酵素虽好,没有那么神奇!

酵素虽好,没有那么神奇!

近些年来,关于酵素的资料介绍、评价和宣传比比皆是,随处可见,所言多为褒奖盛赞,把酵素夸成非同一般。尤其是美容业、生物制品业和保健品经营者,更是把酵素玄乎得神乎其神,无所不能。

酵素的确不错,实实在在地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人造酵素最主要的功能是整肠、助消化和节能。如果说人造酵素能排毒治病,其实,并非酵素外力的直接作用,而是人体通过节能和体能再分配而实现的。不过,酵素就是酵素,并没有那样玄乎!

酵素是文明的。酵素是被人神话和利用了。

经济社会,无序竞争。商人是灵动的,他们能瞅准机会,把握卖点,什么赚钱干什么。黑心商人,借助强大的广告攻势给消费者洗脑,制造商品的同时,制造许多“热点”,玩转消费者,获取利润。比方灵芝热、虫草热、阿胶热、营养素热、纳豆热、有机热,还有绿豆热、茄子热、地瓜热、大蒜热等等,甚至假货。还别说,总有不少人架不住忽悠,走进误区,掏空积蓄,上当受骗!

酵素热是商人近些年玩起来的热点,热得不得了!酵素的经营者乘机假“生物制剂”的美名建厂,产销一条龙,大量生产酵素,或者商品进口。有的还把药方、保健品添加到制品中进去。然后,建立网站,大造声势,鼓吹酵素,美化自己,把酵素吹得天花乱坠,把自己说成是同行业的世界顶级、领军、航母。他们为了赚钱,把消费者引进误区,行径令人发指。

网上可见这些公司如出一辙,都把自己的企业说成是世界一流的,任意夸大酵素功效,能治百病:减肥美容、不孕不育、各种炎症、各种肿瘤、糖尿病、高血压、脂肪肝、肝肾结石等等。这些你相信吗?可是,有人偏偏相信,大把大把地花钱买他们的酵素产品吃。

酵素制品主要有粉末制剂、液态制剂。有国产货,还有进口货,产品分出三六九等,售价从每瓶几百元到几千元。受技术、材料限制,人造的酵素无法同天然的相比,天然的酵素并不是这样子。

酵素有种种分类。为了澄清酵素酵素本质,便于说明,这里分作体外酵素和体内酵素。体外酵素是其它生物中含有的物质,而体内酵素是人体内固有的,在体内细胞组织中产生的物质。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有着不可替代的根本区别。如果两者相同,可以替代,那么,人们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从体外获得酵素,永不死亡了。如果花钱能买来命,那就值得了。可惜,并非如此!

这是一个需要高度注意的关键点。任何体外饮食资源,并不能像狗皮膏药那样,贴在身体的什么地方起作用,或者,直接跑到体内同类那里聚堆。而必须沿着人体消化系统,进行完整的、全过程的生化反应。食物进入胃囊,胃酸受到刺激分泌出来,食物被化为食糜,失去活性。即使体外酵素能够转化成体内酵素,也要经过人体消化系统,先被分解,然后,再重新合成。这就是误区的关键所在。商人就是把二者混为一谈,蒙骗和愚弄老百姓的。而不知为什么,专家也默不作声,或者也参加忽悠。大家一定要头脑清醒,提高警惕。

还有一点需要提及的是,体外酵素每天的合理摄入量是早晚各一次,每次30毫升左右。体内有些酵素不能单独发挥作用,必需要有辅酶因子激活才行。辅酶因子是维生素和矿物质。由于酵素不能大量地吃,所以,不能替代吃五谷、水果、蔬菜、喝果菜汁或者其他舌尖食物。

如果说酵素就是酶。那么,一切就清楚了。因为,体内的酶在生理反应过程中,如食物消化吸收利用,人体组织新陈代谢等,所起的就是催化作用。外文酶就是酵素。这是商人玩的又一个花点子,把酶的一些作用列出来,换了一个“马甲”,继续玩弄老百姓。

