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事

【我在天光落幕之前鼓起勇气看你最后一眼,隔着人海那么遥远又疏离的你,隐晦的眼神传递着我无法解读的深意,转身的瞬间,我确定从此以后,你都不再是我的谁了。】

【一】

暖风微醺的阳春三月,秦潇冉照例在图书馆阅读书籍,这是她最为放松惬意的时光。比起跟同学朋友逛街吃饭,静静地享受私人时光更能让她发掘人生的美好。

然而,喜欢安静跟能不能安静那完全就是两码事情,要不说学校是社会的雏形呢?只要有人在的地方,那就是社会,不过是大小里论罢了。

在这个看似平常的周末下午,林文轩发表在校园网上一篇洋洋洒洒的图文活生生地将秦潇冉的惬意炸的稀碎。

文章言简意赅地描述了S大哲学院才女秦潇冉的白富美生活,并有大量配图佐证,照片里的秦潇冉由稚嫩到青涩再到如今的清丽,无一不清晰地记载了她的生活痕迹。

无论是显眼的书包衣着,还是容易让人忽略的头饰水杯,每一件都是普通家庭不能负担的奢侈品。

一时间,在学院颇有才名的秦潇冉直接上了校园热搜榜,论看似平民的白富美究竟是何身份,又是什么原因让她在大学如此朴素,泯然众人……

各种分析猜疑的帖子纷纷被上传发表,其中最为可信的一种说法是,秦爸爸经商失利,一朝破产,白富美沦为灰姑娘。

还不知道自己成为话题女王的秦潇冉本尊在离开图书馆时遇到了许久未见的安洋。

身形瘦高的男生靠坐在门口的花坛上,修长的双腿闲适地舒展开,短发利落,神情淡漠。他问:“你还好吧?”

秦潇冉不以为意,看了看附近来来往往的学生,神情有些紧张,“我很好,你有事吗?”

安洋抬头,夕阳的暖光照在他的金丝眼镜框上,亮闪闪地晃眼,他沉默地看着秦潇冉,好一会儿才说:“如果有事,记得来找我。”

“唔,嗯。”秦潇冉随口应着,在一波人流过来前,低着头匆匆离去。

安洋双手插在裤兜里,透明锃亮的眼镜片下墨色的眼眸闪过一丝黯淡的失落,良久之后,轻轻地嗤笑一声,秦大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地避嫌啊。

【二】

安洋和秦潇冉那是妥妥地青梅竹马,从小两家人就住在同一个小区大院里,那感情比亲兄弟都深厚。

只是秦潇冉从小就比较高冷,一直都注意与安洋保持距离,是以,跟他们一个学校的同学都只道两家住在同一个小区,私交泛泛。

初三毕业前夕,学校忽然组织全年级的学生去郊游,并且要求所有人必须参加,自备餐饮,其余开销学校负担,可以说这个校长也是任性的很呐,眼看中考在即,他老人家还有心情安排孩子们出去玩,然而,家长代表们却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都赞成校长的决定。

因此,秦潇冉被迫参与了这项活动。

那一天,眼尖的同学发现秦潇冉和安洋带的食盒一模一样,不仅如此,就连里面装的食物都如出一辙,不用尝都知道必定出自同一人之手。

同学们炸开了锅,叽叽喳喳地八卦着,有跟安洋关系好的直接问安洋,为啥跟秦潇冉的东西一模一样,安洋抬眼瞥向远处的秦潇冉,正好看见她有些怨愤地剜了自己一眼,忍不住笑出了声,要看秦大小姐生气还真是不容易呢。

他右手虚虚握拳抵在鼻下,遮掩自己一时收不回的嘴角,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说,是吗?我都不知道呢,不然你们去问问秦潇冉吧。

同学们自然不会去问秦潇冉,那种一身名牌,既高冷又优秀的女神,怕是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记得吧。

安洋信步往宿舍楼走,路上遇到的同学都会向他打招呼,礼貌又热情。当然也不乏主动表白的女孩子,或清纯,或娇媚,或可爱,S大校草的名头合该是这样的排场,何况安洋高官公子,不仅长相出色,成绩和性格也是优秀到让人无话可说。

最重要的一点是,安洋单身,而且据说是母胎单身。

这样的男神,不追一下都对不起自己的大学吧。

秦潇冉舍友于晓韬便是安洋的头号粉丝,对于安洋在图书馆门口跟秦潇冉说了几句话这样的事情,在秦潇冉还没回到宿舍之前她就已经收到了消息。

“小冉,安洋跟你说什么了?”

