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栀》

  (以下为真实故事改编,故事主人公皆化名)

    “举世喜种梨,而我学种栀。” 

    卓先生想:大概有缘无分,他与栀子,执着牵绊七八年,却也没开出花来。   

    事主称她为栀子吧,栀子花的花语是“喜悦”,就如生机盎然的夏天充满了未知的希望和喜悦。就希望栀子在经历了如此多波折和故事之后,仍然对爱情和生活抱有希望,生活充满喜悦。 

    栀子是同行推荐过来的一个客人,很喜爱找我来咨询感情的问题,后来慢慢了解了她的故事。 

  在我看来,以前的栀子就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主人生怕这只小雀仔伤了跑了饿了,捧在手心里顾着呵护着,也紧紧的锁住笼子,来表达自己的喜爱和珍惜之情。 

    不得不说,在这个物欲膨胀的世界,物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很多事情的发展。 栀子16岁那年认识了卓先生,栀子并没有跟我介绍过她与卓先生相识的原因,或许都是注定,我也并没有仔细询问。当时家里出了大事,卓先生出手解决了栀子家里燃眉之急。

    卓先生说:“你跟着我吧。”   

    栀子犹豫又挣扎。一夜未眠的她拿起了手机给卓先生回复——“好。”

    成长大概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一开始如果没有这样选择,很多事情是不是就不一样了?人生也没那么多如果。

  卓先生并不是那种小说里描写的帅气又年轻富有的男主角。卓先生已过了而立之年,没有一米八的身高,也没有出色的容颜,更没有完美的性格。后来栀子才知道,卓先生家里有妻子小孩,因为那段时间与妻子的感情早已破裂,孩子做为纽带在捆绑着二人。

  前两年卓先生并没有太过亲近栀子,反倒让栀子好好考学,卓先生陪栀子从高中步入了大学。

  与同龄人恋爱不同,没有青涩稚气,没有浪漫的甜言蜜语,没有周末约会,没有吵架斗气,没有手牵手一起漫步在街头的经历,也没有不知世事般去畅销未来,描绘未来的世界。

    大学自然栀子也从学校里搬了出去。同学和舍友只觉得栀子是一个家庭条件富有的沉闷的小公主。在卓先生不需要她的时候,有时与同学聚会旅游,有时一个人逛街,有时一个人看电影,有时,在想卓先生。

    与卓先生在一起的日子,她开心又不开心。开心在于卓先生总是给她最好的呵护和条件,不开心在于卓先生从不跟她一起过夜。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栀子感觉到了无边的孤寂和悲凉。她想,自己是不是日子就会一直这样过下去了。

    卓先生工作很忙,偶尔也会带着栀子出席一些应酬场合,年轻没有阅历的栀子在灯红酒绿奉承聚会中显得格格不入。在餐宴上偶尔也有人想灌栀子酒,一开始不懂得拒绝只会一味闷下把栀子呛得半死。卓先生不语,只是笑看。

    回去的路上,卓先生说:“很能喝酒?” 

  栀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只是不想给你丢人。”   

  卓先生只是在笑。之后好似每次都再也没有人让她沾一滴酒。卓先生从来不会直白的表露自己对她的感情,有时候那种关怀和宠溺让栀子都相信他真的爱她。   

  卓先生占有欲很强,对于栀子与同龄异性相处管的比较严格,身边慢慢的没有与太多异性交流互动。栀子也贪恋着有人给她打点好一切并且包容她的撒娇和无理取闹。刚搬出来的的那段日子卓先生每周都会抽一两天中午带她出去吃饭,也开始有时会像恋人一般去超市逛街买菜,回家里做饭。栀子从来不与他提妻子家室名分的事情,她以为她不提就可以忘记这回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卓先生开始一个星期都不来找栀子,从一个星期不见变成一个月不见。栀子一开始安慰自己,卓先生工作忙或许忙完了就会来找她,许是她自己太闲。时间总是磨人,栀子开始做一些自己都觉得可笑的事情,把自己弄伤或者编造一些自己遇到不好的事情发朋友圈只对卓先生可见,或者给卓先生发信息又撤回,或者打电话通了一秒就挂断,或者故意闯祸,但卓先生并没有任何回复,也并没有帮栀子收拾烂摊子。

    栀子感到了灵魂深处的孤独,不适应这种被遗忘的感觉。

    栀子慌了。她好像,太依赖卓先生又或许爱上了卓先生。 

    抛出去的信息和试探都像石沉大海,栀子不敢再试。回归到了与同学一起相处的日子,参加社团、与同学徒步、聚会。做回了正常学生的日子。 

    三个月后 ,卓先生的车出现在了栀子住的楼下。栀子看到卓先生的那一霎那,鼻头一酸却又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和愤怒。卓先生说:“去吃饭吧。” 

