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坏小子》(六十四)

  第六十四节  两个筑梦的大忙人


新的生活拉开了序幕。

王小丽决定参加妇科医师考试。

王小丽买来一大堆教材和资料,开始苦读。不分白天黑夜,不分上班下班——上班当然是见缝插针,利用没有病人的空隙。

程勇几乎天天下了班都要跑摩的。下了班,把王小丽接回家后,一溜烟就不见了人。有时,摩的跑到夜里一两点钟才回来。

偶尔,两人在一起,王小丽不是嘴里念念有词,就是拿着一本书让程勇抽背相关的知识点,要不然就在屋子里埋头做笔记或是一边踱步一边读背自己填好的卡片。程勇在网上看电视或电影,王小丽就会叫他调小音量。当然,由于程勇跑摩的的原因,忙过大半夜,看电影、电视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通常是回来吃了饭,洗漱完,倒在床上就开始呼呼大睡。

两个人都在忙,两个人都很累。

一天夜里,王小丽一边在家里一边看书,一边等程勇回来。楼梯口一阵脚步声,王小丽熟悉这声音。她放下书本,打开了门。程勇站在门口,手里提着头盔,背影留在门外,脸在灯光里显出疲劳,眼睛里带着些兴奋。他兴致勃勃地对王小丽说:“小丽,你猜,我今天跑摩的挣了多少?”

“进来说吧。”小丽打了个哈欠,平静地说。然后,他赶紧给程勇把保温锅里的饭、菜端上桌。

程勇这才往里迈步。关上门,放好头盔,程勇的目光还在来来回回端菜的小丽身上:“小丽,告诉你吧,我今天运气特别好——挣了五百元!”

王小丽把筷子递给程勇,也来了兴致:“哦?——不错嘛!——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哟!”

程勇端了饭碗,开始吃饭。由于咀嚼,回王小丽的话就有些吐词不清:“没事的。——今天这坐摩托的人是一个急于赶路的年轻人。公交车没了,路又远,一个单边,差不多要走一个半个小时。”

王小丽拿起书本,目光看着程勇,似笑非笑地说:“你没敲人家吧。”

程勇立即停止吃饭的动作:“哪能呢?——我这不是早被你调教成好人了吗?”

王小丽满意地笑笑,又低头看书了。

程勇夹了一坨麻辣豆腐送进嘴里:“是他自己承诺的。看那大大咧咧的样子,该是个富二代。——他说车没开出来,图个便捷凉快,就坐了我的摩托。”

王小丽嘴里“哦”了一声,不再多说。她的目光集中到书本上。

程勇看着王小丽一副读书受累的样子,说:“想起读书我就觉得累。——当初我没想读高中就是因为害怕苦读苦背——所以才选了中专。”

王小丽:“我当初倒是想读高中,可是我父亲说不如学点有用的知识,早点工作,也好减轻家里的压力。”

王小丽一提到“父亲”,在程勇心里就是一道坎。他至今反对王小丽和程勇往来。程勇就是想不明白,这个未见面的岳父,怎么会对素未谋面的自己这么排斥呢?

莫非,他是嫌自己穷,配不上小丽?

这么想着,程勇的思路又回到了钱上去了:“小丽,你猜我这个月光跑摩的挣了多少?”

王小丽心不在焉地摇摇头,她的目光没有离开书。

程勇:“你觉得不高?”

王小丽还是摇摇头,他的目光还是没有离开书。

程勇:“告诉你吧,我这个月跑摩的挣的差不多当我两个月工资?”

王小丽打了个哈欠:“是吗?——有多少啊!”

程勇吃完最后一口饭:“有近7千多吧。”他喝了一口菜汤,放下筷子。

王小丽有点吃惊,她走近程勇,从背后圈住程勇的颈子。

“阿勇,辛苦了。”王小丽深情地说,他在程勇的脸上亲了一口。

程勇仰脸看着王小丽,回说:“别这样说,小丽。——我们奋斗几年,定会让你老爹刮目相看。”

程勇提到自己的父亲,王小丽不知该怎么说,也就沉默着。

因为王小丽一只手里拿着书,书在程勇的眼前晃悠,他有点不习惯。于是伸出手微微将书挪开了些距离。

程勇:“对说服你老爹,我有的是信心。”

王小丽笑着说:“我去洗碗吧。”说完,收拾桌子,收起空碗准备去洗。

程勇看着王小丽的后背,心里生出甜蜜和满足。可一瞬间,程勇看见王小丽像是崴了脚,站立不稳,仿佛要倒下去。说时迟那时快,程勇一下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伸手将王小丽扶住。

“小丽,你这是怎么了?”

王小丽恍恍惚惚的:“头有点昏。可能是看书太累吧。”

程勇拍拍王小丽的肩膀:“小丽,把碗给我,我来洗吧。”

程勇接过王小丽手中的碗筷,麻辣地收拾干净。

王小丽一只手捂着头,一边还在灯下看书。程勇怜惜地说道:“别太累了。注意身体,明天还要上班呢!——早点休息吧。”

王小丽又坚持了一会儿,这才放下书本。

两人洗漱过,准备睡觉,王小丽突然说:“糟了,有的知识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程勇看王小丽一惊一乍的,开玩笑说:“我当是哪里起火了呢!哈哈!”