秦潇冉的小心脏突然激烈地跳动起来,“他……就问我图书馆人多不多……”

于晓韬满脸怀疑,卡姿兰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忽然想到网上的帖子,“对了小冉,你还没上网吧,那个林文轩揭了你的底……说你是富家千金来着……”

说完,宿舍里一片寂静,秦潇冉只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咚咚,咚咚……

其余三人直勾勾地盯着她,秦潇冉苦涩一笑,:“不过是之前运气好罢了,现在已经……不是了。”

从来都不觉得那些富裕是属于自己的,一直心怀愧疚地接受着父母的好意,后来得不到时,秦潇冉反而松了一口气,不该自己拿的终究会让自己偿还罢,得到的越少反而越轻松。

舍友见秦潇冉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都不好意思再继续追问。

【三】

对于校园里的一些八卦传言,秦潇冉一概不理,完全置身事外。

网上也渐渐出来一些谣传,说秦潇冉家的富贵来路不明,为了避免天罚,全家都开始低调行事,赚的钱都拿来做公益了,竟是被描写的有模有样的。

林文轩看着网上的各种帖子,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看来学校里的小说家挺多的嘛,这编写能力实在是强悍。他上下滚动着鼠标滑轮,笑意逐渐变成深思。

作为他着力要调查的主人公,秦潇冉的信息挖掘着实不易,要不是有人匿名发了之前那些照片,他根本查不到秦潇冉大学之前的任何私人信息。是谁给自己发的内容呢?而他是如何得知自己在调查秦潇冉的?

这个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之前自己偶然发现秦潇冉经常用的那支钢笔是全球限量版,数量总计不超过30,之后又有意无意地观察发现,秦潇冉还有许多看似不起眼但是价格斐然的常用物品,于是起了要调查她的心思。

容貌姣好,成绩优秀的女生竟然是低调的富家千金,这样的人设随便写写都能带动一波流量啊,新闻传播系的林文轩觉得自己能凭借秦潇冉涨一波粉儿。

秦潇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当林文轩的第二篇文章发出来后,她才惊觉,事情好像搞大了。

第二篇文章依旧平实无华,图文相佐,都是秦潇冉现在还在使用的一些小东西,文字大意围绕“那些身边隐藏的富家子弟是如何低调奢华的”这一主题,将众人的好奇心高高吊起。

原本只是大家闲谈的话题,无非感叹一句,真正的有钱人用的那些东西,我们这些贫民根本都不认识啊。

但是偏偏有一个安洋的死忠粉唰唰唰放图跟帖,说明其中好几样东西都是跟安洋一模一样的款式,文末备注之前多人目睹安洋在图书馆门口等秦潇冉的场景,并提出疑问,安洋跟秦潇冉会不会是隐藏的CP!

事关两大风云人物,何况其一是号称母胎单身的校草安洋,一时间,全校哗然,各种扒两人过往交集的帖子纷纷涌现,但大多都没有实际性的证据。

除了最初死忠粉发的几张图片和众所周知的图书馆二人同框之外,再没有一丝信息能证明二人之间存在联系。

于是,热度维持了几天便自动消弭了。

秦潇冉数次捂紧自己的胸口,生怕小心脏受不了跳了出来。趁着舍友都不在的日子,把自己的东西彻底清理了一次,凡是之前家里买的,或者安洋送的一并锁到箱子里,她才不要跟安洋扯上任何一种关系,在她看来,那无异于是自寻死路。

【四】

上次被人误以为自己是安洋的女朋友还是高一那年,17岁的少女带着几个校外的痞哥太妹将她围堵在监控盲区的角落,大打出手,要不是秦潇冉从小被家里逼着学习跆拳道,恐怕不能全身而退,但那件事,终究成为她心里不可磨灭的阴影。

秦潇冉其实是个没有大志向,只想安安然然生活的人,她害怕打扰别人的生活,更怕别人打扰自己的生活。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套着一张清冷的面孔示人,对她来说,感情是很累赘的一种东西,要不得。

