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过眼的景,出窍的情

2019-01-10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 那堆枯树叶儿

站在楼下烤太阳,看见一堆树叶,一堆落下的,被清洁工扫在路边的树叶,都是干枯的,阳光照射下,有些泛黄,有几片叶子突出一些,带点金黄色。

一个画面清晰浮现,一个女子,好看的女子坐在草地上,侧着身子,脸洋溢着灿烂笑容,一身黑色连衣裙,围着围巾,黄灿灿的银杏,如伞铺开,就在女子的头顶,阿阳沉醉其中。

阿阳走过去踩了踩这一堆树叶儿,发出脆脆的碎响,这碎响声盘旋在他的脑海。

* 晚风扎了脸

阳光依然循着自己的脚步,照射着大地苍生。自己多保重,虽短犹长、知者弥贵。阿阳看到阿多的脸庞写满淡淡的不开心,就像冷饵块填在胃里,气鼓食胀的。

若阿多打开心的一条缝,暖暖的阳光一定铺设开去,整个胃,整个心都将倾润。拿一个彩蛋,拿一支笔,画一个圆心,再画一个小星星,放在你手心,对着阳光,灼灼的小星光,穿透眼,透到阿多的心肺,慢慢吸气呼气,也许很舒服,阿阳这般想着。

打开窗门,风扎向阿阳的脸,黑铁的脸上有了些清冷。回想着那句只有巨婴的才说出口的话,阿阳觉得自己:脑残。尽管阿多说出的“放手”两个字炸了自己的心,阿阳觉得真正的问题是自己太死心眼,口无遮拦,好心办坏事,越来越不对劲。

此时,星星都跑进阿阳的大脑,它眨了眨眼睛,就像第一次对着阿多甩睫毛。

* 那牙哈密瓜的月儿

依窗望向夜空,对面的楼房把夜幕切割成不规则的样子,房角追着一颗叫不出名的星星。阿阳使劲找寻如那牙哈密瓜般的月儿,怎么看都看不到,怎么找找不到,阿阳感觉自己犹如冰川下的古生物化石。

尽管是夜晚,远处,山的样子还依稀可见,阿阳看这些山形样貌,感觉隐隐约约有魔鬼触摸。阿阳,一个人,傻傻的笑了笑。

再寻那牙哈密瓜般的月儿,阿阳才发现黑幕中的山形,似乎是吃饱的样子。阿阳忽然明白:哦,那一牙哈密瓜的月儿早落尽山中。

风,穿过眼帘,袭击了睫毛……


2019-01-10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