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明明是长工,广东餐饮协会当它地主了!

“送外卖的”美团明明是苦逼长工,竟然还有人把它当地主给斗了?!

讲真,这就是我冷眼旁观“广东餐饮协会逼宫美团”事件的最大感触。有数据有真相,公告天下的数据明明白白写着:美团外卖每单平台利润不到2毛钱、而且连续亏损了5年。

送外卖这个苦逼模式,美团这个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互联网平台,跟做电商平台抽佣的阿里巴巴、卖网络游戏道具的腾讯,简直没得比啊!如果说阿里腾讯日进斗金富可敌国霸气侧漏,活像群众苦大仇深的“地主”,那么美团这个“送外卖的”苦哈哈惨兮兮,根本就是一个“长工”嘛!此处我必须配上一张周星驰在《喜剧之王》中的“死跑龙套的送外卖”经典造型。

那么问题来了,帮着餐饮商户送外卖赚钱、自家长期亏钱而且还一口气连亏5年的美团外卖,怎么就被广东餐饮协会当成了“地主”拉上去批斗了?

美团明明是长工,广东餐饮协会当它地主了!_第1张图片

近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合广东各地餐饮行业协会,向美团外卖发出交涉函,其中提到,美团外卖在疫情期间坚持收取佣金,而且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呼吁美团给予广东餐饮业实质性帮扶。交涉函中称,美团外卖对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

然而,事实却是,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而且这些收入的绝大部分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

连最基本的佣金比例都没搞清楚(或者不想搞清楚),就敢公开逼宫,而且通发全国媒体,不知谁给的勇气?我估计也许是梁静茹。

讲道理,做生意不是做公益,一味要求别人学雷锋!这是真傻还是装傻?遍布全国的互联网外卖平台搭建,电脑服务器带宽存储要不要钱?几万美团员工要不要吃饭?风里雨里奔跑的骑手要不要提成?投资人和买股票的小散也要回报啊!难道这些所有人都活该?我寻思,是不是地球都得围着你们家转啊?

交涉函中还称,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达60-90%,涉嫌实施垄断定价。这就更奇怪了,腾讯在社交网络领域垄断,阿里巴巴在电子商务领域垄断,滴滴在移动出行领域垄断,360在网络安全领域垄断,这些都是市场竞争中自然形成的结果啊。最高法院也没见判决它们哪家垄断,怎么一个协会就能“民间判决”了?餐饮商户觉得美团不好用或者太贵可以找其他外卖平台啊,谁拦着你了?

市场经济的精神就是各显神通、自由竞争,做外卖平台的多的是,美团最大,只能说明它最认真最坚持做的最好,结果是用户在良性竞争中受益。这是市场经济合法竞争的结果,怎么垄断就成了十恶不赦的万恶之源了?那也不见你们声讨中石油中石化、中移动中联通?

当然,我也不是一味力挺美团,美团必须直面现实,在合理范围内更关注餐饮商户的诉求,让大家都活下去。任何一个生态系统,都需要共赢而不是独赢。否则,生态迟早崩溃。

美团方面回应也称,“我们听到了来自商户、协会的声音,这些声音提醒我们:疫情的影响,行业的困难比我们预计的还要大。”

本质上,商家、骑手、美团其实就是一个大生态体系,从来就是一个唇齿相依的命运共同体。可以理解商家的艰难,但也需要同时理解平台的为难。如果没有互联网平台,疫情期间的餐饮岂非更要玩完?正确的节奏难道不是合理诉求、携手共赢,而不是斗地主、过河拆桥吗?

美团方面表示,2020年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商家恳谈会,与商家更深入地交流、沟通,共同商议和落实更加切实有效的餐饮复苏之计,更加针对性地推出相关帮扶措施。“今年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要通过平台切实帮扶300万餐饮商户通过外卖生存下来,并活得更好。”这就对了。

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表示:“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4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平台的绝大部分收入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美团也坚信长期主义,短期不赚钱但是构建了一个面向未来的基础设施,这个配送网络正在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配送万物,而不仅仅是餐饮。”

交涉函称:“希望美团能够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兼顾社会责任,以遵纪守法经营为准则,积极维护市场秩序,营造公平竞争环境……”这话,难道不是一面镜子,也可以说给自己?

一句话:美团是长工不是地主,不是斗了地主就能真能分田地……不要把困难时期能够拉你一把的人推出去,不要中了江湖传言的疫情“离间计”(疯传个中有故事)……

总之,兼听,别被带节奏,否则最后受伤的也许包括自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