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

今天走回家的时候,在路上撞到熟人了。

说是熟人,其实我也不大认识他们。倒是他们认出了我,说是我爸的同事,之前住在一栋大厦里头。这样说来我倒似乎真的有些印象。他们夫妻俩来视察视察这边的大学,看看他们的孩子未来可能的归宿。天下父母心。

他们叫住我,问了问我的情况,然后问问情况。我既不好意思在人家地头上直接吐它的槽,也不好昧着我良心坑害他们家的希望,只好唯唯诺诺地用铁道部般的言辞含糊过去,建议他们自己去亲身体验,希望他们有两双发现美的眼睛,并且在瑟瑟风中不断给他们的向导使眼色表明我现在不宜逗留。他们也很善解人意,就放过我了,继续往大学里的其他地方深入探索。留我继续赶路。居然能在茫茫人海中认出我,竟有些欣喜与激动。有点想喊住他们,再简谈一番。回头人已走远,影子溶在夜风里。

说来我应该已经对这种在大街上突然的邂逅不感到陌生了,半年内就发生了三回。第一次是家里出去吃饭的时候路上碰到幼儿园园长。我对她是毫无印象了,她肯定也没认出我,不过显然她和我妈之间还是情谊未了,我们还是成功会面;第二次是在等车的时候,碰到近十年没见的小学同学。他骑着车从我面前飞驰而过,大喊了一声我的名字,等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走开好远了,不过依然扭过头乐呵呵地看着我,剩我一个楞在原地傻笑,看来我们都没怎么变;第三次是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的朋友的朋友,在电梯间里相互认了出来愉悦地聊了十几秒钟。

这种见面总是令人欣喜的,尤其人在他乡,别说故知了,碰到个见过面的人都不容易,所以才会有这么多难忘的惊喜。这种事说多不多,但确实也不需要这么多,多了就贱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在大学门口撞到当年在机场接机,而后曾共事一个多月的从几千公里外飞过来的东欧小姑娘,或者在另一所大学门口撞到被我用谎言欺骗逃课而他自己也没有想象中敬业的外教老师。每当这种事情发生了,我就在想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会有多大。得出的结论是,数学常常是会让人失望的。人总是会高估小概率事件的发生。很多东西,也许真的只能用命运来解释。

所以当我拜别他人,说道“有缘再见”时,对此我深信不疑。没有什么人是不可能再遇到的。每一次的暂别就是下一次惊喜的铺垫。唯一可能尴尬的,就是当我们再相见时,你不认得我,我不认得你。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相逢何必曾相识。

分易分聚难聚。因此对每个有幸再见的人,我心存感恩。而那些不需要奢求便能相见的人啊,我能说什么呢。天冷,祝你们安了个眠。结伴快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