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纪事(一)

周清河和方安安、刘玲离开上海老街,穿过豫园老街,来到了福佑路上的古城公园。进了公园以后,他们沿着公园内的一条小路往前走,来到了古城公园的大门口。从这个大门出去就是人民路。站在这个大门口往前看,可以看到黄浦江对岸的东方明珠。

站在古城公园的大门口,周清河沉思良久。

“他原来身边是有一个女人的。”周清河说。

“这我是知道的呀!这个女人不就是白玉兰吗?”

“你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要离开陈文海吗?”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呀?他这是自找的!好端端的日子不过非得要闹什么离婚!他就是一个怪人!其实,他们俩不能算是离婚!”方安安把嘴凑到刘玲的耳边小声说道,“那结婚证是假的,是用来糊弄陈文海的!”

“陈文海为什么要闹着跟白玉兰离婚!”刘玲问。

“你搞错啦!”周清河说,“不是陈文海闹离婚,而是他的前妻白玉兰闹离婚!”

“白玉兰为什么要跟陈文海闹离婚啊?”方安安朝周清河翻了一下白眼,“她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朱振华是怎么嘱咐她的难道她都忘了吗?”

“她没有忘!她是不愿意当受气包!”周清河说,“陈文海在学校里头受了窝囊气,就回到家里乱发脾气,白玉兰实在受不了啦!”

“于是就跟她丈夫闹离婚?”刘玲说。

“就是这么回事!”周清河说,“你们女人动不动就闹离婚!有什么事为什么就不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说!你们女人就是太任性,什么事都要由着你们来,一不如意就闹离婚!”

“你是在说我吧?”方安安呵呵地笑了两声,“我们女人怎么啦?我们女人也是人!我们做女人的多辛苦,要生孩子,要抚养孩子!你们男人永远也体会不到这一点!”

“好啦好啦!”听方安安这么说,周清河很不耐烦,便连忙制止道:“我现在不想跟你探讨这个问题!”接着又说道,“我们做男人的难道不辛苦吗?为了养家糊口,我们男人在外面辛辛苦苦地赚钱!有的女人一点都不领情,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儿就在家里头朝自己的老公乱发脾气!”

“哈哈!没想到我们的周大哥也会有满肚子的牢骚和怨气!”刘玲说,“现在看来,你对那个陈文海还是蛮同情的嘛!”

“你们做女人的不同情我们男人,难道还不允许我们男人去同情吗?”周清河问方安安,“难道你一点都不同情陈文海吗?”

“我同情他又有什么用?我又不是他的老婆!”方安安说。

“你不是已经离婚了吗?”周清河说,“你现在可以嫁给他呀!”

“你说什么呢?”方安安瞪了周清河一眼,“你难道没有看到陈文海和我之间的年龄差距吗?他都可以当我的爷爷了!哪有当孙女的嫁给爷爷的?”

“陈文海只比周雯雯大20多岁,怎么当得了你的爷爷啊?当你的父亲还差不多!”

“我父亲今年50刚出头,比陈文海还小呢!”方安安说。

“你不能这么比啊!”周清河说。

“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的时候一点都不讲道理!”刘玲对方安安说。

“我不讲道理吗?我方安安最讲道理了!如果陈文海肯出大价钱,我一定会过去陪他聊天,上床都可以!”

“钱对你有那么重要吗?你们家是做生意的,又不缺钱!”刘玲说。

“谁还会嫌钱多?钱再多也不会扎手呀!我方安安就是要从男人那里赚很多很多的钱!”方安安笑着说道。

“其实,当妓女也挺好的!”刘玲说。

“那是旧上海!现在很多女孩当妓女不是由于缺钱,而是为了图快乐!这跟旧上海的妓女根本不一样!”方安安说,“跟男人上床,男人会心甘情愿地把大把大把的钱撒到你面前,我们做女人的心里就会乐开了花!”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跟陈文海上床啊?难道仅仅是由于不愿意当妓女吗?”刘玲问。

“我之所以不愿意跟陈文海上床,是由于我根本看不起他!”方安安说,“除非我出高价他能接受,我就跟他上床!”

“你打算要他出多少钱?”

“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到时候再说吧!”

“周清河还挺有意思的!”刘玲说。

“他就喜欢跟我们女人乱开玩笑!”方安安说。

“其实我倒认为:你们俩还是蛮般配的!”刘玲对方安安说。

“那我也不会嫁给他!”方安安说。

今天,上海的天气很好,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方安安和刘玲兴致勃勃地沿着共和新路往前走。她们边走边说,不时从她们中间爆发出一阵阵的大笑声。

“我想去一趟娘家。”方安安说,“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娘家了!”

“想去就去呗!”刘玲说,“你也应该回去一趟了!”

“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回去。可以吗?”

“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我想明天晚上去陈文海那儿。”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想去!”方安安沉思了一会,然后说道,“我总觉得明天晚上我应该过去一趟,跟陈文海好好地聊一聊!我有很多话想跟他说!”说到这里,方安安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道,“不过,我现在有点犹豫不决。”

“为什么?”

“因为我听说:陈文海是一个很不好对付的人。我有点怕他。”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

“我是怕他那张嘴!听说他能说会道的!我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哪能说得过他?”

“你是怕说不过他而丢面子,是不是?”

“我还想在上海滩上继续混下去,我不想在一个书呆子面前丢面子!”

“你就脸皮厚点呗!”

“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你可以想办法挽回自己的面子!”

“什么办法?”

“你可以强词夺理呀!”

“那他就一定会训斥我!”

“你别太在意就是了!”

“如果陈文海问我在那家单位上班,我该怎么回答?”

“你就实话实说呗!你就对她说:你是做化妆品生意的。”

2017年5月7日初稿,2021年2月5日修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