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你就如听诊器一样,刚碰到我肚皮时,拔凉拔凉的。时间一长,你融入了我的体温,这时你突然离开,我的肚皮顿时冷气侵入,再也没没有你的足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