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爱情(20.10)

流浪爱情(20.10)_第1张图片

寒冬一日千夜过,只等一朝踏雪来(十)

        老奶奶站稳了笑了笑,侧过脸对红枫说:“你帮我烧会火,我去看下是不是九儿回来了。”

  一听说是九歌回来了,先是准备炒南瓜子的小美停住了往锅里倒。漫兮正在抓瓜子尝,连抓着的瓜子也重新掉到了簸箕里。红枫似乎没听到老奶奶招呼的事,也随着站了起来,把一条腿跨过了凳子。随着老奶奶的身后,她们三个也激动地跟了出去。

  大家刚走出门口,就看见九歌背着一张笑着的娃娃脸,女孩一只搂着他的脖子,一只手在他的眼前为他挡雪,两人亲昵地伴着脸。而他的一只手提着女孩的一条腿,另一只手则拖着一辆拖车,上面放着两只箱子,箱子上坐着依九。依九在欢乐地唱着,两只手不停地接着雪花,穿着一套红色带雪花颜色的羽绒衣裤,两个小辫子也不停地晃动,估计是不想让雪花掉脑袋上吧,看见门口的人害羞地停了歌声。

  “九儿!九儿!”老奶奶看见快要走近的九歌叫了起来,看见行李箱的小女孩,想必就是孙女了。

  “妈,莫哈来了(别下来了)!”看着准备下台阶的母亲,九歌叫住了她。回头看了眼依九说,“九儿,叫奶奶。”

  依九伸着头朝前卯着劲大声叫了两声:“奶奶!奶奶!”

  “欸!欸!”老奶奶欢喜地应了两声,“满崽(对最小晚辈的爱称)!我的满崽呀,冷不冷?这么冷的天回来,也不选个日子,嗯——”

  看到了小美她们也来不迟多想,九歌又冲小美喊道:“小美,快来帮我接下依九。”

  小美迟疑了一下,似乎不想过来,也许是因为他背上的这张脸吧,不过她知道,终究是有嫂子的,自己本来希望就不大,所以还是笑着跑了过来,但心中难免有气,倒是冲着依九笑着跑来喊道:“小九九!小九九!”她抱起了依九,偷偷瞄了一眼九歌背上的脸,一张讨厌又有点喜欢的脸,低声叫了声哥就往回走了。

  “美美姐姐!美美姐姐!”依九清脆的叫声在小美的耳边响起,她用双手搂着了小美的脖子。

  “小美,小美,先别带进屋,带着她从这里往正堂去,对着正堂作三个揖。”老奶奶指着往正堂的草坪,“我去拿个炮仗放,马上就来。”

  因为九歌没记住家人的电话,没有事先通知什么时候到家,如果事先有通知,那就会提前拿着炮仗迎接新人的,之前九歌只说带女儿回来,想必背上的女孩不是九歌的女朋或老婆,所以才只说带依九去正堂。

  老奶奶说完急急忙忙跑进了屋里,拿出一个很大的盘子炮仗和打火机,把炮仗散开几十公分,点燃后拖着往小美的方向跟上去。

  小美也不知道是什么礼节,只好抱着依九站在草坪里等着老奶奶,看到老奶奶快走到身后了才慢慢往前走,从草坪上了台阶就把小依九放了下来。

  “来,满崽,先拜见老祖宗。”老奶奶接过依九,站在她的身后环抱着,双手握着她的双手合拢对着正堂作了三个揖说,“谭家列祖列宗在上,我家谭九歌的女儿谭依九,我的孙女,在这里拜见列祖列宗,请保佑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长大。”

  炮仗噼里啪啦响彻整个山村,留下一路红色的纸散落在雪地上,带着一路的喜庆感。炮仗声也震动了整个村子,台阶上鸡被突然的炮仗响吓得到处跑,有几只飞叫着下了台阶。老奶奶的小黑狗和村头的那只狗也随着叫了起来。村里的老人们也都出门来看热闹,有的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放我下来吧。”依依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她感觉两个姑娘在盯着她。

  “没事!我先把你背屋里去吧!”九歌看着没有人帮他过来拖行李,只好先放下,把人先背屋里去。

  漫兮和红枫偷偷先小美一步进屋里去了,没多久老奶奶带着小美依九也回到了屋里。小美放下依九,帮她把背后的帽子里的雪倒出来,把头上和身上的雪清了清,心疼地说:“小机灵鬼,怎么不戴帽子,不戴冷吗?”说完用手包着她的双手帮她暖和。

  老奶奶端着火盆去厨房发木炭。漫兮和红枫都叫了声依九,依九只顾跟小美亲昵,迟了下才礼貌地回叫了红枫和漫兮姐姐。

  三个姑娘都盯着九歌的一举一动,只见他扶着她帮她把帽子和身上的雪扫了扫,又扶她在小椅子上坐下,自己才伸伸腰和活动一下胳膊,估计也是筋疲力尽吧,轻声对她说:“冷吧?!”

  依依也注意到大家都盯着自己看,红着脸低着头,心里有些紧张,她想这些人应该都是他的家人吧,第一次到男方家,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听到九歌的话本想说话回应,无奈感觉喉咙干干的,只好摇头表示回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