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柱哥的对话

晚上星乐汇的分享结束后,趁着柱哥空闲时我找他聊了自己的困惑。

1、约不到朋友怎么办?close能力怎么提高?——把这台iPhone手机明天送出去,能送出去吗?

2、发了5次信息对方没回复怎么办?——等Ta

3、被消费怎么破?——让Ta说你再说,要有判人能力

4、收入现状不足以支撑支出这个现实问题怎么解决?如果更短时间渡过这个时期?


他问了我:你这是第几个月了?八几年的?原来收入是多少?

之后,说了很多带有刺痛的中肯的话,

其中说到了两句他最近经常会说的:

做对的事,事半功倍。

智者务虚实,愚者求其名。

“我们这个行业难吗?不难,像傻子一样每天3个拜访量,要求转介绍”

“现在8000人里面500人年收入千万,真正难的是15年后”

“张老师讲课的时候想的是这堂课多少钱能讲好吗?你想着困难、佣金能有感染力吗?”

“相信公司、相信孙总,情怀没有问题,怀疑自己?”

“十多年前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干好,自信是盲目的”

“现在不突破,未来就是跳广场舞的大妈,这辈子就这样了”

“传统行业,五年后愿意看你还是看她,收入。。。”


戳中了我所有软肋,所有我之前的思考。

周一,在团结湖公园突然意识到,如果想做的事,外界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