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酒江湖 楔子

楔子

    暗夜,黄沙。

    崎岖的青石路上一个魁梧的身影缓缓地向前移动。他走得并不很快,步子却十分稳健。刀尖还有暗红的血往下淌。

    刀在他的手上,寒光闪动。

    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息,暗夜里风轻轻吹动树梢,纷飞的落叶混着沉重的足音,身后却是死一样的寂静,没有星月,没有人声,甚至夜飞的鸟都悄悄地躲了起来。

    他叫谢花,他已经习惯了杀人后的这种寂静和荒凉,尤其是,在这个深秋的夜晚。

    或许生命走到尽头本就是荒凉。

    这是他第几次杀人,今天杀了多少人,他已记不清楚,他只知道挥刀,挥刀,再挥刀,在这个荒凉的小村庄拔刀,杀谁,谁该死,谁不能不死,他通通不管,他只知道,这是白鹿门的命令,而他只能照章执行。

    出村的路怎么这样长。

    他看了眼手中沉重的青云刀,刀身已变成深红的颜色。今日鲜血已将它喂饱。这把刀从他十岁的时候就跟随他,那个时候,刀几乎比人还要重,但现在它已经在谢花的手中十多年,运用自如,江湖中谁人不知,白鹿门首席大弟子冷面狂人谢花的名字。

    倒在他刀下的人形形色色,有风流倜傥的少年公子,有腰缠万贯的银号老板,有娇艳欲滴的俏丫鬟,当然这是他年少时杀人的对象。时间久了,倒在他刀下的,就是些江湖上有些声名的人物,独臂盗贼江天一,江南剑客赵红梅……

    但今晚他要杀的人是谁他却不知道,按照买家的命令,他的任务是:屠村!不论男女,不论长幼,格杀勿论。

    头顶月亮渐渐升上来了。

    地上有了点点银辉,却将墙上的影子拖得更长,墙角几株干草随风轻轻摇晃,黑暗中他的眼睛依旧光亮。

    有多久他没有见过如此洁白的月光了?

    忽然他停住了脚步,站在面前的是一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女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