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6

        颓废了这么久,早上五点多醒来,想着该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了。可是,当我把手伸出窗外的时候,我知道我又有了懈怠的理由。回到房间窝在床上,趁着孩子们睡得正香,又开始追剧了。

      美好的时光转瞬即逝,小宝醒来后,一路伺候她洗漱、进餐、更衣。然后带着她来到学校,留下大宝一人在家跟床铺纠缠。

      今天是一年级新生报名的日子,那场面可以说是“五味杂陈”。符合条件的,安静有序地履行着报名;条件不够的,或沮丧,或暴怒,或无奈……这也让我想到了多年前大宝上幼儿园,那时也是找人+提前报名,才进入到“想去的学校”。后来转回县城时,庆幸是新校第一年招生,没怎么费劲,再后来就是侄子上学前班,也是拐了弯地找人签字才进去。现如今,因为从一开始就想着让大宝在我身边上学,所以,我没有纠结与烦恼,否则,此时我应该也在找人的路上吧。

      近半个月,一直在跟“择校”的信息打交道:有找我咨询择校信息的,有找我帮忙择校的,有找我倾诉择校困难的,有的是直接找我,有的是拐着弯的找我……只可惜,我啥都帮不了,只能吐露点我知道的信息,当当“垃圾桶”,让别人倒倒坏坏的情绪。

      下午到了接大宝的时间,小宝快速地拿起凉鞋紧跟着我,嘴里嘟囔着要一起接哥哥,因为下雨,我就把她“扔下了”。谁知,她竟哇哇大哭,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我以为她是因为没关到门,便把门开开让她关,哪知道这个家伙像小泥鳅一样,趁着一点门缝,哧溜钻出来后直接跑到电梯里。好吧,我被打败了。看着下行的电梯,小丫头立马用手擦擦眼泪,笑了。我想说:这熊孩子是“戏精”托生的吗?只是,我只看到了开始,却没能想到结局——到了画室门口,掀开雨衣一看,丫头睡着了。刚好哥哥也出来了,看到妹妹这个萌萌样,把画夹一丢,一个公主抱,就把妹妹从小椅子上抱起来坐到车后面去,还用小帽子把妹妹的脸盖住。

      听着身后大宝絮叨下午的画画感受,想着两个孩子偎在一起的样子,下雨带来的不便与烦躁似乎也就烟消云散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