    卓先生说他工作出事了,孩子也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不得不回到家庭里。 

  栀子说:“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呢?我还想跟又帅又年轻的人谈恋爱。”天知道她既期待又害怕地等待着答案。   

  卓先生说:“等我腻了,你就有机会了。现在暂时还不想放开你。”   

  试探被弹回。栀子木讷的被卓先生拥在怀里。她在想自己对卓先生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在乎吗?不在乎也不会帮她那么多处理完事情就来跟她解释吧。不在乎吗?也对的。家庭和事业对他来说分量还是很重要的。可是…算了吧,就这样吧。很多疑问和猜测已经无力去寻求答案。

    栀子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她有时候还会偷偷的规划一下他们俩人的未来,以后会生几个孩子,如何处理跟他原本孩子的关系,以后他们会去哪里旅游,他们会怎么布置自己的家······现实在栀子这些看似简单又生活的畅想上泼了一盆冷水。

    他到底,还是会回归到老婆孩子家庭上吧。 

    栀子开始对卓先生设防,开始为自己以后着想,开始更加任性和无理取闹。

    卓先生任她。

  过于管束让栀子觉得窒息,过于放任却让栀子觉得卓先生并不在乎她。人的心思还真是奇怪。 

  相安无事过了六年。栀子成长成大姑娘了,从大学步入社会,栀子也尝试过几份工作,开过几个店铺,但都因无法适应放弃了。

  卓先生说:“这些东西玩一下也好,失败了没关系,我会养你。”

  栀子很生气,很愤怒。撒气在卓先生身上,刷他的卡去购物去发泄,揪着一小点不如意的事情便大发脾气,也曾威胁卓先生说她要去告诉卓夫人他们之间的关系,她要去“示威”受不了这种没有阳光的关系。其实她自己明白,只是生气自己的无能,她觉得自己很傻。卓先生很大程度上还是包容栀子,偶尔会有些厌烦,厌烦便就少来栀子这边。

    卓先生和卓夫人在闹离婚,卓夫人知道了栀子的存在,由于卓先生的保护,卓夫人也没来揭穿过栀子。她要离婚,条件是要大半家产还有孩子。卓先生自然是不肯,自己倾注了那么多心血。为了维护自己的家业,不得不再多关注老婆,孩子也长大了,也需要父亲的陪伴和教育。 

    卓先生的一些项目出了问题,开始有了负债,时间几乎都扑在工作和家庭上。卓先生便很少抽时间来看栀子了。果然,栀子觉得她的年轻优势也不在了,自己在卓先生那里或许过了保质期。 

  那段时间她喜欢去酒吧里喝酒跳舞,用酒精麻痹自己,虽然换来的是更多的不舒适。她在酒吧里认识了小夏,小夏比栀子小两岁。对栀子是一见钟情。

    趁着卓先生对栀子的管控减少,栀子似乎很享受与小夏出去约会、暧昧的感觉。毕竟是年轻稚嫩,小夏总是给栀子准备惊喜,比如每天在栀子家楼下等着给她送早餐,比如哄栀子入睡,比如带栀子去各种好吃的店打卡,比如栀子不开心小夏会立刻出现在栀子门口,比如给栀子拍各种照片,栀子有想去的地小夏也会立刻带栀子说走就走,偶尔也会因为一些幼稚的举动比如栀子没有及时回复他而生气吵架,会因为对电影评分不同观点不一样而激烈争吵,也会通宵在街头散步,在海边接吻,教栀子打游戏。这些平凡却又不敢与卓先生一起做的事情从小夏身上都体会到了。小夏喜欢带栀子见自己的朋友和父母,炫耀说自己女朋友多么漂亮和可人。小夏让栀子感觉到了年轻的味道,她觉得这才是青春。

    或许是工作的问题开始解决又重新上了轨道。卓先生又开始频繁找栀子,栀子不得不在小夏和卓先生中徘徊。卓先生感觉到了异常,调查栀子的手机发现了小夏的存在。

  卓先生觉得愤怒到了极点,那天晚上打了栀子一顿,砸了家里很多东西,拿起了椅子要甩在栀子脸上却又克制住了。

    卓先生说:“我跟她离婚,只要你不在外面背着我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们结婚吧。” 

