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是岁月,不是你我

“在干嘛,我今晚来你那,方便吗?”“好,来吃晚饭不?”“不来了吧,晚饭和同事一起吃。”“好。”

说来也奇怪,和林远认识快有十二年了,一起玩一起耍总没有多余的动作,有事说事,从不拐弯抹角,他朋友不多,但却都能算上是过硬的感情。

A

预科结业那年。

“我可能明天凌晨到达晃县,方便吗?过来接下我,要得不?”“几点?”“五点左右吧。”“好,到了打我电话。”“好的。”

“新晃的到站了,下车的赶紧收拾哈。”乘务员走过来对着林远说道,“好的,马上就好。”

迷迷糊糊的林远和弟弟林祥拖着大包小包走出车门,还没回过神来,汽车便开走了,定了定神,林远才发现这只是一个服务站,根本就还在高速上,出去还得找车,打听了一下,出去还得50块的包车费,这时他总算明白过来自己和弟弟是被坑了。

拨通电话,那边传来了林晨的声音,“到了?”“嗯,不过我也不知道这是那地,在一个服务站里。”“哦,好的,我知道那里,我现在就过来,等着。”

没过多久,栏杆外面驶过一辆摩托车,略微思虑一下,林远便打出电话,“我到了,在围栏外面。”那边传来了林晨的声音。林远便带着弟弟往围栏走去,果然看到了林晨的身影,便直接翻过栏杆坐上林晨的摩托,往着梅林春天的方向驶去。

后来,或许是缘分,或许是命运,他们两家成了亲戚,林晨的母亲成林远的干妈。

B

大三那年。

“林子,有空吗?搞夜宵去。”“好啊,还有谁吗?”林远对着电话,似有意似无意的问道,“没有啊,就我和你,我在食堂,来吧。”“等着,马上到。”

食堂一楼。

“老群,啥情况?”林远问道。“没事,就搞点酒吧。”林远也没多问,到小卖部拿了瓶500ml的红星,再点了几个烧烤,便坐下来吃着喝着。

两个酒量都不是太好,搞了一杯下肚就已感觉胃烧得难受,这时烧烤也已吃得差不多了,可酒还有一半。

林远看了一眼老群,发现他还没有准备回去的想法,便说道,“再整点菜,咋样?”“还有酒,不整咋搞。”林远便起身又点了几个烧烤。

那夜两人喝到了十二点,也都不知道咋翻过那宿舍的围栏,怎么爬到了六楼。

后来,回忆起来的时候老群才说那天是因为和女朋友吵架了。

C

大四。

林远、东子、小伟三人吃过夜宵已经接近十二点,一经商量,回去反正宿舍也已经关门了,凭借着东子和小伟的身材想要翻过宿舍的围栏似乎不太可能了。

于是,便想着出去浪一波,三人打了个的来到平时常去的KTV准备high通宵,结果到了那里一问,人家根本就没有通宵营业,后来转了好几个电子,都没找到合适的点,三人便顺着来时的路往学校走,想着边走便思索。

”我们去包夜通宵得了。”东子提议到,“我擦,通宵,累死了。”林远随口说道,“随便,反正哥是进不去宿舍的。”小伟附和着。

最后讨论讨论去,实在没得地方去了,三人便走回学校门口的网吧,开始了通宵生涯。

在回去的路上,三人还边走边自嘲说,三个神经病,互相推诿着“责任”。

D

研三。

“师兄,吃饭了没?一起吃饭去啊,我请客。”赵阳对着林远说道,“我擦,刚吃啊,你不早讲。”林远随口答道。

“去嘛,带你去个好地方。”赵阳似笑非笑的说道,但林远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丝求助之意,随口回道,“什么好地方?”“去了,去了你就知道了。”

“那好吧。”思考了一下,林远便答应了,他也猜得七八分是什么事,只是没有说破。

几天前。

“师兄,有个同学给我介绍了他们实验室得师妹。”“好啊,这是好事。”边拿起手中得酒杯,林远好似敷衍得回答道。

两人一口饮尽杯中得酒,赵阳说道,“可是我不喜欢。”“那就算了呗。”又是一杯喝完。“我也知道,可是......”赵阳没有说下去,林远也没有问,两人又接着搞了一杯,那天两人喝完酒也都开始走起了吹牛皮路线,也没去实验室便各自回宿舍去休息。

后来,第二天被导师教训了一餐,却也只是笑笑了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