虽说只要自己足够强大,人生便能照着自己的安排来过,但是,再小心翼翼的安排也难逃天意,或者说,人生里不可避免的异数。

毫无疑问,安洋就是秦潇冉人生里的一个异数。

就在秦潇冉以为事态冷淡下去之后,他本人居然亲自给那个死忠粉回帖,“她的那几件东西都是我送的,可惜她从来没有送过我东西。”

当秦潇冉被于晓韬扳着肩膀拼命摇晃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像小时候那样暴揍安洋一顿,瞧他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给她惹出这些麻烦来,平白还得浪费时间解释,不狠狠揍他一顿难以平息心中的怒火。

“我们两家是世交,从爷爷辈儿起。”逃脱魔爪的秦潇冉一本正经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给舍友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两家打小就住在同一个小区院子,家里长辈经常走动,但是到我们这一辈,由于性别不同,所以我俩的关系没有长辈们那么紧密,基本不熟。”

于晓韬用力拍桌子,不顾手疼,大声质疑道:“那他还送你那么多贵重的礼物,还说你们不熟,你哄谁呢?”

秦潇冉握拳抿唇,一丝寒光从眸底划过,“那都是迫于长辈们的压力,不得已装装样子而已,我们真的不熟。”

舍友们将信将疑,但是大家在一个宿舍住了一年多,如果两人真的交情深厚,她们不可能一丝发现也没有,似乎怎样都说不过去。

“就当你们真的不是很熟吧,那你一定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吧?”于晓韬眼冒星光地看着秦潇冉,等着听一个最真实的八卦。

“没有吧,追他的挺多,但是没见他跟谁处过。”

“那他有喜欢的女生吗?”

“应该也没有。”

“那你给我讲讲他爸妈吧。”

“……”秦潇冉无语望天,“于晓韬,你差不多行了,我要看书了。”

于晓韬的卡姿兰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幽怨,“学习好了不起啊,连八卦都没空聊,可怜我近水楼台居然不能先得月……”

秦潇冉哑然失笑,近水楼台还真未必就能先得月,毕竟,凡事都有例外。

【五】

秦潇冉和她的舍友们都懒得在网上澄清,于是,谣言演变成两人是家族联姻,且已经早早地地订了婚,虽然俊男靓女,但终究是利益的牺牲品,所以两人并不满意这桩姻缘,这也就解释的通,为何二人明明相识却从来没有交集。

林文轩饶有兴致地翻着这些八卦文,凭直觉,他觉得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要说学新闻的对未知的信息都有一种莫名地预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赋,而他运气也着实不错,之前提供照片的人居然又给他发来一些内容,而这些内容委实让他纠结了一番。

校园网归于平静,大家八卦的兴趣来的快去的也快,秦潇冉依旧自我封闭地过着悠闲的生活,直到夏末秋初,一则新闻震惊了整个S大。

秦潇冉父亲经法院判定涉嫌经济犯罪被捕入狱,之前秦潇冉的低调蛰伏都在此时有了合理的解释,而此时,校园通告栏里秦潇冉期末测试蝉联年级第一的成绩单显得那么可怜又可笑。

自在安静的日子是不可能有了,即使躲到图书馆,也会有人不停地挤掉自己的座位,拿走自己要看的书籍,更不要说走在路上总会有莫名其妙的东西飞到身上,去上课却被同学堵在门外,学习好又怎么样,还不是有个犯罪的父亲。

她是罪犯的女儿。这是秦潇冉现在唯一的标签,或者说是人设。

安洋找到秦潇冉的时候,她正躲在废弃不用的老旧阶梯教室后面,一页一页地抚平被揉皱的课本,她白色上衣的后背上还有一个无比清晰的篮球印记,本就清瘦冷漠的脸颊,此时更显出几分凄凉。

“冉冉,出国吧,我爸已经都安排好了。”

秦潇冉惨淡地笑着,“不用麻烦了,你知道的,我们本就不该是这样可以互相帮忙的关系。”

“冉冉,大家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是你自己一直在逃避,是你将自己排除在外的。”

“那又怎样。”

安洋猛地抓住秦潇冉的双臂,“冉冉,我们把你当家人,你真的不明白吗?”

