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长长的春梦

很抱歉让那讨厌我的人失望了,经过两天的恢复与挣扎,我竟然又缓过来了。大概是经常生病病出经验来了,结合反应连高压与低压之间的间隙离得太近都被自己一下子就知道了,真是了不起。

大概是太过惊慌,丢了修行之人临终前的风范,以至于我没有资格,上帝看我没准备好,所以就放了我等以后才来接我吧!

也或者是身边走的人太多了,以至于我太过恐慌所以才会那么害怕吧,最疼爱我的爷爷走了,我那么欣赏的黄剑哥哥走了,就在年前我们还一起吃饭唱歌他还冲着我微笑的徐大建也走了。他还就住我隔壁,为人那么好,我还老占他便宜,可是回去过个年,大年的第三天起来吃早饭的时候他就没有了。他们都还那么年轻,大概我是真的吓坏了吧

可能是我之前减肥太认真,还在医院里连续照顾了那么多天的病人有点劳累所以血压才会间隙那么低以至于全身无力寸步难行吧,我都以为我会不会就这么去了。但总算还好,上帝知道我的功课还没做,使命还没完成,不可能就这么放过我。真好,太贪婪清晨照在我身上这缕阳光了!

早晨醒来的时候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梦到我还是姑娘的时候,长在家中,就是那么的倾慕于你。虽然你难得来看望我,但是繁重的劳碌与危险中,有了你生活就有了盼头和希望。

大概可能那是民国时期吧,虽然梦的一开头就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并且对太太和孩子都很好。

后来同时认识了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在梦里我还说我好像不能再怀孕有孩子了。你宽厚的安慰着我说没事,你不介意,而且这不是啥大问题,肯定能养好的。

到了成亲的时候,我还得和另一姑娘竞争,通过很多鬼神的考验,在一特别恐怖的山洞里,有很多吓人的神出来阻拦我们。

我拉着那姑娘的手,跑得都很用力,她穿着洁白的婚纱,而我却穿了一套中式的大红礼服。全程我最拼命了,后面与我手牵手使劲在黑暗和恐惧中共同奔跑的新娘子看我很喜欢你,就把你让给了我。

让我来到最后一关,在阎王爷面前接受他的判裁。结果一报上名来,阎王爷他不通过,说我们之间的姻缘是我强求的,我们之间根本就没缘分。

出来以后我很沮丧,那仿佛是一条荒凉的河边小路。下面是一条汹涌湍急的还有鲨鱼路过的江海,边上是悬崖,长了很多的树。路很宽,周围还有很多穿着婚纱正在哭泣的男男女女,大概都是跟我一样,姻缘的测试没通过所以在那伤心吧。

你与我走着走着,我就看见一穿婚纱的小姐姐站在高高的电线上要跳江自杀,我嗖的一下就飞到了电线上跟她赌气,说时迟那时快,在她之先我就跳了下去。

跳下去的时候我抓住了树枝,结果被你给救上来了。

你和旁边过路的人都以为我是太喜欢你而不能在一起而绝望所以才跳的,(其实不是,其实我是因为另一个女孩子想跳,为了证明我也敢跳我才跳的)所以路过的人就给我们支招,大概是那条路上的工作人员吧。

说是阎王爷是因为最近死了儿子而不开心所以才不通过我们说我们无缘的,那个人让我们再去一遍,多给他点钱就能买通掌管命运的那神了。

当时你毫不犹豫的拿出了好多元宝,拉着我的手就回到了最后一关阎王爷的面前,把事给说明,他卡擦就不情不愿的同意了。

出来之后你就把我们两个姑娘都带走了,当即就要与我们分别准备回家去。在那凹进去的沙坡后与我行了周公之礼。瞬间我和另外一个姑娘居然就一起都怀孕了。

在你刚走不久旁边就掀起了战火,双方交战都很激烈,在那之前你走之后另一个姑娘就同我说起了与你相识的经历。说你是个医生,对她很好很温柔。

记得第一次从阎王殿出来在一起没通过的时候,我就拉着你对你说,就算是我强求的,我也要强求到底,这辈子不行就下辈子,下辈子不行就再下辈子,让你总有哪一世一定要记得回来找我,你说好,嘻嘻

两军交战猛烈,我就和另一位姑娘走失了,我大着个肚子被敌军追杀,滚下山坡,流了好多血,具体也不知道孩子还在不在了。

然而战争结束之后,我去寻找另一位姑娘,听说她已经死了。一路走啊走啊,在跟很多难民一样路边坐着的人中我看到了一名天赋异禀的小孩子,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是你和那姑娘的结晶。还没等我怎么着,梦就这样醒了

在梦里虽然看不到你的脸,但我坚定的知道那就是你,因为除了你大概没有人会让我做梦都梦得那么费劲的了吧!

虽然有时觉得你好狠心,就连我快病死也仿佛与你无关一样,有时我也在想,要不就干脆装死得了。既然不知道该如何分别,那就装死,完了在自己的世界各过各的生活。

可是我总能为你找理由,告诉自己,进一步你没资格,退一步,人非草木!

尽管不知道我发出去的信息都去了哪里,有可能信号不好被通讯公司所截获,也可能进了垃圾箱,也或者你根本都没时间看就直接像那讨厌的东西一样被删掉。但我还是没羞没臊的无所谓,继续做着让我感觉很开心的事情。

我采访过大概一百来位四十来岁左右的男性,对他们说,一个姑娘不吃你家的饭,不需要你来照顾,甚至不需要你的回应,你该干啥干啥就好,但就喜欢朝你发两垃圾短信,最多每天一就三条以内,但内容可能有点长,你看不看都无所谓,这样的打扰你能接受吗?

在我采访过的这么多人中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表示还能接受,而且有人还很高兴的给了我联系方式,让我哪天感觉太累的时候随时欢迎我易主,随时都可以给他们打电话发信息都可以。他们说除此之外他们能给我的更多,至少他们能抽空陪我散步,请我吃饭,如果需要,生活中还能适当的照顾我,嘻嘻

而那剩下的两位对这种行为无法接受的人则是表示,并不是我太吵招人讨厌而让人无法接受,而是说作为男人,这种行为难免让人感觉不负责所以才无法接受。我问他们对他们会有什么影响吗?他们说那倒不会,只是对我不利,我说那我无所谓,我不要什么利不利,我只想自己安心,如此就可以。

其实我想的是管他负不负责呢,那是他的事情,他要是讨厌我的话他有拉黑我不理我的权利,我有想要发个信息的自由,各不相干。

哪天受不了了他可以换号码,或者是拉黑,那都是他的事情。适可而止的打扰是法律赋予我的自由,我这种骚扰可能会给人造成困扰,但应该不至于判刑,这就够了。

要不是有这撩遍大江南北国内国外的经验,大概我会自卑而不敢打扰他的吧。可是结合世人给我的反馈,让我知道自己还不至于过于太差,否则的话大概我也不敢打扰他的吧。更值得一提的是我觉得我并无私心,充其量就向那保温箱里的小婴儿自然而然的张开双手要个单纯的抱抱,仅此而已。

嗯,这个信息功能不好,居然限字数,这个版本不够我想废话的,有机会得向有关部分给反馈反馈,嘻嘻。

生活中总有一些东西是有用的,有些东西是无用的,有用的东西使我们生存,无用的东西使我们感觉快乐和美好。

爱情本就无用,除了让人伤心以外啥也不是,青春也是无用的,除了让人彷徨以外啥用也没有,而正是这些无用的东西让我们的生命更加的丰富多彩,仅此而已,不是吗?

好一个长长的春梦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