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世界里,早就把情绪戒了

以前的你,哭着哭着就笑了。现在的你,笑着笑着就哭了。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眼泪会越来越少,因为身边再也没有一个能帮你擦眼泪的人。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最让人想哭的三个字是:不要哭。

前段时间,在一档节目现场,朴树正在台上安静唱着《送别》。灯光打在他的脸上,这个曾经的少年,脸上竟也开始长出皱纹。

当他唱到那句“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时,情绪突然失控。转过身去想舒缓自己的情绪,发现早已徒然。双手紧紧抱住话筒,哭到颤抖,像个无助的孩子,让人心疼。

当年,他在《生如夏花》里亲手写下那句美到极致的歌词:我在这里呀,就在这里呀,惊鸿一样短暂,像夏花一样绚烂。

今天,他在《送别》这首歌里送别往事。歌没唱完,但是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懂了。出走半生,归来依然是少年,很难很难。但他没有妥协,因为向生活低头的人只会假笑,不会真哭。

《林徽因传》里,有一段话:“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别往往将人伤得措手不及。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有些转身,真的就是一生,从此后会无期,永不相见。”

前段时间,在《亲爱的客栈》这档节目上,陈翔跟王珂聊着聊着天,突然忍不住落泪。

他刚跟女朋友分手,不知道哪一句话触动心弦,往事像冷风一样往心口钻。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他崩溃到不能自已,把头埋在王珂怀里哭泣。用力爱过的人,讲再见那一刻格外艰难。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而是对方已经云淡风轻,你却念念不忘。

你是否也曾怀念一个人的名字,直到眼泪模糊了视线?

到头来,也不过自我安慰一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你的那双眼睛,应该用来看星星,凝视爱人的脸,遇见惊喜,而不是用来装眼泪。

所以当你想哭的时候,就哭吧。成长是把哭声调成静音的过程。

等到成熟之后又发现,多少次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却还保持微笑。

人这一生中,脸上流过三种泪水,才算完整:第一种,叫作绝望;第二种,叫作谢谢你爱我;第三种,叫作谢谢自己。

电影《幸福来敲门》里,克里斯在短短时间内陷入人生谷底。

工作丢了、老婆跑了、房子没了,他被逼到绝境,只能带着儿子睡公共厕所。

一个成年男人的委屈、心酸和痛苦,是这间厕所所不能容纳的,眼泪滴落到嘴边,好苦。

累吗?很累。痛吗?很痛。难过吗?难过。绝望吗?很绝望。要放弃吗?再等等。

直到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摆在他面前,他毫不犹豫争取了下来。

面试官说:“这一路,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容易吧?”

克里斯回答:“当然不是,先生。”

面试完之后,走在人群中,为自己呐喊鼓掌。

你眼眶红了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你是为什么流眼泪。

世界很大,你是芸芸众生,更是万里挑一。

如果爱是一片荒凉的大海,愿有人陪你愉快地一同沉没。

借用莎士比亚的一句诗: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如果可以,余生请让笑容比眼泪多。就算要哭,每一滴眼泪的名字也应该是——喜极而泣。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