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赤壁之战―计激孙权

孔明鲁肃进吴府,刚到三门就站住,

鲁肃想要去站班,却见孔明垂目站。

鲁肃奇怪往前看,却见一人到跟前,

孔明大哥诸葛瑾,看到兄弟泪眼亲!

现居江东诸葛瑾,幕府官职朝廷人,

刚刚站班在厅堂,众位谋士嗓门亮!

孔明刻薄对待人,少年麻木没有跟,

大哥听的心难受,坐立无主就想走!

二弟入堂必赐座,我在一旁站立人,

兄弟看我不能坐,何必尴尬很丢人!

兄弟办的国家事,我在旁别难为人,

告辞厅堂出了门,相遇二弟在三门!

孔明抢步躬礼深,请安兄长可安身,

贤弟少理何时至?昨日柴桑四牌坊。

昨日至此不来问?鲁肃在旁亦偷笑,

任你口如刀剑神,缺理大哥来教训!

兄长容禀有话申,弟奉君命来江东,

国事未毕不登门,兄长成全弟私心!

大哥看着孔明身,孔明会意知兄恩,

提前碰头好交代,幕下不去是高才!

现今幕下已开战,不好办事刺深深,

见过吴侯速见我,转身就走不费神。

鲁肃在旁暗赞叹,江东要是有此人,

公私分明办事真,成就江东走好运!

卧龙先生先慢走,我到堂上去站班,

莫提曹兵一百万,拜托三遍去上班!

诸葛大步进门槛,上面孙权没动弹,

不知我来咳嗽添,孙权还是没动弹!

走到孙权案跟前,孙权依旧没动弹,

孔明心里暗盘算,孙权身份拿得高,

难怪幕僚忒计较,主人眼眶还要高!

远来是客起身接,老不动弹为那个?

南阳布衣诸葛亮,参见明公请安康,

孙权抬手一声罢,看座伺候献了茶!

诸葛调理鹅毛扇,眼光瞟向看孙权,

红眉碧眼异人像,气宇轩昂英雄样!

此人英雄耳根硬,不听下词如何问?

突见孙权两眼爆,性情暴躁激字招!

主意拿定坐的稳,调理大扇待发问,

孙权也是乱方寸,英雄难事火上身!

本来礼贤又下士,谋士幕下受气深,

愤愤状告孔明人,阴狂麻木不饶人!

少年眼眶额头上,拿出威严镇住人,

只顾求计丢煞人,看我江东无能人!

众位谋士好算盘,主人架子要拿大,

要让诸葛碰钉子,两人一斗和成真!

孙权看见诸葛亮,一言不发挺尴尬,

先跟诸葛套世故,首先发问豫州好?

诸葛抬头回声好,赚了俩字没舍本!

孙权接着又发问,你先生最近也好?

诸葛又回答也好,又赚三字没舍本!

闻得先生出卧龙,孙权铛铛谈事故,

谈完卧龙回声然,孙权吃惊看张昭,

让我套他灭贼计,这种状况太离奇!

鲁肃脸上笑嘻嘻,摆手示意入主题,

耐着性子往下说,与曹用兵可是有?

诸葛一听正题问,再要赚字不认真,

与曹交锋已三次,博望新野与当阳!

三次争锋两次胜,当阳一败到武昌,

胜败本是兵家事,曹操虚实当尽知?

先生曹操多少兵?诸葛竖起一手指,

鲁肃在旁急抓耳,十万曹兵可不中!

拜托三遍提耳听,弄个十万明糊弄!

却见诸葛轻轻喉,郎朗发音被气懵!

曹操有兵一百万,殿堂之上炸锅烹!

鲁肃气的暗恨生,拜托三次全无踪,

阴狂麻木活死人,气的鲁肃哆嗦身!

孙权啊字出了口,看着诸葛瞪眼神,

此人就是曹操敌,他的说话没问题!