虽然体外酵素不能替代体内酵素,但是,可以通过体外酵素的功效,如培养肠道菌群和节约体内酵素,实现消化节能,延长生命。因此,有的人听说酵素怎么好,就认为多吃更好。这是错上加错。酵素是一类蛋白质。吃酵素和吃蛋白质一样,都是被分解成氨基酸然后吸收。所以,吃多了反而增加了体内酵素的消耗,减少了珍贵体内酵素,很不划算。

酵素炒热与哈维和林光常等人不无关系。哈维在他的《康生活新开始》的附录中,告诉人们要节约珍贵的代谢酶。介绍自己在吃熟食的时候,吃“植物活性酶”胶囊。但是,他的目的很清楚,为了补充熟食失去的生物酶,帮助食物消化和节约身体代谢酶的消耗,并没有说这种酶制剂有治疗作用。哈维是美国人,生活在以肉食为主的国度,不能完全放弃肉食,所以这样做。尽管如此,仍难免有推销人造酶之嫌!中国的食物无比丰富。肯定地说:如果你吃的生食足够,就没有必要去吃这种东西。

林光常也是在《无毒一身轻》的附录中提到了酵素,并说吃药物或者食物酵素可以帮助消化、新陈代谢和治疗慢性病。林光常由于贪上人命官司被判刑1年零7个月,现在应该出来了。他有许多主张是正确的。可是,他犯的致命错误,就是拿地瓜、水果、蔬菜和备长炭等身外之物去治疗身体疾病,被人抓了小辫子。

总之,吃什么不吃什么,首先要进行选择。而正确选择食物,必须对饮食常识有所了解。

酵素不是万能的,但是它确实能改善我们身体的一些状况。正确的应用它,不夸大才是正解。

酶,就是很神奇啊,既然知道酵素就是酶了,还说什么。无商不奸,他们就是看到神奇了,赶紧暴利下。可惜乐素坤教授一无私,他们可无利了,哈哈

酵素虽好,没有那么神奇!_第1张图片

1 桶等於植樹10棵 垃圾酵素益環保

很多人都不知道,原來每一桶垃圾酵素,在發酵過程中所發放出來的氧氣,是相當于栽種10棵樹;也就是說,倘若善用垃圾製造10萬桶酵素的話,就等於這世上又多了100萬棵樹!

“10萬桶酵素,100萬棵樹”目前可謂是丹絨武雅的環保大目標,而全檳的首個“垃圾酵素之谷”也在該區內誕生了。

這一天,素有“環保議員”之稱的該區州議員鄭雨周與生活藝術協會同仁,把各中文報媒體引到了他們默默耕耘了3年的“垃圾酵素谷”,並在檳州地方政府及環保委員會主席曹觀友行政議員的主持下,正式把“環保酵素”推廣給全民。

鄭雨周說,這項努力主要是致力把丹絨武雅帶到一個具有新鮮空氣、青翠綠化及和諧平靜的環保生活,朝幹淨環境的大方向前進。

溫秀枝醫生向研制人樂素坤博士討教

在這之前,他與生活藝術協會的溫秀枝醫生,曾向泰國的環保教授樂素坤博士請教製造垃圾酵素的方式。“垃圾酵素正是樂素坤教授在30多年前研發出來的,如今在溫醫生及生活藝術協會的積極推動下,這3年已逐漸說服國民,對垃圾酵素的認同及掌握製造酵素的技術。”

他也提及了,樂素坤教授研發垃圾酵素的兩個主要目的,即發酵過程中,散發出來的臭氧,得以淨化污染空氣中的重金屬,使它成為天然有機肥料。其二是,生產酵素,可以淨化環境、河流、水域和活化受化學廢料硬化的泥土。

“研究報告證實,每一棵樹,會釋放出40加崙的氧氣,足夠約200人使用。若以樂素坤的方程式,在發酵一桶酵素的過程中,所釋放出來的氧氣,相當于栽種10棵樹。”也就是說,只要生產10萬桶垃圾酵素,就等於種植100萬棵樹。

鄭雨周:成本低又實惠 可從家家戶戶做起

雖然製造1桶垃圾酵素,就相等於栽種10棵樹,但鄭雨周認為,植樹是環保中的重要一環,無論是在綠化環境或平衡自然生態,都是不可或缺的,為此,即使栽種百萬棵樹很費時,但他仍會嘗試及堅持。

