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她在床上躺了很久。

突然想起自己几个小时前接了一杯水,容器是磨砂玻璃的,正心平气和的蹲在木垫上。

整杯水灌下,喉间窜上一股凉意。把杯子推远,打开黑色封皮的本子,想写一些东西。

干净的灯光,干净的纸。

句子间出现很多条划痕,曲折,黑色,延长至末尾。像鞭打的痕迹。

然后越来越重,越来越厚,满格是黑色的涂抹。

伤痕下面不过是事实。

没有主语的句子,模糊不清,意味不明。

她喜欢上蓝色,细心用旧棉布缝了一个浅蓝色的布套,套在床头的布偶上。

香水对着阳光喷出一个扩张的弧度,淡蓝,很快散开。香气是寂寞的烟雾。

从云南到重庆,十一个小时的车程,软座。最后一排。她打开一听咖啡,慢吞吞地喝着。

11:30的时候,车厢里走动的人少了,买到站票的人歪在过道上休息,他们通常更难入睡,也更容易被惊醒。她很清醒,没有睡意。

有一个男人走过来,看看东倒西歪的乘客,发现了她,接着问要不要一起看电影,自己带了笔电。

她想了想,冲男人比了OK的手势。

男人的邻座和自己换了位置,对方走过来的时候抱怨中间车厢空调太冷,他们擦肩而过,她闻到很浅的辛辣味道,掺杂了凉凉的草木气。

烟灰色T恤。

男人叫青,23岁。喜欢谍战片和迪士尼动画电影。

她敲出一串网址:“给你看一个沙人和雪人的爱情故事。”

“其实也不算爱情,那不是爱情。”

“只是愚蠢。”

半晌,她还是切换了页面。

看了三部不温不火的电影,天蒙蒙亮。她有些困顿,沉沉睡去。

恍惚中被人推醒。青告诉她,还有半小时就进站了。

她笑了笑,礼貌的道谢,站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青的邻座在发短信,见她过来便让了座。离开时依然草木香,只是少了些辛辣,变成了低沉婉转的后调。

下火车的时候,肌肉因为久坐有些疼痛,她的行李很少,只背了一只大的帆布包。很轻松的到了出站口,打车回家。

没有人送,也没有人接。她习惯一个人做一场完美的旅行。

在网络聊天室里,她又遇见了青。他对她说:“周末有一个聚会,要不要来?”

她像在火车上一样,发送了一个Ok的手势。

聚会那天她一直在找青的邻座,她以为他们认识。青问她:“你在找什么?”

她回答:“你火车上的邻座。”

他说,什么邻座,我不认识他。

青周末去了丹尼斯,碰巧又遇见她,青开心的站在一旁说:“我们真有缘。”

她却在心里放了一杯冷水。

青所认为的她是安静的,一泓清水。而重复的相遇只能让她觉得浪费机遇。没有缘分。青与她说话,她伸手从货架上拿下一瓶朗姆。不回答。青看了看酒瓶:“四点二,几乎没有度数。”

酒精的高度无法点燃清水。

她知道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摄魂。

草木香气。很浅的辛辣。烟灰色T恤。记不起长相,小声抱怨的声音像梦呓。

走出商场,室外突如其来的热浪让她喉咙发干。血液变得缓慢潮湿,在身体深处爬行,蛰伏着流动,像是被注射了沙子。

青有些尴尬,问她是否觉得自己吵闹。她认真看了看这个男人,发现他的眼睛明亮,没有遮掩。

她从口袋里拿出烟,借了青的火点燃,看着一支烟袅袅燃尽。

她注视着青的眼睛:“我要去云南,能否我一起。”

青没有犹豫:“好。”

她把心里的冷水换了位置,摆在阴影里。

去云南的火车上,青打开笔电和她看电影。半夜,她看了一眼聊天室,有人说了一句话:“一期一会是最好的武器,胜过慈悲。”

她关闭浏览器。缘分以及善意消失贻尽。

到达云南那天在下雨,她在路边的商店买了一把碎花的雨伞,之前没有定旅店,两人在街上走了很久。最后在一间家庭旅馆住下。房间在二楼,窗台下面是藤蔓和零星的花,泥土的气味钻进屋子。她接了开水泡些花茶,脑海里浮现出烟灰色T恤。

她很痛苦,像是被蛊惑。不可自拔的迷恋上一个连面孔都记不清的男子。

吃过晚饭,青一个人去看电视,她推开门到外面街上去逛。还有依稀的小雨在下,世界是水淋淋的,散发着纯净。她在精品店里看见一双烟灰色的袜子,毫不犹豫的买下来。

回到旅店,青过来问她以后的安排。她看着这个男子温暖的眉眼说,在这里住下吧,在不熟悉的城市生活,我们去租一间房子。三个月。

青找到一间租住房,两人带着住店般少得可怜的行李住进去。第一天晚上拼凑起衣服垫在地上做床。半夜下起了雨,窗子没有关。迷迷糊糊中被雨水泼醒。第二天两人一起感冒,失了嗅觉味觉像两只落魄的流浪狗。手忙脚乱收拾了湿淋淋的衣服。房间里没有热水,两人尴尬的敲开邻居的家门,希望借到浴室。

门后是一双黑色的夹趾拖鞋,然后是细瘦的腿。再往上看去是墨绿色T恤。一丝一缕的青草香气。她抬头看,便觉得世界荒唐可笑。

原来一切早就是机缘巧合。

原来只需要碰面一次。

留恋第一次看到的右边山峰,全然不知左边山峰的美好。

开门的男子是她念念不忘的,是她偏执所想寻找的。

但是可惜的是,当她看到那张脸,心里筑起的城堡被什么摧毁了,“轰”的崩塌。

那张脸如同破碎的城堡一样,让她顿时坦然了起来。

长时间的追寻像包袱一样被卸下,再好不过了。

一期一会是最好的武器,胜过慈悲。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