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娃过年似闯关,在去东北的路上,我就奔溃了

带娃过年似闯关,在去东北的路上,我就奔溃了_第1张图片

春节假期结束,很多家长在群里感慨,春节带娃回家过年就好比唐三藏西天取经,七七四十九条磨难,条条致命。

今天分享的是南方姑娘第一次带娃北上过年的春节经历,作者才在路上就被出乎意料的情况整得手忙脚乱……

阅读今天的文章前,简慧爱邀您思考:

您对春运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您是否也有过相似的经历?


广东娃北上过年回顾春运:我与北方暖气的一场恶战

今年我也加入了春运北上迁移的大军中,带着一岁七个月的女儿回东北爷爷奶奶家过年,我们的出行方式是24个小时的火车卧铺转三个半小时的火车硬座,出发前想象了途中会遇到的各种事,以为自己准备得万般齐全了,谁知百密还有一疏。

“冷”是我为女儿收拾行李装备的关键词,脑子里一直脑补北方零下十几度的刺骨寒冷,于是各种加绒打底、加绒毛衣、加绒裤、加绒鞋子,加厚棉裤、加厚羽绒服、加厚羊毛袜……塞了满满一行李箱。怕孩子晚上睡觉冷,还带了一条薄毛毯。

带娃过年似闯关,在去东北的路上,我就奔溃了_第2张图片

出发那天,这里的温度是十几度,给女儿穿了一件加绒打底,一件薄毛衣,一条薄加绒裤子,一件薄外套,袜子是加厚羊毛袜,还未上车前,这身装备还算合理,女儿不冷也不热,等我们到达目的地下车的时候,也可以直接套上各种厚衣服便可以,我当时还为自己的机智沾沾自喜。

一上车,我就立马被打脸了,车厢内的温度一件棉质长袖就足够。我穿着羽绒外套顶着一额头的汗赶紧给女儿开始脱衣服。

开始把外套脱了,不多久,女儿脸上逐渐变得通红,我又赶紧帮她脱了毛衣,只剩一件加绒打底。又过了一会儿 ,女儿连耳朵都变得通红,脸蛋和耳朵摸上去都是滚烫的。可是已经脱无可脱了,我只好帮她把加绒打底换下来,改穿那件薄毛衣,将袖子卷起来,把袜子脱了,单穿鞋子,这样才稍微让女儿脸上的温度降下来。

带娃过年似闯关,在去东北的路上,我就奔溃了_第3张图片

这样折腾了半天,终于可以适应车厢内的温度了,我稍稍舒了一口气,心想应该这样可以相安无事到下车了吧,不曾想,这才是个开头。

到了晚上九点,顺利将女儿哄睡了,我也跟着以一个奇特的姿势在女儿身边躺了下来准备眯一会儿。迷迷糊糊中,感觉燥热难耐,不多会儿就热醒了,一摸女儿的头,满头大汗!枕头上都湿了一大块。

我们躺的位置是靠窗的一边,旁边正是暖气出气孔,我们就如同在免费蒸桑拿一般,感觉当时的温度要直逼三十度了。几分钟后,女儿也热醒了,哇哇大哭起来,我一边想方设法给她降温,将原本盖肚子的薄外套拿开,徒手当扇子,奢望可以让她凉快一些,一边试图重新哄她入睡。

哄了好一会儿没奏效,女儿仍旧热得大哭,我只好抱着她到过道上。过道上的温度并未比铺位里好多少,我又抱着哭闹的女儿挪去车厢尽头与另一节车厢的接壤处。

带娃过年似闯关,在去东北的路上,我就奔溃了_第4张图片

一打开车厢门,一股清凉扑面而来,我的老天,终于有个温度正常些的地方了,我在车厢尽头那点狭窄的空间不停地走来走去,期望可以制造点流动的风,让女儿可以快些凉快下来。

大约十分钟后,女儿终于凉快下来,重新入睡了。我试图重新进到车厢里面,一打开车厢门,那股热气夹杂着一车厢人过度呼吸的空气,滋味真是酸爽,我几乎都要掉眼泪了,想着这般折腾女儿到底为了啥?

我忍着走了进去,将女儿放回床上靠过道这头,想着至少比那头头枕暖气口要好一些。可事实证明也没好多少,这一夜,我和队友就在轮流哄热醒哭闹的女儿中度过。

带娃过年似闯关,在去东北的路上,我就奔溃了_第5张图片

直到清晨五点多,车厢内的温度终于回到了一个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女儿稍微睡得安稳些,我们才跟着打了一个盹。24小时过去之后,在被冷疯之前,我们已经被热疯了。

第一程到站一下车,北方那刺骨的寒冷变得无比舒服,畅快得快要叫出声来。

带娃过年似闯关,在去东北的路上,我就奔溃了_第6张图片

第二程是硬座,再一次感叹,这北方的暖气真是不要钱么?一进车厢,我几乎要吐血,又是夏天的温度,我只能将刚套上女儿身上那一整套御寒装备脱下来,脱剩一层勉强撑过了那三个半小时。

出发前想了那么多,以为是万无一失了,结果千算万算,没算到北方的暖气如此豪放,给你春天般的温暖还不够,还得给你夏天般的炎热。

这热情,老母亲只能感慨一句,臣妾消受不起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