转向鲁肃眼迷离,鲁肃接着使眼色,

要他继续往下问,孙权继续来发问,

百万曹军恐有诈?鲁肃气的很揪心!

咳嗦一声提醒人,孔明不往这边看,

今天吓字要使神,明公曹操百万人!

鲁肃一听被气晕,五官告状难立身,

孔明继续来使吓,曹操兵数实在多,

水陆一百六十万,亮以概数说出来,

如将实数说出来,一班群臣被吓坏!

孙权一听大心惊,百万曹兵还打折,

要是实数如何做,朝堂之内已沸腾!

无可奈何继续问,百万曹军多少将?

自思将少也可行,曹操战将数千员,

能征惯战不一般,孔明张昭看一眼,

曹操谋士也上千,车载斗量再下面!

孙权接着又发问,曹操志向如何看?

孙权自思兵将看,没有机会赢对方,

要是曹操有瑕疵,还有生机在一线!

曹操拥兵数百万,赤壁对面一线担,

水陆联营三百里,意吞江东志向远!

孙权惊惧被雷打,眼睛直直呆如傻,

鲁肃看了直会意,破敌良策何不问?

孙权已被吓破胆,六神无主迷茫间,

看见鲁肃揉肚子,突然明白有下篇!

孙权拱手又发问,曹操带兵上百万,

江东六郡食难安,先生何计退曹蛮?

孔明心想你拿大,求计于人无礼架,

以为我们来求你,走投无路来欺压!

你既不诚不心恭,继续套绕不用怕,

我有两策献明公,孙权一听腰板硬!

六郡七十九州县,国富民殷粮草足,

兼有长江天险隘,一个战字第一计!

孙权一听把头摇,一个战字秃头脑,

退敌良策没有说,一个战字如何做?

请问卧龙第二策?明公斟酌不能战,

倒戈弃甲降北面,再图后计细盘算!

孙权一听上了火,我们商议和与战,

你来献策和与战,拿我开心使劲涮!

孙权气得无遮拦,卧龙先生让我降,

为何豫州不归降?我主豫州有奉诏,

未能灭贼常遗恨,宁可战死不降贼!

齐国壮士有田横,宁死不愿去受辱,

何况我主刘皇叔!孙权眉毛已竖立,

眼睛滚圆胡子起,骂我不如一壮士,

老子也是有脾气,掀桌就往后堂去!

孙权拂袖离了堂,下面群臣乱了场,

谋士阴险暗偷笑,武将黑脸心烦恼!

众人退场乱糟糟,大堂只剩俩人少,

孔明鲁肃对面站,鲁肃脸色气难消!

孔明知道孙权底,想战不和没底气,

旁边鲁肃不知密,脱线计策继续提!

话不投机半句多,孔明挥扇笑呵呵,

鲁肃抖抖气哆嗦,责怪孔明话题离!

孔明说道早听闻,孙权礼贤下士义,

何来今日态度倨,破敌良策套绕提?

鲁肃马上赔笑脸,鲁肃赔罪请心安,

我再进堂把话言,破敌良策吴侯谈!

破敌良策一肚腹,恭敬求计才敢谈,

鲁肃吩咐下人言,小心伺候把身转!

却见诸葛往外走,大吃一惊连忙喊,

先生想去哪里边,大夫有请去拨船!

我回码头收拾完,就回武昌把家转,

先生千万不要走,看在鲁肃有薄面!

既然大夫苦哀求,再三再四把我留,

依亮本心就要走,鲁肃打岔把话收!

赶奔书房到门口,听见孙权怒声吼,

言语之中敢骂孤,狂妄之徒气煞人!

鲁肃一听挺犯难,外面诸葛气的走,

里面我主气不休,哈哈大笑入门口。

孙权一看鲁肃到,吩咐鲁肃快拨船,

送那孔明去武昌,今天实在气得慌!

