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 | 让我痛恨一生的女老师

真实故事 | 让我痛恨一生的女老师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1

阳光穿过窗户斜斜得洒在地上,门外集市传来了阵阵叫卖声,热闹非凡。

啊~

随着一声惨叫,细小的针头就扎进了我手指里,鲜红的血液顺着导管流进了一个小瓶里。

我看着输血管,胳膊被母亲死死的按在桌上,手指也被医生死死的捏着,另一只胳膊随着身子一起在颤抖。

那年我刚上三年级,应学校要求,所有学生都要去抽血检查身体。恰巧今天赶集,母亲便带着我来到卫生院检查。从小就怕打针输液的我,纵有百般不愿,但还是被母亲押送了过来!

数日后的一个下午,不知道母亲从何得知检验结果已经出来,晚上早早的做完晚饭,吃完饭就把我搬到床上让我睡觉,虽然我并没有睡意。

夏日的夜晚,可以看到窗户外黑色的天空上挂满繁星点点,四处还传来各种叫声,有青蛙的,有蛐蛐的等等,给漆黑的夜里增添了不少活力。

看着繁星,听着各种动物的叫声,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清晨,窗外传来叽叽喳喳的各种鸟叫声。还在睡梦中的我就被母亲给叫醒了,虽然极不情愿,但揉了揉眼睛,还是起床了。

母亲已做好早饭,打好了洗脸水催促着我,让我快些洗脸,赶紧吃饭,吃完一起去看看检查结果。

出发时,太阳已经爬上山头,小草头上顶着一颗颗透明的露珠,空气中透着一丝清凉。

经过半小时的路程,我们终于拿到了检查结果,一切都很顺利,很正常。但意外的是医生告诉母亲通过血液检测,我有乙肝。

“我们家里谁都没有这病啊,这么小个娃怎么会得这病?”母亲一脸惊讶的向医生问到。

“这种病虽然一般都是遗传,但也并不是只有遗传这一种传播方式,你最好还是带着娃去城里再检查一下吧,毕竟大医院更准确一些”

我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看着医生和母亲,并不知道他们嘴里说的乙肝是个什么东西,也并不觉得哪里不舒服,只想着不要在打针,不要在扎手指头就好。

回去的时候已是正午时分,烈日当空,被火辣辣的太阳晒着像被放在烤炉上一样。从医院出来以后母亲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大步的往家走着。我像犯了错误似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默默的跟着母亲后边走着。

和前一天一样,早早的母亲就让我去睡觉。看着一天都没有露出笑容的母亲,不敢说什么,乖乖的爬到床上睡觉去了!

次日,天刚蒙蒙亮,月亮还挂在山头没有完全落下去,时不时还能听到一声蛙叫,母亲就把我叫起来。

这天早上,母亲只准备了洗脸水,没有早饭,也没有其它任何吃的东西。也许是起的早的原因,我也没有饿意。没等我来得及问,母亲就抢在我前边说:

“别吃东西,别喝水,一会儿城里吃去。”

“哦……”

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我简单的回答到。

太阳还没有升起,一眼望去,各个山上都还挂有各式各样雾气,有像棉花一样一团一团的,有像飞机飞过留下的两条印迹一样,还有的直接将山拦腰折断,看着山头像天宫一样让人向往。

我和母亲坐着大巴到了城里,来到了县中医院。

挂号、就诊、抽血一切那么自然而又不那么自然。

母亲带着我坐在楼道座椅上等着化验结果,东瞅瞅西看看,没有太多的语言,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听到自己肚子咕咕在叫,母亲时不时转过来看看我,摸摸我的头说:

“再忍一会儿,等结果出来,咱就吃饭去”

不知过了多久,检验的屋里终于叫到了我的名字,母亲三步并着两步,快速走到了窗口,拿着化验单,上边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全是一些医用名词,实在难以看懂。

母亲拿着结果再次回到就诊医生屋里,结果不言而喻,我幸运的患上了乙肝。

虽然我并不懂什么是乙肝,也并没有感到自己身体有任何不适。但是,自此以后,中药、西药再也没有停歇过,直至一年以后。永远记得我姐同学看见我每次吃药时,那大大小小的药瓶、药盒都会惊讶的对我姐说一句“你弟怎么吃这么多药呀,跟卖药的似的”。