秦潇冉冷漠的看着安洋,“只是当做不是吗?我们根本不是真正的家人。”

安洋满脸痛惜地看着秦潇冉:“秦潇冉,你真让我失望。”

“我也没打算给你希望,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秦潇冉19岁那年,忽然得知自己并不是秦家的亲生女儿,车祸重伤的母亲躺在手术台上呼吸逐渐微弱,而她连输血都被告知血型不匹配,没有人知道她有多无助,又有多愧疚。

这么多年一直接受父母的关爱,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而自己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没能挽救母亲的生命,父亲也一蹶不振,从此家便再也不是那个家了。

安洋一直不能理解秦潇冉将她母亲的去世归咎于她自己的这种想法,在他看来,秦潇冉一直都是他的家人,是他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儿。

他还打算毕业了就跟她结婚,虽然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表白过,但就凭他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他知道她也是喜欢他的。

这种感情不需要宣之于口,彼此藏在心底就足够酿出香醇的美酒。

就像人群中,他总能一眼就找到她,而她也总是向他看过来一般。

从来都不需要证明。

【六】

秦潇冉在学校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而她却像赎罪一般默不作声地承受下来。

虽然错过了高峰期,但是餐厅里还有零星吃饭的同学,秦潇冉尽量避开,想要安生地吃一顿饱饭,只是天不遂人愿。

不认识的人端着餐具从她身边路过,恰巧不小心打翻了餐盘,盘子里的剩菜残羹尽数撒在秦潇冉身上,对方连句对不起都没说,嗤笑一声快速离开。

秦潇冉淡定地从包里拿出纸巾粗略地擦净,低头默默用餐。

打饭的阿姨都咋舌不忍心看她,嘴里经常哼唱着佛偈的保洁阿姨无奈地摇摇头,却终究没能说出一句安慰的话来。

秦潇冉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安慰。

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她享受十数年奢侈生活的代价,是她该付的。

林文轩看着远处默然用餐的秦潇冉,只感觉喉咙处紧嗖嗖的,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擒住,他想到给他发邮件的那个神秘人发给他的第二份内容。

他再也不敢自诩有挖掘新闻的天赋了,那不过都是别人布好的棋局,而他只不过是棋局里一枚小小的棋子。

就在今天早上,林文轩收到了神秘人发来的第三封邮件,并要求他将两封邮件内容发布。

于是,校园网自秦潇冉事件之后,又一枚炸弹被投下。

因为内容过于严肃,可能造成的影响也比之前要大,所以这次林文轩发文时披了马甲。

校草安洋的父亲L市副市长,贪污渎职,并且涉嫌故意杀人罪。

文章内容简洁明了,大意是说,安副市长贪污的证据不小心被某人发现,某人劝其自首,安副市长担心事情闹大,悄然安排了一场车祸让某人再也没有机会说出真相。

前不久,因为经济犯罪被捕的秦潇冉父亲正是某人的丈夫,而两人更是多年好友,据相关人员透露,秦父的罪证系安副市长提供无疑。

文章最末还附有一段手机录音,正是其好友妻子劝其自首时的对话。

文章上传不过须臾点击率便过万,虽然校方在发现事态恶劣的第一时间便将该文章封锁禁传,该传扬的早就传扬开了。

离开学校之前,安洋最后一次寻找秦潇冉的身影,虽然隔了嘈杂的人海,安洋却听懂了秦潇冉的声音,她说,以后你再也不是我的谁了。

【终】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每一个亮着灯的窗户里都藏有各种各样的八卦传奇,这些被人反复咀嚼的传言可以救人,更能杀人。

秦潇冉出国前见了林文轩一面。

林文轩看着面前脸颊苍白,神情凄凉的秦潇冉,想要质问的话语怎么也问不出口。

秦潇冉低头苦涩地笑,“走之前没什么人要见了,就差跟你说声谢谢……”

林文轩如鲠在喉,反复沉吟后,终于问道:“那个给我发匿名信的人……是你吗?”

秦潇冉闻言微微转头,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表情,也必然有着不同的秘密。她始终沉默着,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林文轩等了良久,他忽然醒悟,有些问题没有答案也许才是最好的回答,有些真相其实也并没那么重要。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