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伤父,不可言说的痛

儿子,当我说要和你断绝父子关系时,我的内心不比你轻松多少。当你转身走出家门的时候,我虽强忍着不去看你的背影,但是,孩子啊,你毕竟是我疼在心里、养育了30年的宝贝!

这些天,我不停回想小时候的你,我总还记得你被抱回来的那天。

那年,我在东北做木匠。东北的冬天真冷啊,当你从外面被抱进来的时候,襁褓中的你哭声都有些无力。你身边有一封信,从信中得知,你是个被遗弃的孩子。我一看,男娃,当即决定抱回来抚养。

确实,抚养你,我有私心,你也知道,南方的农村,家里要是没有男孩儿,简直就是没脸见人的事儿。

把你抱回南方的时候,我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养母别提有多高兴,有了你,她终于可以不用再听隔壁家女人难听的话了。

不是亲生的有什么关系,村里那么多被抱养的男孩儿,谁管你骨子里流着谁家的血,从此,你随了我的姓,就是我的孩子,就是我家传宗接代的功臣。

你的两个姐姐早已过了喝奶的年纪,为了让你有奶喝,我们到处打听周边刚生过孩子的妈妈,还特意养了两只羊,你终于不用再饿着肚子啼哭。

你一天天长大,从蹒跚学步,到开口叫爸叫妈,那一刻,我觉着无比激动,成就感啊,让我高兴得每天能多喝一杯酒。

家里养三个孩子,对我来说,压力有点大,尤其你们上学之后,学费就能让我愁好久,还好我有手艺,每天活计不断,听说外地的木工活工资给的高,我就去外地。你的母亲平时种种地,冬天再给别人做做豆腐,勉强也够维持家计。

我承认我脾气不好,尤其喝完酒后,爱骂人,如果碰上你们成绩不好,我还会揍你们,让你们跪搓衣板。

其实,听着你们的哭声我也很难受,我没有文化,也受着没有文化的苦,我不能让你们也遭受同样的苦。我听说棍棒出成绩,所以,我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提高你们的学习。我知道你们都怕我,没关系,你们长大会明白我的,我愿意等。

你大姐成绩不好,高中毕业就没再念了,也行,一个女孩儿,拥有这些知识,在县城也足够找一个稳定且不算辛劳的工作。

可是,你的成绩不算好,即使我拼命揍你,仍然没有效果,我的心很累,我不知所措。终于,你忍受不了了,你说,爸,我就这样了,和大姐一样,高中毕业,照样能活着。

我又揍你了,我边揍边说,你是个男的,像你大姐那样,能有什么出息,你还指望像我这样,在农村待着?你就算考不上本科,中专也得给我念。我打坏了一根扁担,终于听到了你说我念我念。

你果然上了中专,而你二姐,成绩出乎意料的好,上着本科,又被保研,还准备读博。你大姐也出嫁了。我心里这个欣慰啊,日子越过越好,我仿佛看到了曙光。

我已经五十多,再做个十多年,估计也做不动了,赶紧趁现在还能动弹,多赚几个钱,把你和你二姐供出来,再给你攒点钱娶媳妇,我也就放心了。

你中专毕业后去了离家不远的大城市,赚的不多可也不少。你每周回来一次,偶尔还给我和你妈买点东西,你不知道,把你妈得意的,拿着你买的东西,逢人就说,看看,我儿子给我买的。

我仍然爱喝酒,可是,我早就不打你们了,有时还能跟你们开两句玩笑,你们也会笑容以对,你每周回来也能陪我喝一杯,我打心底里欢喜。

过了一年多,你给我们领回来一个儿媳妇,挺讨喜也挺懂事的孩子,你们婚后一年就送给我们一个可人的孙子,长的多像你。看着小小的孙子,我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你,心也融化了。