虽然自己并不知道这病有多么厉害,但是从那以后,家里类似脑白金一样的营养品多了不少,都是一些亲戚送的。我每天早上早饭前也多了一个冲鸡蛋(拿一个生鸡蛋加入开水搅拌,微微加热,蛋清和蛋黄都没有变色、凝固)母亲也是听旁人说这样的鸡蛋最有营养,但是巨难喝,每天早上各屋钻着,就为躲过一个鸡蛋,但是不论我藏到哪儿都能被我妈逮着,以至于后边都是拿筷子硬撬开嘴给我吃,直至喝到我后边看见鸡蛋都想吐,母亲才算放过我,这也是我至今不喜欢吃鸡蛋的原因。


真实故事 | 让我痛恨一生的女老师_第2张图片
图 | 半杯白水


                                      2

生病归生病,学还是要上的。

第二天,母亲早早的把我叫起来,吃过早饭就把我送到了学校,母亲拉着我的手找到我们班主任老师,跟班主任说着我的情况。

我们班主任是一个中年妇女,长长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平常见到她时总是皱着眉头。也不知是天生的原因还是经常吼学生的原因,说话时嗓子有些沙哑。因为是村里的小学,只有语文数学两门课,所以我们这两门课都是由她来给我们来上!

母亲和班主任站在教室门口聊着,我呆呆的看着她俩聊着。也许是因为我这几天没有来上学的原因,面对班主任,母亲脸上写满了内疚。

班主任依然和以前一样,板着脸皱着眉听着母亲说话,是时不时点点头应付着两句,一会儿又将目光转向我身上看看。

母亲跟班主任交谈完以后,嘱咐了我两句便独自回家。我被老师叫回到教室上课。

教室外的燕子、麻雀、蝉等各种鸟都在叫着,蝴蝶也到处飞着,飞累了就落到花朵上休息一会儿,蜜蜂看见蝴蝶在歇着便也不好意思打扰,主动转到别的花朵上去采蜜。

到中午下课时,我被班主任叫住,没有商量的余地班主任直接把我座位调到了最后一排,事情来得太快,使人猝不及防,虽然百般不愿但又不敢顶撞老师,只好听从老师安排。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从这次换座位以后,班主任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你离我远点儿,别把病给我传染上了”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乙肝是个什么病,有多严重,能不能给别人传染上。但现在我知道了,我只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并不会传染给他人,而事实告诉我也是这样,不然我的家人,我多少朋友、同学都该患有乙肝了。

记得那时上课的时候,老师总会留些课堂作业,下午放学前也总会布置一些家庭作业,放学回到家以后再写。课堂作业写完老师当场就批改,家庭作业则等到第二天到学校在批改。每次批改时都是老师坐在讲台上,学生们在讲台下拿着自己的作业本,排成一长队等着老师一个一个的给批改作业,无一例外。

但是自从班主任知道我生病,把我座位调到最后排以后,我的作业就再也没有被老师在批改过。

深刻的记着我生病后第一次找老师批改作业,跟往常一样和同学排着队,等着老师依次批改。

看着前边的同学作业一个一个被批改,嘴里数着前边剩余的人数5、4、3、2、1,终于,轮到我了,可是没等我把我的作业本递给老师的时候,老师突然很气愤的指着我,对我说:

“往后退,往后退”

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误,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慢慢的往后挪动着脚,想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这时我清楚的听见她说了一句:

“别把病传染给我了”

我定定的看着她,心里杂乱无章,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把作业本打开,举起来给我看看”

我慢慢的打开作业本,翻到我写的作业,反过作业本,对着她。

她把目光放到我作业本上,快速的扫了两眼,对我摆了摆手说:

“行啦,你回去吧”

“哦”

我诺诺的回复了一句,声音小的也许只有我自己能听的见。

我合上作业本,转身就要往座位走去。

“等一下!”

我转过头,直愣愣的看着她。

“以后你的作业跟今天一样,给我看一眼就行了,回去吧!”

就这样,我后边的作业都是这样被他检查的。再往后,我也不在找她批改作业,不在喜欢她上的课。她也不闻不问,成绩也就一落千丈。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我三年级毕业。


真实故事 | 让我痛恨一生的女老师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3

新学期开学,村里的小学都合并到一所大的小学里,这所学校包含了小学和初中。也许是学生人数比较多,上三年级时的女班主任也被调到了这所学校。

本以为终于逃脱了她的魔掌,但是由于我三年级学习成绩差被迫复读了一年三年级,而三年级的班主任还是她,不过好在新学校开设的课程也多了,老师也多了,她只教我们数学,其余课程都是由别的老师教。

每次上她的课时,仍然会被她嫌弃,时不时还会嘟囔着几句,但没过多久就被调走了,再也没有见过她,也再也不想见到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