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死了

  狂风呼呼吹来,卷起水花拍到金伟身上,金伟不响,继续拨弦。身后站着的人们渐渐退去了,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走走停停,好像纠结无比,也不知到底是不想留在河边还是不愿离去。金伟并不回头,尽管他知道卢峰也站在身后。风越来越大了,耳边只剩下呼呼的声音,金伟被风吹的身子有些摇晃,眼睛有些睁不开了,他闭起眼睛,继续拨着弦,吉他的声音被呼呼声吞噬了,吉他竟也不响了。金伟不响,手继续按着吉他。他来河边之前去找过韩大富,韩大富看了看一旁玩耍的一双儿女,把鼓槌从抽屉里拿出来,交了金伟,摇了摇头便不响了。金伟背着吉他来到河边,他唯一的吉他。他,只剩下这把吉他了,可是现在吉他竟也不响了。泪水从眼眶流出来,狂风马上把它吹走。金伟想起了四个人一起歌唱的日子,肖凡总喜欢跟他们讲历史,可他又懂什么历史,他不过是知道点王侯将相的故事而已。肖凡又总把一句话挂在嘴上“我们会让人们看到什么是真正好听的音乐!”可是这又哪里是他一个人的梦想呢!金伟想,这也是我永远的梦想。即使亲眼看到肖凡在镇上被乱棍打死,金伟也不曾动摇过。金伟没想到的是,在给肖凡收好尸的第二天卢峰就把吉他扔进了河里,金伟看着他,他不响。韩大富和金伟坚持了一段时间,但很快韩大富就结了婚,马上又有了孩子,韩大富也不响了。金伟只剩下吉他了,可是连吉他也不响了,无论他怎么用力拨弄,它就是不响。金伟睁开眼,终于停了手,一阵浪打来,金伟全身都被打湿了,他回过头看向卢峰,卢峰呆呆看着他,不响。金伟笑笑,脚动起来了,他一步一步向河里走去……

  风开始小了,剩下的人跑着喊着,卢峰渐渐听清楚了他们在喊些什么,“跳河了,最后的那个疯子跳河了!”

  又有人开始往河边跑过来,而且越来越多,然而金伟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人呢?!人呢?!死了吗?!”后来的人问卢峰。卢峰不响……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