鲁肃有言主人禀,刚才退堂问孔明,

他说主人有不是,远来是客礼没有!

孙权一听心亮堂,张昭等人受了辱,

教我厅堂把他辱,刚才的确大错误!

吩咐鲁肃请孔明,请到书房降阶迎,

臣尊吩咐少刻到,鲁肃脸上挂春风!

到得孔明跟前请,主人有请书房行,

跟着鲁肃过厅堂,看见孙权迎当央!

孤在外堂礼不周,卧龙勿怪请宽宥,

一躬到底蟒袍袖,孔明回礼亦复躬!

礼毕起身来坐定,茶罢摆酒共举盅,

两杯下肚孙权站,对着诸葛又一躬!

明公何事就请问,诸葛言无不尽中,

曹操所虑有六人,袁绍袁术贵主人,

刘表吕布还有孤,其余四方被剿灭,

只剩贵主人与孤,贵主新败仅存身,

我虽七十九州县,战败贵主难生存!

今孤有心要破贼,先生教我何良计?

孔明望着孙权看,不虚此行英雄人,

按部就班来进言,此人主意容易变!

明公降法分两面,降曹降汉差得远,

降汉就靠纸一篇,就退曹兵上百万!

这种降法倒可干,我亦劝主事可办,

可惜曹贼不愿意,只能降曹才心安!

降曹退兵割地怨,补偿曹操粮和钱,

对方实力又增强,再若起兵必遭殃!

至于决战长江岸,明公水兵很强悍,

曹操鞍马很熟练,弃长就短不上算!

曹操出兵发江南,心挂西北闹得欢,

曹操兵马皆并凑,明公万众齐心胆!

我主新败收旧部,现有水军三四万,

曹操远来疲惫师,守住天险鼎足现!

孙权点头频频连,茅塞顿开睹晴天,

孤意已决战不降,这顿饭食吃得香!

吩咐鲁肃多照顾,卧龙先生好吃住,

饭罢略坐送门口,直到孔明已远走!

重新落座在书房,突想文武没散场,

吩咐一声传文武,孤意已决战不降!

众位文武得指令,迅速立即炸了堂,

文人谋士只叫苦,诸葛骗人太离谱!

武将得意颜尽欢,卧龙先生好本领,

看看谋士嘀咕脸,小心坏事看着办!

四位文官进书房,张昭顾雍开了腔,

主公书房见诸葛,为何突然战惹祸?

主公一战不能胜,二战三战不能胜,

再要归降何其难,七十九县危如卵!

孙权一听害了怕,自己人才说真话,

掉过头来又说话,孤降不战主意拿!

文官出去乐哈哈,武将气的脸发麻,

四个武将进书房,参见主人把话讲!

江东基业大如天,就要送人谁能干,

先人地下也不愿,主人再思被笑脸!

孙权脸上挂不住,这些武将打江山,

南征北战重重险,都是这些老将汗!

孤意已决和曹战,对起先人对起天,

众将出门擦擦汗,今天过程实在悬!

不想又有文官进,传出消息降字办,

武将又去意又转,翻来覆去都冒烟!

一天一夜轮番干,谁是谁非都瞪眼,

突然銮铃响的欢,孙权吃惊忘问安!

孙权是个大孝子,早晚母亲要问安,

一连欠了三问安,母亲过来看事端!

孙权才要出房接,母亲进门看见脸,

我儿一天才不见,如何消瘦黑了脸?

你的难处我知道,过来帮你把事办!

为娘跟着你父兄,天南海北啥没见!

曹操情况我已知,孩子方寸已大乱,

你的兄长临终言,孩子可记心胸间?

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

谢谢娘亲来提醒,周瑜不在柴桑中,

鄱阳湖操水军练,谨遵母命修书篇!

孙权下文调公瑾,商议降战到行辕,

快船到达鄱阳湖,周瑜回兵赤壁战!

个人原创,谢谢批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