慢又热,老仝坐在窗边一头飘逸的中分随风飞舞。他身边坐着一群工人兄弟,因为天气热都没穿上衣。这时一辆拉煤的列车迎面驶来,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在几秒钟的沉寂之后,车厢里的人各个笑的前仰后合。

那个年代BB机人手一部,男生们把它别在皮带上,还不能被衬衫遮住。后来大哥大流行起来,老仝是个追求时髦的人,他东借西借,掏出上班攒的积蓄买了一部二手的。

受港片影响,当时有一个大哥大的确是件倍儿有面的事。老仝去小卖部买包烟,也要把大哥大往桌子上一拍,来包红旗渠!老板娘一边拿货眼睛却离不开桌子上又黑又大的新奇物件,忍不住发自肺腑的赞叹:“大哥,大!”

03

工作稳定,相貌也不差,在24岁的时候,老仝结婚了,并很快有了个儿子。

婚后的老仝仍改不了爱玩的天性,花钱也大手大脚。有时候老婆管的严,他就从朋友那借点零花钱。

一来二去,他觉得这样不行,后来和朋友一合计,决定做点倒卖假烟的生意。老仝学历不高,但也算精明。经他一通折腾,这事还真赚了点钱,身边也多了不同的女人围着转。有一次深夜回家,老婆问儿子,怀里的玩具哪来的。小孩子想也不想说:“阿姨送的。”

老仝也懒得解释和挽留,第一段婚姻在第五年结束。

后来又陆续有了第二段,第三段,第四段。

他没给儿子攒多少积蓄,后妈倒是快凑够了一个警卫排。

04

婚姻失败,工作毫无盼头,老仝也不再年轻。

人近中年,没有多少积蓄,回家也没有热汤热饭。在狐朋狗友的蛊惑之下,老仝决定赌一把。

他越陷越深,拆东补西之后已经不知到底欠了多少外债。

人嘛,总会犯错的,能改过就好。更何况老仝是家里的小儿子,哥哥姐姐也都在母亲的哀求下帮了忙,老仝顿时松了口气。他过了几天安稳日子,又潇洒走进了赌场。一次两次之后,总有人帮他擦屁股。老仝每次都异常诚恳的说,我错了我错了。

可是,错的似乎是这个仁慈的世界。

升入高中之后老仝和儿子很少见面,那一次是在一家高利贷公司。

儿子在这待了两天,老仝带着仅存的最后一点良知回来了。小仝倒是很冷静,他走到老仝面前说,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你撕碎,可我不能和你一样只为自己活着。

老仝一点也不惊讶,这是他应得的殊荣。

05

在逃离家乡的列车上,往事如电影般一幕幕回响,对他来说,这个世界就只剩异乡了。

没有学历,没有钱,甚至连银行卡也不能用的老仝,前后找过很多份工作。最终他选择留在这块工地上,因为这里的人和他一样,学历低,没存款,能让他的内心稍微平和一些。

但是有一点他好像搞错了,这里的人和他不一样。他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认真的活着,即使在夏天的夜晚热的睡不着觉第二天还要干繁重的体力活,也要省下儿女的学费。

06

老仝这种人,不是没尝试过自杀,有一次在家里吃了两瓶安眠药之后,他又怕了。急忙给大哥发去诀别的短信,那内容其实是在说,别抛弃我,我还能抢救一下。

可惜医生华佗再世,真把老仝拉了回来。

07

大楼盖好的那一天,老仝和工友们站在天台上心里的确充满成就感。

工友的手机铃声也换成了陈星的老歌离家的孩子。

老仝年轻的时候天天拿着大音响放陈星的歌,还有一首叫。

该是回家的时候。

08

“打工男子不堪生活重负,跳楼身亡”的新闻引起了网友的热议,博得一片同情。

在一致的“大家都不容易”的评论中,有三个冷冰冰的字格外扎眼。

“他活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