为了你们能好好工作,我和你妈把孩子留了下来,你们每周回来,又给我们买又给孩子买,我呵斥了你们,出去赚钱不容易,没事儿别总给我们买,攒点钱。说了三四次,你们才听。

孩子四岁那年,媳妇突然跑回来,说你要跟他离婚,说你外面有人了,你妈第一个跳出来,说不可能,我的儿子我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我自然也是不信,可儿媳妇说的有鼻子有眼。我们问你,你坚决说没有,儿媳妇气着跑回娘家。

你妈这个气啊,当然是气儿媳,她念叨,是不是自己要离婚然后往我儿子身上扯。要不是你二姐,我们真是错怪儿媳。

你二姐对你妈说,妈,你别以为自己的儿子有多好多好,是你儿子外面有人了,他还领着那个女人跑来我这儿要钱花。

我和你妈都惊呆了,这还是我们认识的儿子吗?人证面前,你承认了,你说你们性格不合,和外人无关。我当时第一想法就是,拿起扁担狠狠揍你,可是,看着孙子无辜的样子,我止住了,你已经是个爸爸,我得在你儿子面前给你留点面子。

我们劝你不住,你到底还是离了婚,唯一让我们欣慰的是,孩子留给了我们,小小的孩子没了娘,你妈哭着跟我说,他找他的媳妇,孙子我们可得好好养,我就这一个宝贝孙子。

我知道你二姐有文化,也最有出息,就和她说,孩子,你弟弟不懂事,但是孩子无辜,你这个做姑姑的,可得有个姑姑的样子,这是我们家的根,也是我们家的希望,还有你弟弟,将来他落魄了,你无论如何都得帮衬着。

你二姐答应了,她也做到了,可是,你呢,一年才回家一次,回来就向我们要钱,你说,没有钱那个女人就不跟你。时隔多少年,我又一次动手打了你,我知道孙子在邻居家玩儿,爸爸回来,他根本没什么感觉。

我把你打走了,你将近两年都没有回来,我知道你和你二姐有联系,你二姐时常给你钱,只因为当初答应过我,要接济你。我知道你在外面过的并不好,那个女人早就离开了你,可你仍然不愿回来。

你大姐说我,爸,你不能再惯着你儿子了,小妹还没结婚,她将来也要结婚也得攒钱,你总让小妹接济弟弟,弟弟什么时候能长进。

我那么揍你骂你,你姐仍觉着我惯你,说你今天这个样子是我惯出来的。

你终于回来了,意外的是,还给我们买了东西,我和你妈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新衣服,还有你给孙子买的玩具、衣服。多长时间了,你妈脸上又出现真心笑容。而你,也笑着跟我们聊家常。

我以为我们从前的儿子回来了,你妈特意多炒了几盘菜,都是你爱吃的,还把你姐和姐夫都叫了回来,我因为高兴,多喝了几杯,灯光下,看着你,看着大家,我好像回到了从前,一家和乐融融的时候。

好景不长,长不过一顿饭的功夫,你又向我们要钱,你说,你要自己做生意,等你赚了大钱,让我和你妈享福。我明白了,美好不过一场假象,一句要钱,把我打回了现实,我当场拒绝,我太了解你了,不管多少钱给你,都只能打水漂。

你和我大吵一架,说我们瞧不起你,说我从小打你们,就没看过谁家的爸爸有我这么狠心!你在怪我,我一心一意为了你们,你却怪我,我气坏了。

我掀了桌子,朝你大吼,既然嫌我狠心,那就不要认我这个爸爸,我也没你这个儿子,从现在开始,我们断绝父子关系,你去东北找你的亲生爸妈吧!

秘密啊,我原本准备带进棺材的,就这样说了出来,我的心挺疼,比有一年不小心用锯锯过的手指还疼。

大家沉默了,你妈哭了,你走了,还偷偷带走了家里的存折,那是家里所有的积蓄,是我们攒给孙子上学的钱,还有我和你妈的养老过河钱。

唠叨了这么多,我只想说,儿子啊,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是人没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孩子,如果你找到了你的亲生父母,你还愿意回来再看看我和你妈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