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技术

生存技术_第1张图片
封面·菜市场(图文无关)

最近碰到一些事情,便想起生存技术这个词。庄子在他的《山木》篇中编了一个故事说,一个人驾着舟船渡河,撞上了一艘空船。庄子说,即使这个人的性格再急躁,心胸再狭隘,他也不会发怒,因为造成碰撞的结果并不是那艘空船的问题。但是,如果对面船上有人,这人便会呼喊,喊了好几次,还是碰撞上了,他便会恶声相向,吵架喝骂起来。为什么上次碰撞他不吱声,而这次却要发生矛盾冲突呢?它只取决于一个条件,就是船上有人还是没人。庄子的意思是说,一条船空了它自己,也就是无我,就不会发生冲突。如果一个人空了自己,“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

这就是一种生存的技术。你太看重自己了,太强调自我了,在这个世界上就没得混,动辄得咎,到处触霉头。

在庄子的《人间世》中,他又编了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叫做支离疏的人,“颐隐於脐,肩高於顶,会撮指天,五管在上,两髀为脇”,用今天的话来说,他既是一个驼背,又是一个鸡胸,典型的残疾人。他为人洗涤缝补衣服,也足以糊口。如果还他还可以簸米去糠,养活十个人也不在话下。庄子接着说,假如发生了战争,到处在征兵,支离疏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也没人要拉他的壮丁;王室征召服役之人,也没人要他去尽义务;一旦碰上了自然灾害,官家救助灾民,支离疏却又是最先受到照顾的人。

那些个小白脸们就没这么幸运了,你不要看他们平时油头粉面,擦了满脸满头的雪花膏桂花油,英俊潇洒,亭亭玉立,在街上嘚瑟得够呛,粉丝成群,但是,打仗先被拉丁,死在战场上;幸存的,服劳役,熬不下去,死在了工地上;再侥幸活下来的,碰上灾害,没吃没喝,冻死饿死在家里。再有头有脸,风光无限,却比不上一个猥琐难看的支离疏,其可悲也欤!

所以庄子说,你不要老是考虑自己的形象好不好,自己在别人的心目中评价高不高,一个形象不好的人,比所有人活得都好,更何况一个在别人心目中简直得不到好评的人呢,更没有人在意他,没人和他争。这也是一种生存技术,它和一个人的智商没有任何关系,和一个人的知识体系,学问大小,甚至和朋友圈的高低贵贱,个人的见闻识见也没有任何关系。它和什么有关系呢?

我想起了一位朋友,是平生以来看到的最为低调的一位朋友。按说他个人的身份地位也并不低,从某军区师级单位的一个参谋的位置上转业,军衔为中校。不过他转业的时候挺不幸运,一个营职干部,在行政单位还当不上科长,只是科员而已。这人非常谦卑,不是人们惯常看到的那种虚伪的谦卑,至少,我感觉是真诚的谦卑。这位中校特别擅长发现他人的长处,并且不吝用一切最美好的词语来对这种长处表示称赞。所以,和他相处,往往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让自己的心中暖洋洋的。

后来,中校先生当上了科长,不久又成为了单位的副局长,最后升任了一个省属部门的最高行政长官。他的智力并不比其他人差,服役之前是一所中学的数学教师,领导自己的科室,以至于后来的处级单位,也是游刃有余。难能可贵的是,即使当上了最高行政长官,他对于下属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地低调而且谦卑,直到退休后也没什么改变。我觉得这人真正地达到了庄子说的无我,无己,无功的人生境界。无功的心态,导致的却是有功,这种生存技术,的确让我望尘莫及。

现在人们普遍强调,具有有智商还远远不够,一个完善的人,还必须具有情商。所谓情商,在我看来,也就是生存技术之一。当然,我们说的情商,与庄子说的无我,无功并非同一件事情,但是它们之间也有联系。一个人老是强调自我,老是觉得老子天下第一,而不顾及他人的感受,距离触霉头的时候也就不远。

顺便说,我谈生存技术,并不意味着我个人赞同这种生存方式,更不意味着我能够采用这种技术来生存。因为我的人生,触霉头的时候多,幸运的时候少,而且也从未因此而后悔过。我只是说,闲来想想这种事情,自己反思一下个人的人生,有时候也挺有趣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