“但至少製造垃圾酵素,是可以從家家戶戶開始做起,成本低經濟又實惠,為此,還是希望全民可配合共同為環保出點力。”

他不忘呼籲社會人士及廠商商家,能夠支援“垃圾酵素之谷”,贊助30-120公斤的塑料空桶及紅糖原料,以達到生產10萬桶酵素的目標。(聯絡電話為04-8901279)。

做為處理垃圾方案 曹觀友將帶入議會研究

掌管檳州地方政府、交通及環保委員會的曹觀友州議員,承諾將把“垃圾酵素”的議題帶入環境小組會議,不排除把它視為日後州政府處理垃圾的方案之一。

曹觀友坦言,在他上任這6個月內,面對最大的挑戰,就是該如何處理垃圾問題,為了解決這問題,他過去曾專程向許多國內外機構“討教”。

“既然垃圾酵素是處理垃圾的方式之一,說不定未來就可不必再填埋垃圾。”他說,目前仍有許多人對酵素的功能感到質疑,為此最好的“答案”就是親自去感受酵素對環境及人類的好處。

“雖然這是檳州政府踏出的第一步,但他希望這會是一個美好的開始!”

劉鎮東:支持選民推廣環保

升旗山區國會議員劉鎮東週日也趕往“垃圾酵素之谷”開幕禮,他說,他也想身體力行,支持選民們推廣環保。“未來的世界是城市與城市之間的競爭,為此該如何加強一個城市的可生活度,也是檳城未來的挑戰之一。”他希望檳城可在環保事業上共同努力。

黎兆榮抱病推動環保 冀政府人民重視努力

甫動過頭殼大手術的黎兆榮,為了參與推廣“酵素谷”,竟溜出醫院,身體力行加入環保行列。

前馬華州議員黎兆榮,數月前因喪子之痛而引發眼疾,險些導致失明,所幸在及時就醫後,恢復視力。

身為生活藝術協會主席的拿督黎兆榮,雖然甫在上個月動了將近9個小時的大手術,但他為了“垃圾酵素之谷”,而毅然抱病出院。

目前其實還需留院觀察,但為了“垃圾酵素之谷”的開幕,他特地向主治醫生請了假,並由太太巫秀容載送到酵素谷。由於大病初愈,黎兆榮週日現身酵素谷時的容貌,與之前有所改變。

“為了把我眼睛內的肉塊切除,醫生把我的頭殼給剖開,之後又重新放回去……我希望州政府及全民可重視我們的這份努力,全面推廣這項愛護地球人人有責的運動。”

于2002年創立的生活藝術協會,自3年前開始積極推動製造垃圾酵素。在這期間,黎兆榮曾向州政府(國陣)推薦及建議廣泛推動製造垃圾酵素,以拯救地球及環境,然而卻未如願取得回響。

“這一次,我希望新政府及媒體,可發揮力量,把垃圾酵素的技術及製造法,推廣給全民。單靠一個方面的努力,所取得的成效與力量是十分微薄的。是時候讓人類為地球做點事情的時候了!”

製造酵素一舉數得

製造垃圾酵素不僅成本低廉,而且功能一舉數得,有意在家自行製造酵素的民眾,只需以1:3:10的比例(1公斤紅糖:3公斤蔬菜或水果垃圾:10公升水),再以密封有蓋口的塑料容器,密封3個月即可。但在第一個月需每日稍微打開瓶口釋放氣體。

發酵3個月後,即可使用環保酵素倍增洗發精、沐浴露、洗碗劑、洗衣水等,同時可減少其中的化學成分。比率為1:1:10(一份環保酵素:一份洗滌劑:10份清水)。溫進敬借出製造酵素場地

“垃圾酵素之谷”的這片土地,是溫秀枝醫生的父親溫進敬(60歲,五金店東主)所借出,“這里以前是果園,後來決定開闢為製造酵素的場地,我們先後共制了近千桶垃圾酵素,並在義工的幫忙下,裝成小瓶裝免費分發給市民,希望他們在使用過後,也可以自行從悅a裡做起。”

■ 溫秀枝在父親溫進敬的影響下,投身推廣“垃圾酵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