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是悲喜参半

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回到了一年前想要逃离的小镇。小镇的人们依旧热情,房东阿姨,又换了新发色,还略显几根白头发,却更加有气色。梦里的她总是笑眯眯的与我讲话,热情的像分开多年没见的亲友一般。隔壁的小胖子长高了一些,瘦了一些,就是没有那么可爱了。小胖的妈妈依然没变,每天顶着精致的妆容,坐在家门口,烤着火,人来了便安排人打麻将。

打麻将的依然是那些家庭条件不错的全职太太和一些放了假的老师们,她们偶尔还会来我店照顾生意。

店面依旧没变,生意爆满,心生欢喜。这种满足的感觉,自离开小镇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我开始疑惑,明明当时那么满足,为何却想要逃离它,我用尽脑细胞努力的去回想当时自己内心的想法。

答案是,生活太过安逸。当时因为待得太久,过腻了那种安详的生活,看着一眼就能望到头的日子,明明二十几岁的年纪,却像提前步入了老年生活,稳定。

所以我一心想要逃离,想要改变,想要折腾。折腾了一年,苦难了一年。又开始怀念那时候满足的生活和淳朴的人们。

恍然间,我在想,要是那个小店还在该多好。我又梦回了现在的生活,一直被追赶着,明知道是梦,却不知道该怎么醒来。

这大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常常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因为做太多,便也知道如今能做的不是去悔不当初,而是做好眼前的事。尽量不要让太多的后悔出现在往后的生活里。

柏邦妮在《奇葩说》上说:“心里全是苦的人要是多少甜才能填满”马东说“心里很多苦的人,只要一丝甜就能填满了”。

我看着小镇里的人,对着我笑,我就觉得越发甜美。就好比一个从来没有拥有爱的人,只要对她好一点点,她便可以奉献自己全部的爱。

生活太苦的人,别人一个笑,都能替代冬天一整日的暖阳。

就好像从小缺爱的人,长大后但凡有人对她好一点,她都觉得人家最爱她,其实别人只给了她一分的爱,她却以为别人给了全部的爱。

只有那些一直被爱的人,才会做到忍辱不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