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结婚五年(8)状态

      第二天张若霖带着满眼红血丝去上班。一整个上午,她心不在焉地写一份策划案,满脑子都是吴浩宁“嫌弃的眼神”。

      “哼,他怎么能嫌弃我?我都还没嫌弃他呢……哼……”张若霖心里很恨地骂道。

      初次见面得知吴浩宁是东北人,张若霖很犹豫。从小在上海长大的张若霖很担心自己不能习惯东北的风俗,也担心吴浩宁无法与自己父母操一口浓重上海普通话的父母沟通交流。

      “我……我不想浪费彼此的时间。”张若霖紧张兮兮地对来地铁站接她的吴浩宁说,“我不是那种很随意的女孩子,如果你想要和我谈恋爱,我希望你是认真的,我希望你是……奔着有结果去的。”

      “我当然是很认真的,否则我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周章的,只为了向你表白?”那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吴浩宁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认真、那么诚恳、那么谦卑。怎么能不相信他,怎么能不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呢?吴浩宁不但成绩优异,班里的人缘也特别好,还天生一副好嗓子,情歌唱得令人心醉,对理工科学霸无法抗拒的张若霖只能深深沉迷,越陷越深。在她全身心爱上他的时候,他却保持了清醒的理智“嫌弃她”?

      张若霖发狠地砸着键盘,咬牙切齿地做案子,眼泪却又忍不住要掉下来。她的心根本平静不下来,几次在通讯软件里,找到吴浩宁,打开对话框,又关上了。找他做什么?质问他究竟是为什么离开了她?质问他是不是嫌弃她所以分手?已经分手这么久了,现在问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呢?为了那点可怜的自尊心?

      张若霖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瞪大眼睛努力不让泪珠滴到面前的稿纸上,心里暗暗骂自己的脆弱。办公室这么多同事来来往往,看到她鼻子眼睛通红地面对电脑,一定会觉得很奇怪的。她抽了一张面纸,揩了揩眼角,擤了一把鼻涕。花五分钟快速地给策划案结了个尾,就准备和领导开会了。

      张若霖这个月刚刚换了一份工作,离开了罗鸣自己推理出地址的那家夫妻老婆小公司。好容易逃离火坑,来到一家行业内排的上名次的中型软件公司,张若霖竭力想要表现出自己的能力,给领导留下好印象。这家公司有国企和台资背景,各个体系制度都比较完善,领导、同事的能力非常强,能加入这样的公司,让张若霖受宠若惊,倍感珍惜。

      她抖擞精神,集中精力向领导陈述策划案的内容。但第二页PPT就出现了错别字,随着讲解的深入,策划案中发现了太多错误:流程时间是错乱的,之前说好的流程却没有加进去,时间表和分工没有明确,连预算都出了低级错误……

      领导沉默了一会儿,说:“若霖,你的状态很差啊?”

      “谢总对不起!”张若霖垂着头,不敢直视领导的眼睛,“我,我,我太粗心了!”

      “若霖,工作容不得一丁点的粗心。”谢总合上电脑,“我希望,你的个人情绪不要带到工作中来,这一点对于职业人士是非常重要的。”

      “对不起…”张若霖脸涨得通红,羞愧得简直要哭出来:“我马上去重做!”

      冲回工位,给笔记本电脑插上网线,屏幕右下角那个熟悉的头像正在闪动,是吴浩宁!

      “嗨,最近好么?”

      张若霖的心瞬间如湖面被投了一颗石子,激起千层浪。

      “还行,你呢?”张若霖试图用平淡的回答掩饰内心的激动。

      “不怎么样,上班好累。”吴浩宁研究生毕业以后,在世界一流的化学品公司任职,干得很拼,应该已经做到小主管的位置了。

      “上班哪儿有不累的,有收获就行。”张若霖平静地敲下这行字。

      “什么收获,无非是给公司做苦力。”看到这句话,张若霖忍不住噗嗤一笑,仿佛回到大学,听吴浩宁抱怨自己是如何被导师无情剥削的时光。

      “你在外企都这么说,那我不是更底层的苦力嘛?”张若霖边打字,变露出一脸苦笑,“而且我刚刚被领导批评了一顿。”

      “霖霖,我们见一面吧。”半晌,吴浩宁回了这么一句。

      张若霖想了很久,手几次抚上键盘,又收了回来。她应该怎么回答?同意?见了面该说什么?两人分手这么久了,难道还会有共同话题嘛?没有什么比两个曾经最熟悉的陌生人之间的冷场更尴尬的事情了吧?她应该化妆吗?可她的皮肤还是这个鬼样子,根本不能让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嘛!和吴浩宁在一起的时候,她喜欢用“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来形容他俩的样子,因为她总会不自觉就靠到他身上去,无尾熊一般挂住他的手臂,让他支撑自己的身体,可是现在,她不能再依靠他了,她又该以怎样的姿态自持呢?

      “好”, 费了好大力气,她才打出这么一个字。

上一篇:《结婚五年》(7)

下一篇:《结婚五年》(9)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