    栀子痛哭着,可笑至极。她期待这句话,等了好几年了。没想到在这个场景中听到。她该庆幸等到还是该悲哀呢。

  本身上了年纪,加之工作繁忙导致身体状况变差,卓先生被气到进了医院。栀子花时间去陪护,卓先生那段时间不得不带着救心丹在身上。

  栀子被打的伤好一阵才好,有淤青,不敢去见小夏,也承诺卓先生与小夏断绝关系。当着卓先生的面跟小夏说我不喜欢你了不要再联系了,删除了所有方式。

  过了两个星期,小夏的朋友找上了栀子,说小夏这段时间变得很奇怪很痛苦,让栀子去安慰一下。栀子也很矛盾纠结,打了一通电话给小夏,与小夏坦白了情况,她觉得长痛不如短痛。 

  没想到她却忽略了小夏拥有年轻般炙热冲动,他说只要我们在一起,瞒着卓先生都可以,他可以做那个小三,只要不离开他。 

  栀子的心情复杂,对于卓先生是情义是习惯,毕竟当年是卓先生帮她脱离困境,但情感方面却很难激起波澜。对小夏是感受到了新鲜感感受到了青春,小夏对她的感情激烈澎湃。

  该怎么办呢?栀子选择了与小夏一起欺瞒卓先生。

  纸怎么包的住火呢?卓先生又发现了,那晚卓先生掐着栀子的脖子狰狞的说:“我都说了跟你结婚,你就那么急不可耐吗?”

    栀子又挨了一顿打,卓先生说:“你可不可以不要气我。”

    栀子后来谈起这件事,她跟我说:“那个晚上我感觉到死亡。” 

    由于害怕和恐惧,栀子不得不切断跟小夏的一切关联,为了自己也为了小夏着想。卓先生已经对她承诺要跟老婆离婚娶她,起码跟着卓先生,余生不用忧愁。或许等他处理好离婚,还可以生个孩子。

  对着镜子,栀子抚摸着自己的伤,她想:16岁那年的一句“好”,就注定她余生要为这句话买单。 

  整顿好心情,她开始过上了跟以前一样对她来说无趣又平淡的生活。

  她等待着,等待着卓先生应承她的名分。一年、两年,仿佛等待是没有尽头的事情。

  栀子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跟卓先生提出自己要工作。卓先生给栀子投了一个工作室,栀子以股东的身份进去经营。栀子想着反正也可以学习,会是个不错的经历。   

  有一天栀子突发奇想想做自己的工作室,想自己去主导事业。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她开始自己去开店,从货源到创意到管理员工,都是自己全力去落实。当然卓先生也从中帮了不少,指导了许多。

    卓先生的事业总遇到问题和障碍,栀子的事业却蒸蒸日上,准备着手开公司。栀子其实已有资本去离开卓先生,但是不想在卓先生困难的时候从他身边逃离。

    在开始拼事业的大半年里,栀子忙碌的工作着。有日突然栀子感到身体不适去检查,医生说:“宫外孕。” 

    栀子以为卓先生会为了这个孩子再怜惜她多一些,她以为卓先生会因为孩子跟她结婚。但注定是没有缘分。孩子打掉之后,栀子休息了半个月便继续投入工作。

  老天不饶人,五个月后,栀子又怀孕了,宫内。医生感到惊讶,说这不常见。但是栀子身子虚,人虽高大但却瘦弱。医生说栀子要做好准备,会有点危险。栀子执意保住孩子。她想,经历了这两次,卓先生会跟她结婚了吧。

  哀莫大于心死,栀子是体会到了。由于心事过重加上身体不行,孩子终归没保住。卓先生也很少来看望她。栀子问卓先生什么时候能离婚,卓先生说:“未处理好,婚事再说。先照顾好自己。”

  栀子不敢跟家里人说,也没跟员工说,自己默默的打点好一切,住院、调理、出院。   

    在偌大的房子里,喝着苦涩的中药,栀子收拾好自己,在昏暗的房间里摸索着去床上休息。她想到底还是要照顾好自己。   

  路还很长,要自己走。

  时至今日,卓先生仍然未与老婆离婚,栀子也没有去求名分。没有力气去开始认识新的人,习惯了卓先生的疏离。卓先生还放不下栀子,不舍得放开。只是会适度给自由,因为他也明白,余生是给不了栀子安稳光明的生活。她也还离不开卓先生,在开公司方面还是要卓先生帮忙。

    后来,主人没有力气再去照顾这只金丝雀,即使再喜爱。向往着自由的雀终于飞出了牢笼,却总是在笼子周围环绕,停驻,偶尔贪恋着归属感,也害怕再进去。

    或许彼此之间的情愫早已被现实消磨殆尽,双方却又执着的不愿放开。

    无形的束缚,执着的情愫。 何时才能一往无前?


    “两叶虽为赠,交情永未因。同心何处切,栀子最关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