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终我还是一个工科男

      我常说我是最不像设计师的设计师,最不像艺术家的艺术工作者,整天从事的都是与美有关的事,自身却看不出任何美。如果这些话说给不认识我的人听,他们会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是认识我的就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在他们眼里我的确就是这样的——低调、简单、粗暴,甚至有点邋遢。

      十五年前我不曾想过我会成为一名设计师,因为那时我根本不知道设计师是个什么玩意儿。虽然从小学习书画,涉猎中西古今,但也不曾想过我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一个艺术工作者。我的人生轨迹到目前为止都很简单,按部就班从小学走到大学,听着学校老师和隔壁大爷大妈以及过来人的种种经验与教诲,顺顺利利的小学毕业、中学毕业,磕磕绊绊地走进大学校园,并且老老实实的选了一个自认为对就业有利的专业——土木工程,至此,我那从小建立起来的一点艺术修养算是走到了终点,因为那些年对土木系学生的评价就是一句话:又土又木,这句话简单粗暴残忍却又如实的揭示了一个土木男的本质。我想现在的我不得不去感谢当年的自己,在土木的风雨里练就自己一身的低调、简单、粗暴与邋遢!

        如今虽然已经从事空间设计行业6年有余,并且现在又进军艺术教育之行列,但是那个工科男的本质依然频频在我的灵魂和肉体上闪烁,以至于第一次与我接触的客户都对我的审美表示怀疑,更让最后坚定跟我合作的客户成为我的挚友,因为他们通过与我相处而成长了,学会发现别人的心灵美了,开始注重别人的才华了,并且坚定相信臭皮囊的重要性了,不然学我的结果就是要花大量时间来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和专业知识,简直是太累了!

        一路走来,我最终发现,原来我还是那个不折不扣的工科男,夏天顶着灼心的大太阳,冬天经受凛冽的寒风,明明才二十九,看起来却像三十九!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