王小丽只是笑笑,重新打开了书本,看了两遍,这才脱了外套,放心地上了床。


又一天,在医院儿科护士办公室里。

王小丽今天特别忙,给数十位病人打了吊针,又给五六个患流行感冒的小孩做了注射。有一个小孩让王小丽印象深刻。因为害怕打针,王小丽哄着他,说不是打针,只是搽药,在他屁股上锥了一针时,他才感觉到不像是搽药那么简单。小孩儿在爷爷的怀抱里发威。他说要火化爷爷,奶奶笑了,他还要火化奶奶。他要杀死送他来打针的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笑了,王小丽也笑了。旁边候着的人也笑了。

小孩儿觉得有人关注,闹得更起劲了:“我要把你们都火化了!呜呜——”

王小丽遇到打针哭闹的小孩儿倒不是第一个,但多半都能哄好,即使哭,少有这个孩子的蛮横劲。

直到爷爷奶奶带着走出注射室,王小丽还听见小孩儿的哭骂声从走廊的一头传来。

“这小孩儿多半给惯坏了。”王小丽笑吟吟地对一个年轻妇女说。

年轻妇女表示赞同。她的身边,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儿。这是她的女儿。她不停地咳嗽着,显出十分难受的样子。

王小丽给她打针的时候,她起初只是叫着“妈妈,疼!——妈妈,疼!——”,妈妈和王小丽安慰着她。她终于忍住没哭,但眼里的泪还是流了下来。

王小丽又安慰了小女孩儿几句,夸赞她的坚强。她这才没有哭出声。

下一个,王小丽又忙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小丽才发现医院里的医务人员都开始下班了。

一个胖乎乎的同事换好了生活装,出现在王小丽的门边:“完了没?——下班了。”她叫王敏,跟王小丽相好,在内科当护士。

王小丽显得有些疲惫:“差不多完了。”她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收拾着桌上的瓶瓶罐罐。

王敏说:“你怎么看起来脸色怎么这么苍白?病了吗?”

和王小丽同科室的护士另两个还没走的护士这会儿也换好了衣服,收拾好了行李,背上了小坤包准备离开。这时一个插话道:

“小丽这一段都看起来病怏怏的。”

另一个也插话道:“可能是看书累的;也可能是做爱累的。”

这话把几个人都逗乐了。

王小丽也笑了,她指着开玩笑的同事说:“一张乌鸦嘴!——瞧你都说些啥呀!”

两人跟王小丽道了“拜拜”,就离去了。只剩下王敏。

“你的干劲真大啊!”王敏说。

王小丽愣了一下:“什么干劲?”

王敏:“读书啊?——你以为我说什么呢?”

王小丽不说话,捂着嘴笑。

王敏玩弄着手里的手机问:“一道走吗?——陪我去买衣服。”

王小丽笑笑:“不行啊,我还有事呢!”

王敏:“哎呀,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等程勇来接你吧?”

“他下了班自然会来,不用我等。——我这会儿想看看书。”王小丽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了妇科专业书。

王敏叹口气说:“本想让你一道给我参考一下的,可你不愿。——只好随便看着买啰!”

王小丽的眼光已经落在书本上了。她的头又抬了起来:“你的眼光比我会选。我去不去没事的。”

王敏无奈地道了别,王小丽听见王敏高跟鞋的声音“笃笃笃”地传过走廊,下了楼,最后消失。

她坐下来,开始敛神看书。

程勇的电话打了过来:“小丽,我要耽搁一会儿。——菜我是买好的。”

王小丽:“没事儿。我等你。反正我这会儿看书。”

程勇挂了电话。

天色渐暗,程勇还没来。

王小丽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心里有些难受,她憋着,可怎么也憋不住,她快速冲到洗手间,“哇!——”

中午残留在胃里的东西,吐成了一滩。她漱了口,用餐巾纸擦了嘴,开始回走。

“小丽,你这是怎么啦?”

一个声音从走廊上响起。王小丽转过身,发现是医院里值班的护士李慧。

“没什么,就是胃里有些难受。——今天你值班啊?”

正说话间,程勇急匆匆地出现在眼前。

“哎呀,今天发货多,拖的时间长了些!你没等......”程勇这么解释着,发现王小丽面容憔悴,“你怎么啦?生病了吗?”

王小丽:“身体感觉不舒服。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慧抢白道:“她都吐了。”

程勇一听,拿不准这是一个什么信息。他用搜索的眼神重新扫过王小丽的脸:“怎么啦?是不是......”

王小丽似乎知道程勇要说什么,平静地回道:“是不是什么呀?就会瞎想!”

程勇的眼神还没收起搜索的意思:“我们一起都这么久了,也不是不可能啊?”

王小丽大概因为烦躁,呛了程勇一句:“是你清楚还是我清楚啊?”

王小丽说的是真话,她清楚自己的例假的周期。

李慧用手捂住嘴,好让自己不笑出来。她不好意思继续听小丽和程勇谈话,找个借口离开了。

程勇不再纠缠,只说:“算我多事,身体健康就好。看书重要,也要注意身体。”

王小丽感到自己有些四肢无力,她靠着程勇的肩,她软软地说:“我知道你关心我。——咱们回家吧。”

夜色已经合围拢来。

医院门口,程勇给王小丽戴上头盔,打开了摩托车灯。王小丽坐上去后,摩托车一叫,就奔出老远。

I�^=��p��x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