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孔子-《论语新解》雍也6

6.6

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

白话

季康子问:“仲由可以让他从政吗?”夫子说:“仲由果敢有决断,从政有什么不可以?”

问:“赐可以从政吗?”夫子说:“赐这个人通达事理,从政有什么不可以?”问:“求可以从政吗”夫子说:“求这个人多才多艺,从政有什么不可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